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一个时空两种心态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一个时空两种心态

  大宋官家赵禥赶紧同意了师臣的建议。

  老贾同志又说:“那些买来的水田暂时不用归还,先把这三种祥瑞的种子,发给他们!”

  大宋官家赵禥问道:“师臣还是担心那祥瑞到了别处出产不多吗?”

  “我的官家,为政者切忌冒失和冲动------再等一年观察后果也无妨。”

  大宋官家赵禥认真地点头听着,这是他的叔叔留给他的最好的师臣了,如何不能听取?

  老贾同志说:“但是,恩要出自于上,明天还是官家来宣布吧------暂停了看看,那些遵守了《公田法》的大户,可以先用上祥瑞物种,而且,最好对那些出卖水田最多的大户授一些闲职-------”

  大宋官家赵禥明白,这些都是惠而不费的手段,完全可行。

  第二天早朝,大宋官家赵禥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段。

  内容就是由于上天对大宋有特别的眷顾,借他人之手,连连降下祥瑞神种,极其丰产,因此,先暂停执行《公田法》,另外又对已经售卖大宋水田的地区先分发祥瑞神种,并派出皇庄的农官四处给与指导,而且还给售卖亩数最多的且没有官身的,赐与诸等散职的荣誉称号。

  这个指示马上就出现在邸报上了,那《民声报》上更是好评如潮,n多的歌功颂德让后来看到的张国安都忍不住吐了。

  千古明君的称呼都出来了!

  张国安不得不关心这份报纸,它的幕后黑手肯定是老贾同志,也许能骗了别人,但是对自己来说,这种方法太寻常了。

  张国安关心自己的软文广告,没有办法,对方收费再高他也得认了,因为《民生报》已经开始在几个大城市中,都有售卖了。

  大宋商人也许看不出这份报纸的幕后黑手,但是。他们却注意到了张国安的软文式广告。

  他们马上就跟着学了,这一下子,把发文的价钱炒起来了。

  张国安火了,直接上干货了!

  商品加价钱。就这样简单了,大宋商人还跟着学,发广告的价钱没有变------有利润就有追求,有追求,就有仿照的。《民生报》、《民意报》都出来了。

  张国安看了都想笑,再过一阵子,他能不能催生出新闻检查署来?

  但是目前看来不像能出现,因为他们也学着歌功颂德了,极少唱反调。

  大宋官家赵禥的名声现在极好,原因很简单,他推广神种,而且还不与民夺利,把万恶的《公田法》给暂停了。

  全大宋各地方,包括还没有实行的。全都发来公文,高度赞扬官家的英明,并暗含着对否定平章贾似道的欢喜。

  大宋官家赵禥依然从事着自己最喜欢的爱好,用设计阵法的方法来折磨法可统领的御前火绳枪军和石炮军。

  其实暂停了《公田法》,对大宋的平章贾似道来说,最为高兴,他马上不再是受攻击的核心了,无数的报章里,再也没有历数基层官吏如何扰民的报告了,这本来就是侧面攻击《公田法》嘛。

  小吏等不良之徒。只要伤民扰民,发现一起,就处理一起,这样的事情还用上报吗?

  这样的事情归执宰这个级别的官员去管嘛?!

  现在好了。啥事情也没有了,那些扰民的各种小吏“嗖”的一下子不见了。

  大宋官家赵禥玩阵法,大宋平章贾似道玩蟋蟀------都比较轻闲了,心态都极为平和。

  鞑靼强盗集团的大头目忽必烈没办法让自己的心态平和。

  前些年,山东军阀之一的李璮起兵叛乱,他派出张弘范跟从亲王孛儿只斤?合必赤前往济南讨伐李璮。

  足足打了两年。用了无数的军资才把这一场叛乱给平息了!

  可是现在,山东沿海又传来了海盗起事的消息。

  他的水军大本营竟然能被人破了,除了已经伤亡的人外,他们全被俘虏了!

  更可气的是,水军大寨全部被毁了,黄岛造船厂全成废墟了!

  他们竟然敢深入到板桥镇,杀死了地方官员,还劫掠民众!

  密州之地也出现了,不过好像是两股人马。

  海盗已经嚣张到这个地步了吗?!

  大头目忽必烈已经出离了愤怒!!

  在一个强盗帮派里,大头目的愤怒,那就是所有人的愤怒!

  群臣在商议中,不得不提出重建水军的要求。

  平章阿合马是阿拉伯的色目人,当然知道水军的重要性了,他最后还是提出了办法,让那个总是写奏章劝大头目改变战线的刘整重建水军,省得总是来烦大家------

  大头目忽必烈马上下发了命令,还把搜查到的一些工匠和造船所需之物都送他那里了。

  这一下子可好,刘整开始忙了起来,这简直是让他白手起家一样的重建,他的心态一下子不好了,让他上哪里去弄更多的军需?!

  张弘范现在的心态也不好了------

  在平息李璮之乱时,他严以律己,廉洁奉公,处理日常工作,公平合理,信赏必罚。

  士兵有疾病,一定要亲自去探视,照顾医药治疗,不幸而逝世的,一定要把柩骨送回故乡;上级有赏赐一定分给群众;有军功而未获酬赏的,一定为之代请陈说,不得请求,不止。

  这些看来是很平常的行为,但发自内心、持之以恒,在士兵中受到很多人的爱戴和信赖,逐渐取得了很高的威望,成为忽必烈很器重的一个青年将领。

  李璮之乱被平息之后,鞑靼强盗集团认为李璮掌握地方的兵民之权,因而能够为乱,所以商议罢免势力较大的世侯的官职,张弘范的行军总管一职被罢。

  到了1265年,他调任大名任管民总管。

  未上任之前,他改穿便服微行出访,到各处调查民间疾苦。发现了收租的官吏们非法加派,群众怨声载道。

  于是他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惩办那些不法的仓吏。

  由于这些措施,很快就取得群众的拥护。那年又适逢大水,他没有请示就决定免除了灾区的全部租赋。管理财赋的部门认为他犯了“专擅之罪”,要给他以处分。

  为此,他请求赴大都直接向皇帝申诉。见忽必烈后,忽必烈问他:“你有什么要申诉的?”

  他说:“我以为国家把粮食存在小仓库里。不如存在大仓库里好。老百姓因为遭了水灾,交纳不上粮。如果一定要从农民口里夺取粮食,政府的小仓库当然会充实起来,但老百姓就会死绝了。

  等明年就会一粒粮也收不到!

  首先要让百姓活下来,以后才会年年有收获、家家有余粮。

  农民有了余粮,那不都是国家的粮食吗?这就是我所说的大仓库!”

  大头目忽必烈点头称赞,夸奖他懂得治国的大道理,就不再追究他的专擅之罪了。

  但是,他现在正在想办法帮助大名路的百姓走出去年的水灾困境呢。

  大头目忽必烈下令了,今年的诸种税务再增加一成,重建水军!

  大名路管民总管张弘范马上满嘴的苦涩,心态极坏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