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六十章 经济斗争扩大化了

第二百六十章 经济斗争扩大化了

  那些盐商还真是委屈之极……虽然盐井往往是一劳永逸,甚至可以经营到百年,成为子孙井。

  但是它的开采可实属不易,在凿井、汲卤、输卤到煎盐的过程,分工很细,工序繁难,工程费用和设备投资颇多。

  每开一井,一般需要一二年至四五年,最多的需十余年乃至数十年;凿井投资,浅者以千贯钱钞来计,深者以万贯来计,甚至有费至三四万贯而不见功者。

  而且井盐生产过程中需要分工协作,故而井、灶、笕中都需有各类专门工匠,如凿井、治井的有山匠,煎盐的有烧盐匠,设卤笕的有笕山匠,安火笕、置火圈的有灶头,运卤的有担水匠,按照专业程度和不同工种取得工钱……特别是山匠,更是万钱难求。

  一个好的山匠,须是真正的行家,从杂工开始,挑卤、修枧、灶房、煎盐、碓工、账房、再到山匠,他必须每一样都干过,必须每一样都摸得滚瓜烂熟。

  甚至有的山匠相井的方法很奇特,不用罗盘也不打卦,只要趴在地上闻一闻,说此处有盐,八九不离十,照直挖下去,就会出卤水。

  山匠是盐这行中的智者,探地脉,望风水,识辨井源……也是这个行业里工钱最高的,甚至可以与主家平分收益。

  找到盐井后,一旦进入开凿,工程将更为复杂浩大。

  凿井得要五个步骤:第一是开井口,也就是确定井位;第二是下石圈,也就是用石头把井口圈起来加以固定;第三是凿大口,就是搭碓架和花滚子,在石圈里挖出个四五丈宽的大坑来,这个坑也要有六七丈的深度;第四是下木竹,即吊木头,竖天车,安装井腔导管,这时井要凿到地下三四十丈左右的地方。可以看见红色的岩层;第五是凿小口,这时真正的凿井才算开始,而此时离井底还很远,尚有九成的深度待穿凿。而井孔不过碗口大小,但工匠们就是要从那么小的井孔中一直扎下去,直到找到盐卤。

  同时,正是用卓筒井的直接凿井法,才使深度开凿成为可能。由此之后,四川之地的井盐才产量剧增,盐质显著提升。

  所以啊,一次性的投入是很大的,也不容易找到盐井和地气井同样存在的地方……总之,投入成本是不小的,绝对无法同那海盐的价钱比。

  盐商们决定,只要刘安抚使能驱走来奉节地区贩卖的海盐,他们就主动献上军资……

  刘整笑了,摊开他的双手说:“他们盐商从水上来。我这里只有破船三两艘……如何能禁了他们的海盐……”

  带头的盐商一拱手,说:“安抚大人,小的们愿捐上十艘大船以求禁了此处的海盐……”

  刘整淡淡地说:“若是连荆湖北路和京西南路两路中的海盐也禁了呢?”’

  “小的们愿捐上五十艘大船……”

  “若是整个大江都禁了呢?”

  “……”

  “不是大言,说说看?”

  “那在下愿捐五百条大船!”

  刘整点点头,很好,如若能成,很容易就解决一半了!

  历史上发生过的两淮海盐与井盐之争提前几百年发生了,而且还以另一种形式发生的。

  引起这个变化的小蝴蝶还不知道呢,他还正和他的造船厂长设计老闸船呢。

  这个时空中,南北两国处于政冷经热的时期。虽然时常还发生些小摩擦。

  两国之间基本默认对方的行商自由来往,甚至还有专门的榷场,不就在那个襄阳城那个嘛,还有商堡呢。

  但是刘整安抚使突然在奉节地区下手了。掀起了一拨专项治理整顿海盐的行动。

  理由很简单,海盐有毒……这是本地盐商说的,本来的,当地人吃当地盐,莫名其妙出现这样的盐,还这样便宜。哪里能是好货?!

  更可怕的是那个精盐,不涩的盐,还能叫盐吗?!

  于是好几家人因为吃那个海盐“犯病”了……广大群众开始配合安抚使刘整大人的行动了。

  从严格的意义上说,制取井盐所需的卤水比海水浓结的卤水纯度高,更加适合加工成精盐,这也就是为什么在那面的世界里,就算是浙江地区,面临大海,他们的盐业市场上也是有百分之九十的井盐……

  但是,这个时空的盐商哪里会后期加工……所以还是有涩涩的感觉,而且和海盐的形状不同。

  井盐粒小,海盐粒大,这都好区别。

  不久后,一场轰轰烈烈的打击境外有毒海盐的行动胜利结束了。

  在长江边上,他们把依法缴获的一船海盐统统都倒进了江水里,结果围观的群众纷纷叫好……贩买海盐的商贩则被当众抽了几鞭子,然后把他们赶跑了。

  看着他们抱头鼠窜逃到了船上,滚出了奉节,众人无不哈哈大笑!

  紧接着,这个专项整治加大了力度,向着周边扩展。

  前文讲过,当初刘整以泸州及所属十五郡三十万户投降,吕氏集团的吕文德奉命务必收复泸州。

  他们首先克复了泸州外堡,然后采取步步为营、坚壁围攻的战术向泸州推进。

  刘整难以支持,于次年,也就是1262年初撤出,将泸州民徙往成都、潼川。

  正月,吕文德收复泸州。

  宋朝廷改泸州为江安军,但其所隶之州,除泸、叙、长宁、富顺外,其它均为鞑靼大军战领了,大宋痛失大半四川地区。

  刘整的这个举动,破坏了一个双方暂时都能遵守的潜规则……就是双方的小行商可能在对方的势力范围中行走,除了必须交税,双方都不难为对方的人。

  但是,这一次刘整为了自己的造船大业出了下策,这是他目前能找到的唯一办法。

  吕氏军事集团的掌门人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勃然大怒,那些海盐,他倒没有看上眼里,这个生意是家族里的一个旁枝做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吕文德也还真没有看上。

  问题是,这个可耻的贪污犯加上大叛徒刘整破坏了规矩!

  而且还是在他感觉自己实力最强大的时候……吕文德马上让士兵,端着火绳枪,在那个襄阳城城外的榷场里,把奉节乃至整个川东的行商全抓起来,然后货物没收,人人当众抽鞭子,也在围观群众的哄堂大笑中赶上了船!

  吕文德当然有把经济斗争扩大化的勇气。(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