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钱钞从哪里来?

第二百四十三章 钱钞从哪里来?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到底有大宋的渔民跑过来也捕上了鲸鱼。

  他们先前在旁观,发现不过尔尔,马上照学了------还好意思要买捕鲸炮!

  当时鲍威队就不让了,你们偷偷跟着学我们不说什么,你们还要买我们的捕鲸炮,抢我们的鲸鱼!还要不要脸了?!

  那些船长还真客气,说:“用鱼叉过于费事了,几十下都不死,鲍队长,看在都是靠海为生的面子上,通融则个------”

  张国安知道了后,想了想就答应他们了,但是有条件,小鲸鱼不准打,如果打了,绝不再提供炮药!

  那些船长连连称是,说大的那样多,自己当然也不会费事去打小只的。

  鲍威队长不高兴啊,问张主家为何要让别人抢自己的生意。

  张国安笑着说:“你看,现在南海、东海上鲸鱼都是成群的,再来百倍的捕鲸船,你也打不完!再说了,你想他们捕完鲸鱼会到哪里去处理?”

  鲍威队长马上骄傲地说:“当然是我们这里了,哪里还有这样方便快捷处理鲸鱼的?”

  这是事实,随着捕鲸事业的大发展,张国安不得不从劳动力中抽调人手去鲸鱼加工厂------仅一个屠宰车间,就由原先几十个人增加到近千人,还打造了各种专业工具,同时可以处理四条鲸鱼!

  所以说,没有人可能不选择让八道河鲸鱼处理厂来处理。

  张国安说:“你看,他们帮助我们增加了多少劳动力?而且人家还交加工费用------”

  有的渔民捕到了,便直接卖给了鲸鱼处理厂,有的呢,则点名要加工过的某些产品,特别是鲸油,他们自己有路子可以卖出更高的价钱。

  鲍威队长低头想一下,明白了,其实是自己也得利了。

  张国安趁势说:“钱钞你可以从他人的手里抢来。也可以等着别人送来,其实最好的来源,就是你自己创造出来!”

  鲍威队长当时就瞪圆了眼睛,说:“主家。可不能造假币啊!那可是大罪啊!!”

  张国安还正准备教育他呢,听这话,真想找个什么东西打他一下!

  好吧,是自己教育的方法不对------他耐心说了起来。

  “你看,你从海上打上来一条鲸鱼后。它能值多少钱钞?”

  鲍威队长这个可知道,马上说:“若是铜子,至少要十万钱,要是会子嘛,也要三百贯了!”

  “要是打上来一千条呢?”

  “------”

  “所以说,钱钞是无穷无尽的,它不会因为别人多了,你就会少了------”

  鲍威队长低声说:“若是有一天打光了呢?”

  张国安想笑了,这个时空,全世界的总人口。可能不过四亿------就连日本都造不出能渡海到大宋的海船,非要购买大宋所产的才行,技术还极其低级。

  但是他准备回答这个极端假设的问题。

  “好吧,有这个可能------你看那流求玻璃、流求硝和土豆粉、地瓜粉条会不会有一天我们加工不出来了,地里也长不出来了?”

  鲍威队长张口就说:“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钱钞是无穷无尽的,不要怕别人分享------这就是我为什么敢送大宋那些良种,有时候,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这与道德无关。因为我们这是里不是互害型的环境!”

  鲍威队长认真地点头,表示明白了,可是还是很奇怪的问道:“还有互害的环境吗?”

  “有。在殷地安国里,有一个部落。他们人人要别人做道德模范,然后人人以能占小便宜,坑到别人的钱钞为荣------”

  鲍威队长哆嗦了一下,这太可怕了。

  “后来他们怎么样了?”

  “------不知道了,我离开了嘛。”

  西南季风如约而至了,当它们经过流求岛东部的山区时。变得轻柔了些,同时给流求西南方的平原带来了一场透雨。

  这场春雨真好,它虽然影响了建筑施工,也影响了海盐的生产,但是,它滋润了大地,让更多的生物开始享受这大自然的思泽。

  但是张国安准开始行动了。

  枪械、火炮和白磷燃烧/弹等军备都准备好了,流求卫队虽然还不能独立远航,但是,他们在专业水手们的帮助下,还是能简单操纵的,至少,他们竟然也能打上来了三条鲸鱼!

  张国安看到准备的差不多了,便在四月初的一天,发出了出发的命令!

  第一批次是以缴获的六条海船为主,船上成员主要安排了流求队员,他们是进攻的主力,当然,海船也做了相应的改造。

  第二批次是以安河号为首的支援型队伍,一共十艘,除了水手外还招募了一些火绳枪社团和弓箭社团的人。

  这一次张国安真拼了,出动了大部分的海船,甚至把自主与大宋的交易都停了。

  他不拼不行,连安静都支持他亲自去。

  他要是不去,黄岛还是会派海船来的,如果某一次抽风派出大批量的来,还真不好办了。

  与其打破自己家里的东西,还不如到对手家里去打!

  哪怕延迟他们两三年,或者让他们缩小了规模,都是对未来战局有极好的作用。

  这一点,安静也看的很清楚。

  因为时机不成熟,也为了以后考虑,张国安还是让大家悄悄换装了,同时在出海以后,让第二批次船只上挂上了黑旗,不管这个时空有没有什么海盗旗子了,咱现在就是海盗了!

  从流求南部到黄岛不过一千多海里,在西南季风的影响下,他们轻轻松松地在二十天内就赶到黄岛附近。

  这个时空都是贴着海岸线走的,张国安看到大宋的北部大陆上,一些沿海港口明显要比大宋萧瑟------他们偶尔还能追上一些商船和渔船,这可把他们吓坏了,别的不用说,一看那黑旗子,还有那明晃晃的大刀,这些人就不是好人!

  他们就拼命跑开,其实那十几条船,也没有追赶他们的,分明是自己在吓唬自己。

  胡镇北厂长看着人家吓跑了,他得意地收起了刀子,不乱晃了。

  张老实厂长说:“莫要吓他人了,讨生活都不容易------”

  胡镇北厂长掏出烟袋锅,又在烟袋里舀了一下烟沫,从竹筒里揪出一根火柴,在鞋底上一划,点着了烟袋锅。

  张老实厂长说:“啊呀,你又抽烟!”

  胡镇北厂长说:“别怕鞑靼人,你我要刀有刀,要枪有枪,要火炮有火炮!”

  张老实厂长翻了一下白眼,心里说,我是怕这个吗?!(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