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地区级别的水军军备竞赛

第二百六十一章 地区级别的水军军备竞赛

  吕文德当然在经贸上更有信心了。

  过去,每年都需要大量的北方皮子,仅此一项就占了所有商贸的重头。

  现在呢,军备中的皮子供应越来越充足……吕文德已经给火绳枪军和石炮军两军的军人完成了整体皮甲化的装备,下一步就要落实到一般军士的身上了。

  所以,在商贸的大项目皮子需求上,不如过去那样急切了。

  当然,对于驴、骡、马、羊之类的需求,还是极大的,但是,也不是不可以没有!

  北方先前对大宋的棉布、棉花、茶叶、丝绸和药材需求一直很大,现在则增加了海盐、蜡烛和灯油的需求了……所以谁对谁需求更多,一眼可以看出来!

  双方的其它货物也有,但是品种太杂,都是不成规模的。

  在这样的条件下,刘整的一个小小的川东地区,竟敢禁了自家的海盐,污辱自己家的商人?嗯?!他疯了吗?!

  坚决的报复……

  吕文德的士兵把襄阳榷场的商人吓了一大跳,这几年大家都平平和和地做生意,每个人都多少挣些钱钞,怎么突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后来大家一打听,明白了事情缘由,没有不骂刘整的,就连川东地区的商人,除了盐商外,也私下里痛骂他……大宋可以没有川东地区,但是川东地区不能没有大宋啊!

  当刘整安抚使下定决心依靠盐商把水军建设搞起来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错了……他的川东地区其它税收锐减了!

  不对了,没有了其它税收,他更完不成水军建设了!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离不开大宋啊……他一边马上上书大头目忽必烈,一边派出使者去和京湖制置使吕文德谈判,本来嘛,我就禁了你的海盐,你不应该禁了我的商贸往来啊。这是不公平的,是挑起战争的行为。

  大概的意思就是这些吧。

  这个时候,吕文德也知道了刘整现在正在奉节大造战船的事情了,他冷笑了一声。比赛军备?小样吧,咱们就比一比了!

  他马上把那个使者赶走了,有什么好谈的?你川东地区先抢了我家的货物,现在跑来指责我,没有谈的了。只要见到有川东地区的商人或是货物来,我就没收了!

  吕文德的襄城和樊城本来军备就充足,他和平章贾似道的私人关系极好不说,同时,大宋从宋理宗时代开始,就以这里为重。

  吕文德现在经常挂在嘴上的,就是“襄、樊城池坚深,兵储支十年,令吕六坚守。若刘整妄作,春水下。吾往取之,比至恐遁去耳!”这句话。

  这绝对是自信。

  后来,当火绳枪和石炮接连送来后,他都有有一战克刘整的心思了,不过,他也不想私起战事,但是,也不想被人欺负……如果刘整敢大治水军,那么,他吕文德就敢针锋相对了!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下令:“给我打造一千条千料沙船!”

  沙船是中国古代江海运输船中的一种优秀船型。也叫作“防沙平底船”,是“四大古船”之一,早在唐宋时期,它已经成型。因其适于在水浅多沙滩的航道上航行,所以被命名沙船。

  长江一带的平底海船中,沙船的结构独特。

  它的整体方头方尾,俗称“方艄“;甲板面宽敞,型深小,干舷低;采用大梁拱。使甲板能迅速排浪;有“出艄“便于安装升降舵,有“虚艄“便于操纵艄篷。

  船上装有多桅多帆,航速比较快,舵面积大又能升降,出海时部分舵叶降到船底以下,能增加舵的效应,减少横漂,遇浅水可以把舵升上,这是西方所没有过的装备。

  沙船整体上方头、方梢、平底、浅吃水,具有宽、大、扁、浅的特点,底平能坐滩,不怕搁浅,吃水浅,受潮水影响比较小;沙船上多桅多帆,桅高帆高,加上吃水浅,阻力小,能在长江上快速航行,也能在海上快速航行,适航性能好;载重量大。

  一般的沙船载重量是一千料左右,将近二百吨了,也有大型的,可能达到八百吨。

  吕式军事集团水军喜欢采用这种船型……它的甲板够宽敞,可以多布床弩,多带士卒。

  还有一点,就是它私下里还可以当商船来用,给吕氏商业干点私活儿,当然是要以运送军资的名义做了。

  至于远海的商贸活动,就不能用它了,沙船底平,不能破深水之大浪。

  两地由此展开了地区级别的水军军备竞赛。

  夔路行省兼安抚使刘整当然不知道,如果再晚三晚,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将会是背发病疽而死……那时,整个吕氏军事集团正处于群龙无主的时候,哪里有人有心思和他进行水军竞赛?!

  刘整小心翼翼地上书给大头目,说明自己眼下的情况……真没有钱钞和物资啊,水兵到是不缺,长江边上的人,哪个不会水性?!

  这个时候大头目忽必烈差不多平息了自己的愤怒,这里也有平章阿合马的劝谏功劳。

  现在,平章阿合马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来恢复发展经济,积极准备南下的军备,但是所需费用十分庞大,愁人呢。

  大头目忽必烈为了让他多弄到钱钞,便超拜阿合马以中书平章政事兼领使职,使全国财权皆集于他一人之手。

  这官职越大平章阿合马的主意也越来越多,他以屎中捡豆的认真劲儿,一会儿上奏改铸金银,一会出主意禁止太原当地人煮盐贩卖得利,苍蝇脸上剥肉,蝴蝶翅上刮粉,很得忽必烈欢心。

  现在阿合马正大兴“理算”法,以检查清理政府财政收入为名实现敛财目的。

  其实,反贪反贪,越反越贪;理算理算,越理越乱。

  理算之法使得元朝各级官吏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最终吃大亏的还是基层官员和平民百姓。

  大搞官卖垄断,对银、铁、盐等实行垄断权,又命官府括民铸造农器,使得农器品质相当粗劣又价格昂贵。

  同时,他巧立名目,增加各种税目,任意提高税金,甚至连死人也要收丧葬税,可以说是前无古人,无后来者。

  但是,他反对大头目忽必烈的这种突击加税的办法,认为税收一定要有计划有步骤的征收,过快过慢都是不恰当的……最终,大头目忽必烈同意暂停了加收。

  已经收上来的,用做水军重建的起步经费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