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吸引大宋的女人来

第二百五十六章 吸引大宋的女人来

  那些单过的人开了一个让张国安不算太喜欢的头儿。

  陆陆续续又有人要脱离幸福的大集体生活了。

  帮助张国安主管农业的半大小子封争看不明白了,为何放着好吃喝,连衣服都是现成的日子不过,非要自己单过?!

  张国安说:“从人类社会的发展来看,这是必然的结果。当我们征服大自然的能力差时,就选择了原始公社,一起分享成果一起干活;当能力增强了时,就要考虑自己的小日子,比如说现在,他们单过后,会攒更多的钱-----”

  封争说:“主家,莫不如还只是给他开十贯的工钱,这样他不就不会自己单过了吗?”

  “如果这样的话,他们就会怠工,不愿意做了;总有办法作出让我们抓不住把柄的怠工或不作为,结果就会有人效仿了,整个生产劳动就会低落了------”

  封争似乎明白了一些,就说:“主家,今生今世我等不会离开你的!”

  呵呵,你会离开的,只不过不是现在。

  张国安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给你们的农药喷雾机好用嘛?”

  封争喜欢农业,马上高兴地说:“甚是好用啊!这一次若是花生再收获了,可以卖到一大笔钱钞了,而且那棉花也不用再到大宋去花钱买了。”

  张国安知道他是无法想像工业化生产,哪被是最初级的水平,会对原材料能有多么高的需求。

  现在,张国安仓库里的棉线和麻线都开始有规模了,因为安静现在只能让女子们用竹木结构的手工织布机来织棉布和麻布,质量上只能说比大宋市场上出售的好一些吧。

  最灵巧的女工一小时能织出一米的布来,当然,由于这种竹木结构的手工织布机只能用人力来操纵,所以它的宽幅只能是五十厘米。

  但是,这个水平也把女人们吓了一跳。她们过去也有见过的,要三天才能织成十二米的一丈布!

  土著女子和日本女子更是哇哇叫着,那麻布织起来更快,一小时可以一米半来!

  最重要的是简单啊。只要套上棉线或麻线,开口、投梭、打围,如此反复,短短数分钟,一段精美的织物就呈现在了眼前!

  这很正常。张国安小时候见过的织布机,相比起这个时代来,当然不可同日而语,在他的眼里,这种劳动是残忍的------他小时候就穿过他母亲织的土布,他打心眼里不愿让别的女人受这个苦了。

  当然,如果是高附加值的,比如袜子和手巾,这样的活儿,工钱高一些算是补偿了。

  全木织袜机也简单。还能是自织罗口的,他小时候也穿过母亲织的。

  梭织毛巾也很简单,除非要带花样。

  像这样的产品就不值得上马水利设备了,慢慢织去吧。

  雨季马上就要来了,水力的黄金时期不容错过。

  张国安加紧打造铜铁木结构的水力织布机,他要织出一米二宽幅的棉布和麻布,甚至是棉麻布来!

  当胡镇北厂长亲自送来青铜传动蜗杆的时候,张国安高兴地看到,这一次的精铸水平比前两次有了显著的提高,他们最后需要再一次打磨加工的地方明显少了。

  张国安表扬了他。

  胡镇北厂长难得谦虚了一下。搓着手说:“还是主家说的好,可以用火山灰来制模嘛,一开始时,我等没有听------”

  “要敢于尝试新办法。只有中老年人才不喜欢尝试。”

  胡镇北厂长交完了货还不走,他期期艾艾地说:“主家,我家娘子说了,我家可不可以也单过------”

  “可以,你们两个的工钱再加上原先的八成。”

  “主家,我家娘子还说了。这织布的工钱都这样高,是不是厂子里的工人也涨一涨了------”

  “不可以,你们工人的工钱都比大宋要多一倍了,还有什么理由涨?!”

  “主家,我家娘子还说了,那织布的活计给狗干都会,连土著女子、黑鬼女子和日本女子都能学会------”

  张国安不喜欢这个时空的人种歧视,但是,这个优越感已经深入到他们骨子里了,一时半会可改不了。

  他说:“不给女子工钱高一点,能吸引大宋的女人来吗?这里男的这样多,你不想别人也找到老婆吗?”

  胡镇北厂长脸有些红了,还狡辩呢,说:“大宋女人怎么会知道这里女人的工钱高?”

  “你以为女人挣钱多了,她们不会四处炫耀?还用你主动去说??”

  胡镇北厂长服了,他除了能嘲笑张国安不太会用火燫外,从来就没有他不行的!

  每份事情都是他对,还说不过他!

  胡镇北厂长不稀得搭理张国安主家了,走了!

  最后的调试时,张国安看见那飞梭在“哐当!”“哐当!”的自行时,他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如果能回到小时候,在村子里的小河边建成这样的一台,全村子、全乡的棉布都够用了。

  小时候张国安家里穷,买不起合作社里的棉布,其实全村子的农民都买不起,除非是嫁给了城里工人的女人。

  每次看到工人穿着深蓝色的工作服,牛哄哄的样子,张国安就不信他们人永远好过!

  后来,他们果然也不好过了。

  他兄妹几个以至全家就靠着一架老织布机织来棉布缝制衣裳。

  当秋风起时,母亲忙完了田里的农活,就开始终日与这架织部机为伴,忙着织布赶制越冬和过年的衣服。

  入夜时,母亲坐在织布机上脚踩踏板,手持木梭,随着踏板的上下跳动,母亲“手舞足蹈”挥洒其间。

  那光滑的木梭在母亲的手中和沙线之间来回穿梭飞翔,织布机发出“咔嚓嚓”“咔嚓嚓”节奏感极强的声音,在寂寞的冬夜里,这声音迈着铿锵的步伐流向远方,只见白生生平展展的棉布在母亲的手下缓缓生出。

  张国安那时倦缩在被窝里,伴着织布机的声音入眠,又伴着那声音梦醒。

  夜深了的时候,母亲又倦又累实在支持不住,就和衣趴在织布机上迷糊一会,然后揉揉眼睛,强打精神再织,从母亲那疲倦的身影里张国安读懂了生活的艰辛。

  就这样,母亲伴着织布机不知熬过多少个凄冷而又孤独的不眠冬夜,经她手织出了多少布匹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呵呵,现在张国安有能力了,但是却不得不远离母亲-----(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