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知道了又能如何?

第二百五十三章 知道了又能如何?

  张国安找来张老实厂长,又详细了解一遍密州的情况。

  张老实厂长当时听了大喜,连连施礼说:

  “好啊,主家!虽然我家族早就离开了那里,但是也常常打听那里的事情。

  听闻鞑靼人来了后,他们把先前的个人船厂都集中了起来,大兴造船,已经使得那里民不聊生,工匠纷纷逃离------”

  张国安明白,这是鞑靼强盗集团集中别人的力量,办自己的大事。

  他说:“上一次的那些海盗里就有一些这里的人吧?”

  张老实厂长说:“有数十人了,平常劳作中表现尚可,回去后,还肯请主家赐与自由之身------”

  八道河地区有三种工作身份的人。

  第一种人是厢兵或是其他作坊自己招募的劳力,他们有自己的自由,有工钱,甚至有自己的廉租房。

  第二种人是外来务工者,比如琉球国的,土著,东非黑人和日本农民,他们有自由也有工钱,但是暂时只能住竹楼。

  当然,解决了第一种人的廉租房后,也会解决他们的。

  第三种人就是海盗或是犯了张国安规矩的人,没有自由和工钱,劳作时还会有人看管。

  这种状态是有一定期限的,比如姚麦和那个白二郎表现就不错,也能恢复了自由身份,而且拿上了工钱。

  但是,吃上饭,穿上衣服和鞋子,这些最基本的条件大家都有。

  所以,张老实厂长会主动为那些在他的厂子里劳作的人求情。

  张国安当时就痛快的答应了,只要回去后,那些人在自己卫队主力人员都不在的情况下,依然表现良好的话,他将来一个大赧,免了一大批人的罪行。

  现在可能是八道河地区最软弱的时候了。

  张国安召来了鲍威队长。还有郭勿语和黄祖副队长,和他们商量了一下自己的打算,让他们三个探讨一下可行性。

  最后,还是黄祖副队长要比两个半大小子成熟了一些。

  他说:“此时我八道河地区正是虚弱之时。大军不可以在外停留过久------密州船厂不过是打造商船之地,而且,先暂时放过他们,他们也跑不了,不如先回去。来日可派出小队人马,那时岂不是手到擒来?”

  张国安脑子里亮了一下,可以用充当兼职海盗来训练水军,甚至可以用他们来打击其他海盗,哪怕是用来骚扰鞑靼强盗集团的北方海岸!

  这是一举数得的方法。

  张国安更高兴的是,黄祖副队长这次是完全站在流求岛的立场思考问题,这一点让他喜欢。

  他们不知道的是,如果他们要是上岸了,可能会失望之极,因为那里已经遭了其他海盗的侵袭

  那些海盗是连人带财物都抢。正是那长江口的沿江制置使朱清派出的人手。

  他们对八道河地区的海盐是急需要的,甚至也要他们那里的白酒。

  先前说过,他和自己的兄弟张暄不舍得用钱钞,只能想办法用石炭来换了。

  至于采挖石炭的人手嘛,他们还是第一个想到了抢-----算是张国安间接刺激了他们也去搔扰鞑靼强盗集团的北方海岸。

  但是,张国安确实不知道这些。

  这时西南季风已经吹起来了,他们只能沿着海岸线不停地走着之字线。

  现在最需要操帆手和舵手之间熟练的配合!

  张国安拿着望远镜,在每一条海船上看着他的卫队队员们与水手的配合,感觉非常不错。

  严格的说,现在的大宋还是一个偏向海洋性的国家。大宋人也可以说是海洋民族,从没有坐过海船或是河船的人少之又少。

  大宋的诸代官家们,都是坚定不移走对外海洋贸易的领导人。

  所以,大宋民族对海洋那是没有畏惧的------可以很快的适应了。

  他们就这样一路慢行。终于赶在风暴高发的月份到来之前,赶回了八道河地区。

  他们的回归,让所有人都欢喜起来。

  大海永远是无常的,就算有了极大的幸运和超过这个时代的技术,也无法百分之百保证安全。

  张国安发明的巴沙木救生衣现在已经都用在水手身上,而且。八道河造船厂也开始用它填充在海船的夹层中,这样,如果船体破碎了,也至少能延缓它下沉的速度。

  这些都是超前的技术,但是,在大自然的面前依然不敢保证一定会安全。

  据那面世界的资料来看,整个南海地区,可以发现痕迹的古代沉船就有2000条以上了!

  这只是冰山的一角------当然还包括其它的朝代。

  海洋充满着财富,也充满着危险------但,永远比守在大陆上强!

  张国安的回归,让安静喜极而泣------两个人没有理会别人,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子,把院门关上了。

  和他们的表现相反,人家胡镇北厂长一直在码头上操持着,不时得意洋洋地说着自己的种种英勇行为。

  真实性肯定有,夸大性也肯定有,大家就哈哈地图个乐子。

  这个时候,大宋民间百姓最喜欢说的一个词就是“快活”。

  胡镇北厂长当然高兴了,他不仅带回来大量的铁料和铜料,更弄回来了许多的工匠!

  他的铁器加工厂更加扩大了,谁不喜欢自己管理的手下越多越好?!

  整个八道河地区都在为他们这一次有了巨大的收获而高兴。

  因为他们知道,别的不说,单单就是那棉布吧,张国安船首就一定会主动给大家置办衣服,尽管衣服样子有些怪异,但是总比破破烂烂好。

  这一天是节日了,很多人都主动帮忙下摆货物,那吊杆式的塔吊飞快地摇头摆尾,在众多人的操纵下,不断地把各种物件下摆下来登记入库。

  黄祖副队长其实心里还一直有一丝隐忧,若是以后被鞑靼强盗集团发现是这里的人做的,那可是真就是树了大敌了。

  鲍威队长却仍是快活地说:“知道了又如何?就算没有这事情,他们就不会是我们的敌人了?”

  郭勿语副队长也快活地说:“正是,正是!可以让他们晚一点知道,但是,今后,他们仍然会与我们为敌!------主家说过,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快活的情绪是可以传染的,黄祖副队长也快活地点了头,本来就是如此。(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