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三十五章 镰刀和火枪两用式短火铳

第二百三十五章 镰刀和火枪两用式短火铳

  胡镇北厂长终于用锡磷青铜制成了v字型弹簧,而且屈伸次数竟然超过了四百下,这样算是远远超过张国安的要求水平。

  胡镇北厂长得意极了,他在张国安的面前,用力压合伸开那个v字型弹簧。

  他说:“真没有想到,几块小小的鸟粪石竟然能有这样大的作用!”

  其实这里主要是人家铜匠的功劳……材料是推动科技发展的主要动力之一。

  铜匠们一开始按照张国安给的数据要求溶炼了铜……但是结果感觉和平常的锡青铜差不多。

  张国安马上对铜匠们说:“我只记得殷地安国是这样炼制的,但具体数据我真的记不住了,你们就反复调整锡和那个鸟粪石的比例吧,反正尽量要少放鸟粪石,但是还要必须有……你们反复尝试吧,只不过每次都事先把数量记下来,有的是木炭,不怕浪费。”

  锡青铜当然也可以当弹簧的。早在公元前200年吧,凯尔特人就利用锡青铜制成了抛石器的片状弹簧……但是效果不太好,只能用在小型抛石器上。

  张国安对铜匠们的要求非常宽泛,这也正好符合他们的行业特点。

  他们和炼钢的工匠一样,都是只知道大概貌后,反复碰运气的,一但成功一次,那都是惊天地,泣鬼神一样的,不编点神话传说都对不起这个成功……所以,胡镇北厂长有时得到非常好的锡磷青铜,有时就得到很一般的,质量始终无法稳定,产品也始终无法量化出产。

  张国安完全能够理解,因为他们除了温度和时间基本可控之外,每一次的原材料可能都不同,从来就没有两次是一样的。

  胡镇北厂长完全能理解,因为他也从来没有听过会有两炉同样的好铁。

  这家伙碰上合适的材料,马上视为宝贝一样的留下……不合适的,退回去留作他用。

  当然。他也在加工后的退火上反复尝试,最后也找到了差不多的办法,至少一个时辰以上的缓慢退火最好。

  张国安让他们把各自的加工心得写出来……但是他们写不出来,于是让他们给别人讲出来……他们说不出来。最后他们公开对众人演示方法,这样,才让所有的工匠有了一定的了解。

  锡磷青铜还有一个好处,它有自润能力,特别适合打造轴承……但是胡镇北厂长可不舍得。这一下子就没有了很多v字弹簧!

  张国安说:“v字弹簧有什么的?压缩弹簧,扭力弹簧,s型弹簧哪个不重要?但是现在都没有轴承重要!”

  这是实话,没有合适的轴承,张国安没有办法加工合适的水力织布机!

  张国安知道,在大宋理宗年代,年仅13岁的黄道婆为逃避当童养媳随商船漂落到崖州水南村。

  当时黎族人的棉纺织技术领先于中原汉族,黄道婆就倾心向黎民学习用木棉絮纺纱,用米酒、椰水、树皮和野生植物作为颜料调色染线,用机杼综线、挈花、织布的纺织印染技术。并比欧洲早400多年发明出脚踏“三绽三线”纺纱车和“踞织腰机”织布机,提高了织锦质量。

  但是现在还没有出现在大宋民间,这个时空,如果不依靠强力部门推广,无论是新的粮良种类,还是新技术,那发展起来是相当慢的……以百年计都不算慢。

  好吧,张国安也不和他争了,于是给他下了一个任务,要总结出一套打造滚柱式轴承最好的工艺流程!

  他就退而使用锡青铜式的材料……虽然差了一点。但是能用。

  对于这个,胡镇北厂长倒是答应得快了,他当然也知道轴承的重要。

  其实张国安也不是万能的,太多的东西。他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能依靠群策群力了。

  随着v字弹簧的增多,流求卫队的队员们正在慢慢地列装上火帽式米尼枪,但是,还不敢让冷兵器退出。

  比如床弩。

  现在流求卫队经常全员性参加海练。他们在那条双桅快船和早已经修复好的三大两小的战船上反复跟着水手、舵手、操帆手学习技术……当黄祖副队长要操练跳帮战的时候,张国安赶紧叫停了……

  黄祖副队长不高兴张船首干扰自己的训练,说:“海战如何能不练习跳帮?!”

  张国安说:“能!打到对方无人可打,打到对方全体投降后再安安全全地上船接收……不许拿自己人的命去拼!”

  “那如何能有血性?!”

  “有!敌人的惨叫声,就能练出我们的血性……每一个队员都要远远比敌人重要……除非练习反跳帮……”

  黄祖副队长一时无话可说。

  张国安没有责怪他,这个时代海战能不想到玩跳帮战,那就是太超前了。

  张国安说:“我还会给大家配手枪……”

  黄祖副队长大喜……但是手枪是什么?!

  张国安为这些在海上操练不停的队员们设计了一种双管短火铳,可用于近战,特别适用于海战。

  这个打制起来比较容易,仍然是采用火帽式击发方法,只不过可以连击两发,装好火帽后,把两个击锤都扳开,只要扣动扳机,左筒的击锤会先击打,接着是右筒。

  射程只能是区区了,十步之内可击碎椰子……二十步就很难上靶了。

  张国安没有给它们拉膛线,他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工具钢前,只能省着点刀具用了。

  张国安还在这个短火铳的手柄上嵌了一把七厘米左右的单刃匕首,当两颗子弹打完后,可以扳下单刃匕首,当小镰刀用吧。

  第一把火帽式短火铳制成后,张国安先试了下枪……感觉就是那么回事吧,总比没有强。

  黄祖副队长一直在蹲守此物呢……等张国安试射完毕后,他迫不及待地接过来,自己快速地装好了子弹,然后还后退了两步,端在手里稳稳地瞄着木桩子上的椰子,这小子手腕很有劲,一点也不抖。

  结果两枪皆打中目标……切,比自己还准……张国安斜着眼睛看着他的现场表演。(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