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海盐和粮种引发的变化

第二百三十六章 海盐和粮种引发的变化

  黄祖副队长接着很快编了一套“小镰刀”技法,整个套路都是上窜下跳的,张国安看都没有看他们的练习,都已经开两枪了,敌人还能扑上来,这得是多么英勇的行为。

  ……因为要集中打造短火铳,张国安的水力织布机的机械件只能先放一放,让木匠们先干着。

  不过让人高兴的是,在打制火帽式短火铳的过程中,工匠们第一次实现了流水线式生产方式。

  原因很简单,短火铳的结构简单,再加上他们长期在一起工作,慢慢地学会了配合。

  胡镇北厂长的成功具有榜样的作用。

  他并不是手艺最好的,但是他能身体力行地了解这一行,什么都能干点……而且,他是最先把家落在这里的工匠。

  现在陆续有工匠开始在这里成家了,当然,原先有婚配的,或是不愿意的人员也有,张国安不逼人家,一切都是自愿。

  结婚的人必有自己的三间砖瓦房,张国安只是收取少量的房租,这一点和大宋对百姓是一样的,所有人都接受这种形式的安置。

  大宋的女人最受男人们欢迎,其次是高丽女……日本女人勉强有人接受,土著女子没有人想!

  那个先前一直死死纠缠黄祖副队长的土著女孩子娜娜,后来被沈千千吸引了,最后还是投身到了育种育秧基地这个女人的世界里。

  因为她们的年龄是相仿的,所以这个吸引力远远比在黄祖那里寻求安全感大多了,现在她在八道河地区真的不害怕了。

  她们穿着打扮都是一个样子,而且沟通起来非常顺畅,最后到底是大宋文化完全征服了娜娜。

  现在,她也许是这个时空第一个能说一口临安行在官话的女土著,甚至还会算加减法和写大宋的字。

  1266年的春天如期而至……除了工匠们和流求卫队队员们,几乎所有人都投入到春耕中了。

  这个时候,春耕生产非常重要,如果再完成这一次的投入。八道河地区算是开始有了自己的积蓄。

  与大宋的商贸,甚至与日本和高丽的商贸都让八道河地区的发展动力十足。

  当然,他们的产品也确实是别人需要的,随着另两家海盐盐田的逐步投入生产。这里的海盐出产越来越多了,在海商的口中,他们可能都比现在的盐都扬州城有名了……这冲击是巨大的,许多大小盐场的煎盐户都破产了,他们打死也卖不到流求海盐那样便宜。

  此时。大宋盐户私煎私卖盐的现象非常突出,尤以东南海盐产区的盐户最为典型。

  尽管大宋自开国之初官府即制定法律来对盐户的私煎私卖行为严加管束,但随着朝廷对盐户的煎盐产品垄断控制的日益加重,盐户的私煎私卖现象不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反而更加盛行。

  由于大宋是垄断式经营,所以私盐有大利,特别是其中的贫民下户,皆不乐供官而太半粜于私贩。

  宋代盐户的私煎盗卖之所以禁而不绝,也与当时官府在对盐场的控制和管理上存在实际的困难分不开,这突出表现在东南诸路的海盐产区。

  东南海盐产区。盐场散布,官府限于人力、财力,不可能在各处都配置足够多的巡察人员时刻提防,自然给盐户私煎私卖以可乘之机。

  或者是盐场官吏经常克扣或侵吞盐户煎盐本钱,严重影响了盐户的正常生产,引起盐户极大不满。

  盐场官吏担心盐户赴官告发,因而作为交换条件,对盐户的私煎私卖经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严加“钤束”。坐视乃至故纵,经由此而产生的私盐数额巨大。

  官府控制的各地盐场中产生的私盐以东南海盐产区最多,同时大宋辽阔的国土上,食盐资源也非常丰富。盐卤之地相当多,官府不可能完全垄断和控制,因此民间自发的私煎私煮自然就不可避免了,这些煎盐或为民户自用,但也有不少流人市场。

  按大宋朝廷规定,任何人经销食盐。必须取得相应的合法凭证,而这是民户财力所无力承受的,民户煎到的盐货只能冒法私卖。

  所以无论北方还是南方,民间私煎私煮盐的现象也是很多的,这些盐货要么由民户在当地私下自行销售,要么卖与不法客商,由其再转贩到各地。

  大宋尽管有重法禁止,但是收效不大,因此也损失了不少的税收。

  但是流求岛海盐的大批量流入,反而让大宋不经意间补上了这一块的税收短板,因为货源来源稳定,一次性供货大,便于市舶司的控制。

  当然,还是有批量的走私盐不知道从哪里偷偷上岸了,但是这也比先前四处都有走私盐的情况强!

  先前,苏东坡为地方官员时,曾指出:“东海皆盐也,苟民力之所及,未有舍而不煎,煎而不私卖者也。”

  但是现在,大宋户部的账面越来越好看了,甚至于那平章贾似道虽然仍不知道流求岛海盐是如何出产的,但是他却在朝廷之上得意地说:“流求岛海盐,出产远比煎盐便宜,一切经由司舶司之手运营,天下之盐税,莫不掌控于朝廷之手……”

  当然也有大臣看不惯他的得意,进言说:“煎盐之苦,人所众知,如今这条求生之道被海外海盐所断,民之奈何?!不怕盐户作乱吗?!”

  平章贾似道想都没有想,说:“何不渡海去流求岛,大宋可以出这路费,若是他们在那里学会了煎盐,岂不收入更多?非要死守在盐场煎盐?!”

  大宋这个时候国家投资的行为运用起来比较成熟……先前,下雪了,给城市居民补助;下雨了,也是如此……每逢节假日,廉租房少交几日的房租,甚至是放花灯没有灯油了,国家也会给你补助一些。

  所以,那个大臣一时无语。

  这笔运费钱,户部完全可以拿出来,但是他们不想拿,账面好容易好看一些……他们又盯上了内藏库的钱钞。

  内藏库独家经营的精盐现在已经是扬名整个大宋的各大名城了,若是哪家大酒家酒楼敢不称自己的菜肴是专用流求精盐……那根本不能算是了。

  当其它两家盐场开始出产海盐时,张国安马上把精盐的加工放在首位了,他才不想与其它海盐走低价竞争的路子。

  所以,精盐的产出量增加了,这自然就影响到了大宋官家内藏库的收入。

  大宋官家的小日子好过了,经常搞点恩出于上的行为。

  比如,他们在春耕的大礼上,大宋官家就允诺,玉米、土豆和地瓜这三种祥瑞,但凡属实了,所产出的种子,无偿赠与配合了《公田法》的人家……

  结果,以《民声》报为首的小报顿时一片歌颂之文……当到了张国安手里时,他看了直想吐。

  现在,大宋官家和他的师臣两个人配合起来是天衣无缝。

  张国安哪里想到小小的海盐和粮种会引发这么多事情。(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