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偷袭黄岛水军大本营(一)

第二百四十四章 偷袭黄岛水军大本营(一)

  张国安知道胶州湾的地理情况,但是,他不知道那个地方在这个时空里的样子。

  幸好,那个姚麦还是画了出来,再加上多方面询问笔供,他确实发现和原先印象中比,有了很大的不同。

  首先就是黄岛和对面的青岛之间似乎距离更远了,而且黄岛水军大本营竟然还只是一座离岛,离岛上竟然还有一座小山,还能是二十几丈高。

  这都是让人没有想到的。

  不过,张国安高兴的是,这一时期的水文还真是不错,那黄岛水军大本营竟然还是天然的深水良港,就算是水寨大门里,也可以行驶两千料的大海船。

  张国安想想也是,如果不是天然深水港,北宋、金、元三个时期,也不能都把那里当成水军大本营了。

  那里的水寨栅栏都是人腰粗的木桩子打制而成,虽然千料大船也不能撞击开。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骗开大门。

  第二波次的船只暂时要停在象头屿,只要看到黄色浓烟和火头起来,然后再跟进。

  张国安把自己与白三郎船长、姚麦都安排在那条双桅快船上,当然也对他们有了一些嘱咐,至于说如何骗开大门,这都是他们的事情了。

  这一天的下午,他们随着四五级的海风终于到了,远远地还能看到了后世的胶州湾湾口。

  现在大约是下午一点多钟,天上的白云不多,阳光充足。

  张国安马上命令第二批次的海船去姚麦画出的什么象山屿等候,然后指挥着五条海船跟进去了!

  胶州湾里的波浪果然比外面小多了,对于海浪来说,两米以下的,根本就不叫海浪了。

  海风也小多了,他们就悠悠然行驶在胶州湾里。

  这时空的胶州湾里无论如何也没有后世那样热闹,只有零星的单桅小船在划动,一眼望去。就知道是渔船。

  姚麦对着身旁的张国安说:“张主家,过去,这里可是非常热闹,远比现在了------”

  张国安说:“你是说宋时还是金时?”

  姚麦低头说:“听说大宋时最繁华。大金时也远比现在------”

  张国安这时看到那个所谓的黄岛船厂了,果然规模不小。

  他用望远镜看了看,竟然在船厂里看到了好多带刀的士兵在巡视工匠们做活!

  这也能造出好船来?!

  姚麦看到他正在观察那个造船厂,但是不明白用那个物件如何看------他说:“正如我言,那里有两百名士兵监工------任何人延期或是做错。都要受严惩!”

  他们眼见着靠近了那个非常醒目的黄岛水军大本营。

  这时候张国安收起了望远镜,悄然退到船舱里,他开始摆弄起自己的武器。

  这条快船无法安放床弩,所以,张国安把自己安排在这里,他把自己和十几名队员当成武器。

  剩下的五条海船,他们都已经安装好床弩。

  那个水寨大门现在正关闭着,倒是从小门出来一条六个人划着的小船。

  白三郎船长看到了那水寨中有正在舞动的三角军旗,他知道,这是军令中的停船检查之意。

  他马上命令停船。等着划船的人靠近。

  那小船上的人划到还离他们有三四十米后,那小船不划了。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从小船上站起来,哈哈大笑,说:“远远地看,就知道是你,这近看,你这厮还胖了!”

  这时姚麦咳嗽了一声,从白三郎后面站出来。

  那个军官一见,正是多日没有回来的总管大人。

  那人赶紧施礼。

  姚麦总管这时一挥衣袖,说:“还不快去打开寨门。本官大功告成,与大统领有要事相谈------”

  那个军官连称喏,赶紧回去。

  眼见他让人去禀报大统领,同时打开铁索。又令人用船拉开了寨门。

  张国安准备了两把微冲,六匣子弹,十个手雷,两把手枪,十个弹夹。

  这条快船上还有二十个队员,他们都是穿着各色寻常的衣服。

  鲍威队长在第二条大海船上。他眼见着进去了后,悄悄下发着各种命令,大家也都在准备着。

  那个白磷燃烧/弹,早已经从冰箱里取出来了,装到了驽床上,用定动滑轮组上好了弦。

  其它船只大约也是如此。

  那冰箱可真是冰箱,里面装着冰块和硅藻土,还有稻壳,这一路上,保存住了,那冰还没有溶化上一半。

  张国安从船舱里走出来,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水寨。

  这里不愧是三个时代的水军大本营,那大海船竟然是密密地靠在了一起,足有三里地了,而且还有两层之多。

  这些海船都已经落下的船帆,也都抛下了石碇或是铁锚,在波浪里轻轻起伏着。

  那些海船上,偶然可以看见有人出入,但是,大多数水手可能都已经在岸上了。

  岸边上是一趟趟的营房,可以看出是土坯草顶房。

  有一处高杆正挂着他们的水军旗,在海风中猎猎飘舞。

  张国安微笑地看着那旗子是冲着军营深处飞动的,这有利于他的烟薰作业。

  白磷燃烧/弹的另一个可怕之处在于,它燃烧后散发的黄烟可以直接刺激人的眼膜和气管膜,让人看不到了,甚至还喘不上来气了!

  他们按照事先的布置,先慢慢向着码头靠去,那里还有一些士卒对着这回来的海船在指手划脚的议论着。

  张国安可以看到,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军纪可言,一切都是乱糟糟的。

  就这样的水军都能造成崖山之难,大宋水军得烂成什么样子了。

  张国安看到那码头上连个床弩都没有摆放,他们也就在入口处的栈桥上摆了几架。

  当有人去报告水军大统领勃尔普斤时,他正在吃涮羊肉,喝着白酒。

  他听到了以前派出的海船都回来了,而且是大功告成,当然高兴了,马上下令让那个大总管姚麦来见自己。

  这个时候的涮羊肉吃法非常流行,据说是它的发明与忽必烈有关。

  忽必烈率军远征,嫌伙食太差,想吃清炖羊肉,厨子便宰杀羔羊,剔选羊肉准备做。

  可敌军突然来袭,厨子情急之下把羊肉切成薄片,放在锅里混乱搅和一下,就捞出来,放点配料,给忽必烈端去了。

  忽必烈肚子咕咕叫直叫,吃完就披挂上阵去了。

  没过多久,忽必烈就凯旋了。

  回朝后,忽必烈不忘厨子的功劳,就让他再做一次,并说味太淡,该多些配料。

  文武大臣吃后,皆竖大拇指。忽必烈高兴,给这道新菜赐名“涮羊肉”。

  大统领勃尔普斤正吃得欢气,喝得欢气时,他忽然听到外面放起了麻雷子爆竹!

  心想,不用这样着急庆祝吧-----(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