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水军竞赛在继续

第二百六十五章 水军竞赛在继续

  自魏晋以来,鄂州城即是长江流域的重要城镇之一,历经发展,到了大宋时代,已经成为长江中游最大的城市,成为了一个区域性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通过陆续增修城池,鄂州城的面积已经原先的两倍大了。

  城墙周围二十四里,高二丈一尺,门有六,东曰清远,南曰望泽,西曰平湖,还有三个较小竹簰门、武昌门、汉阳门。

  此时的湖广总领所便在鄂州城的武昌门附近。

  这里屯兵数万,仰给六路之饷,总领湖南北、广东西、江西、京西六路财赋,应办鄂州、江陵、襄阳、江州驻扎大军四处,及十九州县分屯兵。

  人们经常可以看到巨额的粮草经由长江、汉水水道输入鄂州,然后再中转各地。

  鄂州城的西头主要是各级官署;沿着黄鹄山、自西向东展开的一线,除了官署,主要有学校、寺庙等文化、宗教类建筑;民居、街市等主要分布在城东、城北和城南的一些较为低平的地区;由于人口增长,老城区难以容纳,民居与街市向城区以外东、南两个方向扩展的态势表现得较为突出;城西的沿江一带也成为交通、贸易繁盛,船只、人口密集的地区。

  此时,鄂州城号称“今之巨镇”,城内商业繁盛,出现了众多的富商大贾,他们在这里启大肆,货缣帛,交易豪盛,为一郡之甲。

  鄂州城城内还开设了热闹的夜市,号称“烛天灯火三更市,摇月旌旗万里舟”。

  一直到现在为止,这里四方商贾云集,市容相当繁荣,民居市肆,数里不绝,其间复有巷陌,往来憧憧如织。

  鄂州城城外江面宽阔,港口繁忙。既供商船来往停泊,也供战船出江演练。贾船客舫,不可胜计,御尾不绝者数里。自京口以西皆不及。

  鄂州城水军有大舰七百艘,皆长二三十丈,上设城壁楼橹,旗帜精明。

  当鄂州城水军统制王万听到京湖制置使吕文德靠着霹雳炮一举将刘整的水军巡视队打掉时,万分欣喜!

  好啊。那刘整自从叛了大宋,一直是气焰嚣张,他竟敢把巡视队的战船投放到了鄂州城的江面!

  鄂州城水军统制王万不愿意与他轻启战端,但是,却对京湖制置使吕文德的战果高兴异常……

  他马上派人去襄阳城表示祝贺,同时表示希望得到京湖战区的支持……相比来说,鄂州城也是重中之重。

  这个时候吕文德正在犒赏三军……一战而摧毁刘整三只战船,力擒敌水军一百五,这是不小的战果了,但是却不能上报军功!

  原因很简单。鞑靼强盗集团现在还没有宣战……一旦上报军功,会被别人说成轻启战端。

  所以,只能自己关起门来快活,让手下人大吃一顿!

  当那个鄂州城使者前来祝贺时,吕文德更是开心,他报不了军功,但是,他却喜欢别人都私下里知道这件事情!

  他当然也看重鄂州城了,马上同意也帮助鄂州城水军装备上自己的武器。

  鄂州城是他的一个伤心之地,他的一个弟弟吕文信便是死在鄂州城。

  那是1259年九月的初三。忽必烈强渡大江。

  当时,风雨昏暗,诸将以为不可渡江,忽必烈不从。令扬旗伐鼓,分兵三道并进。

  忽必烈的勇将董文炳率敢死士数十百人冲其前,乘艨艟击鼓急进,直达南岸,诸军亦竟相争渡,我大宋军队迎战。三战皆败。

  忽必烈手下善习水战的部将张荣实率军乘轻舟鏖战于北岸,获我大宋战船20艘,俘200人,斩杀了他的弟弟吕文信!

  另一个水军万户解诚部将朱国宝,率精兵与我大宋军队战于中流,凡17战,夺我大宋战船千余艘,杀溺我大宋士兵甚众,如此大宋军队三道皆败。

  当时,在贾似道的指挥下,各路援军纷纷奔救鄂州。

  尤其是自己所部沿江而下,在岳州击败张柔部的拦截后,于十一月初一日遣抵鄂城,才使城守愈坚。

  想到这时,京湖制置使吕文德万分感叹,若是早有眼下的武器,哪里会让自己的弟弟战死?!

  吕家在鄂州城也有相当重要的产业,所以,无论如何也会帮助他们。

  那使者问起他今后的打算时,吕文德又仰天大笑说:“刘整能派巡视队到我等周边来,我等也会派出巡视队去他那里……哈哈!”

  吕文德说到做到了,他派出自己的巡视队,都直接越过了奉节了!

  当时,他的巡视队又和刘整的水军发生过几次摩擦后,刘整急令水军不得出水寨……他受不了这样持续的损失了,接连几天,他损失的战船都超过了他新建的战船了,而且原先禁住的海盐又悄悄回来了,而且卖的更加深入了。

  现在,他已经顾不上这个了。

  他深谙水战,现在方知这个襄樊之地不可小觑。

  他准备弄明白原委后,再做定夺,吕文德那个家伙是老对手了,哪里能突然如此厉害?!

  这时,他陆续派出牒作,探问个究竟明白。

  盐商们又来找刘整了,他现在哪里还顾得上他们,叫人一气打了出去!

  这个时空,双方还都是很会用间牒的,也都知道自己的城市里有牒作,但是实在是难以抓到。

  吕文德吸取了上次石炮的教训,在训练和军演时,一律将看眼卖呆的闲汉赶走,就算是在水面练习,也是找一个极为隐蔽场所,不容得别人旁观。

  所以,他能一时间把刘整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且不说牒作如何探问了,刘整亲自找来工匠们,把自己通过逃回的败兵了解的情况直接说了。

  那些工匠想了想,说:“那个战船上用石炮倒是不新鲜事,但是,他们的药力如何能这般大?”

  刘整其实也想不明白,说:“听闻他们有什么火绳枪,你以为如何?”

  一个工匠说:“小的只能看见实物,方能说出一二来------”

  刘整点头表示明白的,说:“如此,再等些时日------那床弩可否也能加力?”

  “完全可以,只须大一些------”

  “好吧,你们去把床弩加大一些,想想也把药力加大了,他们能做到,我等没有理由做不到------”(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