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流求岛商品展销会

第二百六十六章 流求岛商品展销会

  挺长时间之后,张国安才发现,人家大宋的工匠真的独自铸成了火炮。

  但是那火炮的形状是可笑的,短且粗,而且偏偏喜欢搞成动物的外形,非要是龙啊虎啊的外形。

  这使得火炮的重量加大,而且不利于散热,外表是好看了一些,也显得威武了,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厚度增加了,能减少炸膛的危险。

  他们还不得不使用石弹,这样可以使射程增加。

  张国安算了算,他们比鞑靼强盗集团的工匠早了十多年造出火炮来,尽管它们看起来更像工艺品。

  这种火炮的射程可以达到50步左右,而且还可以加大。

  但是在试射时,太大的火炮竟然炸死了人,大宋工匠于是就选中了能射出五十步左右的类行,并奇怪的认为火炮太大了会有伤天和。

  要不为什么太大的火炮容易炸?!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狂喜,因为他看到这个火炮对敌船的船帆伤害更大,更好的用法是在城头上!

  吕文德还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没有敢炫耀,自己偷偷地演练,准备到时候再给刘整来一次打击。

  他派出的牒作人员报告说,刘整也正在加紧操练床弩火器和石炮,也听说了整个四川行省都在帮助他建造水军。

  但是吕文德还真不害怕,他一是有大宋的支持,二是,就算凭借吕氏军事集团自己的力量,他也不怕的!

  吕氏军事集团的商业发展也是惊人的,依靠着长江和汉水这两条黄金水道,他们每天的收入都是巨大的。

  后世有人说吕文德允许鞑靼强盗集团在襄阳城建起商榷场是败笔,这是从战争的结果上看的,是后知后觉的看法。

  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商业需求和吕文德的军事集团先天就有的商业精神决定的。

  吕文德本来就是加工生产和倒卖出售木炭起家的嘛!

  所以,如后人史料上评价,他是因为接受了一条玉带的贿赂,才同意开商榷场的事情。可以看出在大宋以后,已经开始缺失了商业精神,更偏重于计谋之术的心理了。

  所以,两个势力现在处于有意思的局面。一边军事摩擦不断,一边商业交往不断。

  吕文德看到刘整放弃了对海盐的专项整治后,也放开了与整个川东地区的商贸,不再禁止了。

  吕文德不能上报军功,但是不代表他不通报给大宋消息。

  平章贾似道知道了他们通报后。想了半天,给了他一个指示,简单的说吧,就是三条:有理,有力,有节。

  稳定是大局,珍惜眼下的和平环境。

  平章贾似道是从一个更大的领导者的视野去看待两个敌对势力的摩擦,他直接否决了吕文德意图收复四川的暗示,变成一种不战不和的对峙,只要能维持住现状就好。

  上一次的端平入洛事件给大宋的打击太大。出动六万精兵,损失过半而回!

  端平入洛,就是一次典型的战略上极为对头,但是打法上打不过人家的事例。

  所以,收复四川地区,在战略上看,也是对的,但是要是真打起来呢?!

  想想看,当时我大宋趁着鞑靼强盗集团在两次战争之间短暂的间歇,增加自己的领土。加大防御纵深有什么不好呢?

  前文已说过,即使挡不住敌人,做一下缓冲也好嘛------但是结果就是打不过鞑靼强盗集团。

  大宋随后就断了在陆上与他们战斗的欲望了,全凭借守城和水战与他们对峙。

  况且端平入洛事件发生以后。鞑靼强盗集团在第一次攻打大宋的作战中所表现的凶猛,也是让亲自领导过鄂州城之战的贾似道回想起来有些惊心。

  如果从宽泛的意义上说,大宋是在跟鞑靼人、西夏人、金人还有从西域来的各种人渣组成的联合军团做战!

  能打成现在这个样子,真心不容易了!

  平章贾似道肯定不知道,流求岛上那个张国安在分析过鞑靼强盗集团人员的组织结构后,都吓完了。要是让这帮子人赢了,我的天神啊,他们都是喝狼奶长大的,认狼当祖先的人!

  所以,张国安坚决向大宋泄露军备机密,并且坚决会支持大宋的,因为他绝对明白,大宋要是完了,鞑靼强盗集团的势力会更强大不说,他们肯定会对自己发力,不会容得自己的存在!

  这是三观上的对立,人性上的对立,不可调和------

  但是平章贾似道不知道这些,这个时候他都没有当张国安是回事儿。

  在平章贾似道看来,如果同意吕文德的暗示,那么整个四川地区又会重新陷入战乱中,充满了未知的可能性------还不如现在的稳定局面。

  大宋也刚刚结束战争状态不久,自身的经济问题也是一大堆,所以需要时间。

  吕文德接到了平章贾似道的指示,和自己的幕僚们商谈了一下,也不得不认为眼下只能如此了。

  随后,他们就和鄂州水军打得火热了,双方关系极为融洽,有来有往。

  相对和平的环境使商业进一步发展了。

  鄂州城南望泽门外的“长街”,是这里的一个重要的居民区。

  此时,长堤与长街相伴,或者长堤即是长街,这种情形,在沿江城市并不罕见。

  鄂州城面临大江,经常受到江水泛滥的威胁,因此修筑江堤是最主要的防灾措施。

  在这条长堤下,刚出望泽门不久,便是一个商铺林立的地方。

  现在,许多商铺的掌柜者,都为几条两千料大海船的到来而高兴。

  这些大海船送来了许多他们需要的商品。

  便宜的海盐,精美的皮具,更加光亮的蜡烛,比皂角和胰豆更好用,更便宜的肥皂和香皂,当然,最受欢迎的还是鲸鱼油和香水。

  一个商铺的掌柜说:“香水的大头都被吕家占了,分给我等的少之又少!”

  另一个商铺的掌柜说:“还好,他们这次送来的数量多,多少能挣上些许-----看看他们这次办的流求岛商品展销会上能多出什么货物来。”

  其它掌柜的也大为憧憬,流求岛商品展销会,他们早都听闻过了,那个在几个大城市中都分别办过,一直希望他们也能来这个长江上的重镇,结果现在真来了,这让大家都等了很久了。

  这一次是流求岛主动来送货的,送货者是半大小子郭子仁,他们已经在广州、福州、明州、桐城、建康、扬州都陆续开办过流求岛商品展销会,取得了很大的轰动性。

  这一次是在大宋的最后一次,他们已经顺着长江深入到内陆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