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时候一到,统统全报!

第二百三十七章 时候一到,统统全报!

  张国安当然没有考虑到自己对大宋经济和政局的影响,军事上,他倒是有意向大宋提供帮助。

  他希望在军事上能帮助大宋一把,目前看来,他认为自己帮上了忙。

  但是,这次偷袭黄岛的事情好像只能依靠自己了。

  张国安高兴地看到他的流求卫队队员们在认真地海训着,他们和自己一样知道,不能坐等着鞑靼水军反复骚扰着自己。

  事实上,明后年吧,鞑靼强盗集团将在黄岛开始大建水军,最终会加上泉州蒲氏家族的帮助,他们竟然是靠水军灭了南宋。

  所以偷袭黄岛其实是间接帮助了大宋……但是,张国安却无法对他人表明他的行为对大宋也是有利的,只能靠着自己的力量去做准备。

  这一天的清晨,张国安领着梅乐芝和穆木,拎着一个木桶,去了有名气的冰洞。

  现在冰洞开始要忙起来了,这里对于冰块的需求马上就会增大。

  张国安指挥着两个半大小子取出几块冰来,然后把它们放到一个木头槽子里,把木桶里连水带白磷都倒进去了。

  张国安和两个半大小子都戴上了七层的口罩,然后戴上了用鲸鱼肝上的薄膜制成的手套。

  他对两个半大小子现在的工作非常满意,这两个人的性格果然是沉稳,在无烟******的制造上,到现在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三个人因为戴着口罩说话而变成瓮声瓮气的,在山洞里显得很怪。

  张国安说:“白磷的加工非常危险,比无烟******的小心等级还要高……”

  两个半大小点点头,认真看着张国安的动作要领。

  张国安操起竹刀,在水槽子里抓住白磷,轻轻切成小块。

  水槽子里的水因为有冰块的存在而变得冰凉。

  他看了看挂着的温度计,现在洞内温度是十六度……这时,他把切成小块的白磷用竹夹子夹到宣纸上,吸干水后,装到竹筒里。再用一张宣纸把这半筒的白磷塞堵住,然后装上黑火/药,用事先准备好的巴沙木塞子紧紧塞住。

  那木塞子中间已经装上了引火索。

  他最后把那竹筒放到冰块上。

  梅乐芝说:“张主家,必须用冰块吗?”

  张国安说:“不必要……关键是一定要低温。”

  穆木说;“必须带口罩吗?”

  张国安说:“必须!而且动作要慢……”

  随后。张国安指挥着两个半大小子操作起来,不一会儿,他们制成十几枚白磷燃烧弹。

  他们现在马上要试用这些致命的武器了……

  三个人登上了一条等候他们的海船。

  这条海船上一共装了八架弩床,事先测试过,它们都能射到一百米左右。

  这次试射的弩箭也是特制的。可以很牢固地加装上竹筒式白磷燃烧弹……

  他们出海了,张国安命令他们向着西南方向前行,等到了九道河地区后,将要命令他们向着九道河北岸射去。

  他们迟早会发展到这里,八道河到这里不过才几十公里,算是预先烧荒了。

  梅乐芝和穆木两个人开始小心地把竹筒式白磷燃烧弹装上,然后划燃了火柴点燃了引火索后,直接发射了出去,马上,一百米外传来了轻轻的爆炸声……当他们一连发射了四发后停了下来观察效果。

  远处开始燃起了黄色的火焰。同时又散发出浓烈的烟雾……张国安知道,这个白磷燃点极低,一旦与氧气接触就会燃烧,更别说还有黑火/药助燃了。

  它可以用来燃烧普通燃烧材料难以燃烧的物质,而且能够在狭小或空气密度不大的空间充分燃烧,一般燃烧的温度可以达到1000度以上,足以在有效的范围内将所有生物体消灭。

  ……它碰到物体后会不断地燃烧,直到熄灭,因此,当它接触到人的身体后。肉皮会被穿透,然后再深入到骨头。

  这是一种残忍的武器,但是,它的技术含量太低了。张国安不得不用它。

  天神一定会原谅自己使用它……他只是为了制止更大的屠杀,而且也只为了自己的安全。

  远处黄色的火焰更加加大加高了,浓烈的烟雾向着上空升起……

  张国安摆摆手让那些目瞪口呆的队员们把剩下的也都打出去,现在烈度有了,但是广度还不够。

  所有的竹筒式白磷燃烧弹都打出去后,张国安看到整个九道河的北岸都变成了一片黄色的火海。过去需要黑火/药和鲸鱼油助燃才能实现烧荒的情景已经改变了,现在就算是石头也能在燃烧……除非白磷自己燃烧完毕。

  张国安对着队员们说:“那烟雾也是有剧毒的,自己人最好离远一点……”

  大家都木木地点头记住了。

  张国安感觉队员们有些怕自己了……这个感觉不好,但是,他不得不用这个武器!

  队员们慢慢能像水手一样操纵海船,但是,他们还无法做到远航……最多沿着流求海岸到一道河地区。

  参与第一波次进攻的人手够了,但是第二波次的人手不太够,张国安只能在八道河地区招募了,此外,他还想用上先前俘虏的海盗们。

  比如姚麦和那个快船上的船长。

  张国安先找来姚麦。

  张国安说:“我首先谢谢你给我们有关黄岛水军大本营的材料和地图……”

  姚麦当时受宠若惊,想要跪下,但是被张国安制止了。

  张国安说:“人的膝盖只能跪天神和父母……我也知道你们姚家在黄岛很有势力……我想放你回去……”

  姚麦马上又有些诚惶诚恐了……但是,他没有明白张国安的意思。

  张国安说:“我们当然会在以后找你的,只是希望你能在能力范围内帮助我们一些忙……我们不会为难你的。”

  姚麦当时就明白了,这是让自己当内应啊……他又有些怕了。

  张国安笑了,安慰他说:“不会给你和你的家族带来损害的,只能有好处……以后你会发现,我们联合起来的力量会很大的。”

  姚麦这时只能深揖了一躬,说:“谢谢张船首饶我等的性命,这些时日,我也看到了张船首的行事,无不是对他人有利……这次能放过小人,小的莫死难忘大恩!”

  张国安摇了摇手说:“不必说这么多,人做了坏事,一定会受到惩罚,只不过时间的长短罢了……好有好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一到,统统全报!”

  姚麦尴尬地连连称是……(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