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六十七章 人性化的城管方式

第二百六十七章 人性化的城管方式

  现在张国安还真不知道吕文德和刘整之间发生了水军摩擦。

  在平章贾似道的操纵下,诸如《民声报》这样的小报,一律不许讲这些事情,双方都当成啥事也没有发生过。

  所以,张国安任由半大小子们在商业上折腾。

  郭子仁和古剑山两个人,先前就商量过了用“流求岛商品展销会”的办法来推销货物。

  但是张国安对他们说过,这样的展销会,更重要的是扩展自己的影响,最好让天下的所有人都知道有个流求岛,上面有好货可卖,随去倒卖一把都会挣到钱钞。

  这个和大家事先商量过的计划有关。

  他们先前在考虑发展的时候,对那种关起门来偷偷发展自己的想法嗤之以鼻!

  有这样的想法的人,一定是小白,还是没有过经历的小白,请记住吧,一个大村子是发展不起来事业的。

  发展离不开人,离不开与外界的大规模来往,创造和创新能力要有,消费和交流的能力也要有,这是一体两面不可能分开的问题!

  没有人能在一个海岛上自己随随便便就建起了一股强大的势力,必须要和外界有广泛的合作和交流。

  闭关锁国的结果,只能是使自己下行发展,只能使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弱,当然,靠喊口号一样的打气,那是自己骗自己。

  所以,能让别人主动来流求岛,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有利可图!

  流求岛商品展销会的目的应该在于这里,而不是简单地售卖货物------张国安给他们讲明白了这道理,也得到半大小子们的真心认可。

  古剑山就说:“没有商人主动来,我等上哪里去收税?用什么来养越来越大的流求卫队?”

  郭子仁也说:“靠我等自己去购买货物太麻烦,若是有一百个一千个商人主动送上门来,我等才会真正发展起来啊!”

  因为这样,张国安放心了,其实仅靠他这里的一个地方,在现在的阶段无论如何也满足不了这个大宋的市场需求。上亿人的大市场,更不用说是还有海外呢?!

  所以,让他们知道这里有好货就成------现阶段还正是天然地造成货物紧缺的阶段,形成自然的饥饿市场了。

  鄂州城的出产也很多。最有名的便是铜、铁、石炭、石膏之物。

  大宋时期,这里的钢铁冶炼就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说到这里插一句,流求岛尽管先前已经从黄岛和板桥镇缴获了不少的铜铁之物,但是,仍然不够流求岛发展之用的。

  前文讲过。南宋现在一年产铁的底线约为五万吨左右,这还是在丢了北方的徐州重镇之后的产量,当然,这对上亿人口的南宋也不算啥。

  但是,张国安随口说过一句,流求岛何时人均能拥有一吨的钢铁产品,才算这里是经过了发展的初期了。

  这把古剑山和郭子仁哥俩个吓了一跳,我的天神,人均十石的好铁?!流求岛天天进来人员,但是哪里可以天天购入好铁?!

  由此。好铁要越多越好的想法,现在已经深入大家的心里了------

  这一次流求岛商品展销会设在了鄂州城南草市,在那里摆了一趟长长的摊位,海船上的水手们都下来帮忙了。

  南草市位于鄂州城南门外的鹦鹉洲前,上方是南楼,市街沿长堤向西偏南伸展,延袤达数里之长,南北向的跨度至少五里以上。

  南草市是重要的商贸港口,河运发达,商舶云集。所以是一个极好的停泊之处。

  南市民居稠密,人口密度很大,居民以经商贸易者为主,自然可以顺利的推销自己的产品。

  现在。这个南草市与鄂州城合起来构成一个大规模的城市,所以在这个时空就成为长江流域广大地区的交通与商业中心。

  郭子仁在一个街口挂上了贴着“流求岛商品展销会”的横幅,远远的看去,非常醒目。

  其实这个横幅本身也是一个产品,流求棉布,它以一十三米的长度。一米二的宽度吸引着有心人的观察,何地有如此宽幅的棉布??

  这种形式的展销会也许是鄂州城没有过的,但是,大宋商人们则表示完全可以理解这种形式。

  甚至有的水手还能模仿商家唱推销产品时的调子。

  一时间整个场面都是热热闹闹的。

  张国安敢于让自己的半大小子们到各大城市办这个什么展销会,不是冒险,而是这个时空商业精神是非常正常的。

  他早都亲自经历了,不怕的。

  大宋的历代政府都有通过立法保护商贩合法权益,从宋太祖开始,就曾多次下令,不得苛留行旅,赍装非有货币当算者,无得发搜索,又诏榜商税则例于务门,无得擅改更增损及创收。

  这和张国安在流求海关的要求是一样的。

  张国安相信,郭子仁不会遭遇没事找事的城管,因为大宋政府对商贩是人性化管理和支持。

  在唐代及以前,商人只能在规定的地点即设有围墙的坊市内从事交易活动,坊市闭门以后及开门之前,无故行走者将受到被打20鞭子的处罚。

  到了宋朝,由于商业活动增加,城市布局已打破了唐代坊市界限,城镇和乡村集市均可随处摆摊开店,营业时间不受限制。

  大宋政府不但不予干涉,甚至明令保护。

  宋太祖就专门降旨:“令京城夜市至三鼓以来不得禁止。”

  由于朝廷的保护,城市小贩更加活跃,大街买卖昼夜不绝,所以郭子仁也摆摊开始展销,很正常也没有人管。

  但是大宋的城市管理者同样会遭遇相同的问题:商贩侵街,影响市容交通。

  为此,大宋政府设立了相当于现在城管的“街道司”。

  街道司虽然也有维持城市的卫生、整修与日常秩序的职责,但绝不会成天驱逐小商贩,闹得鸡犬不宁。

  可是小贩侵街占道问题屡禁不止,大宋政府为了顾及小贩的生计,一般不主张轻率粗暴地惩处小贩。

  他们集思广益,绞尽脑汁,最后终于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在街道两旁适当距离,竖立“表木”,作为禁止侵街占道的红线。

  红线之内,允许设摊、开店,侵出红线之外就要受罚,而且这条红线还是可延长的,摊位足够用了。

  《清明上河图》里的虹桥两头就立有四根“表木”,桥上两边,小商贩开设的摊位,都在“表木”的连线之内,中间留出通行的过道。

  这样,既照顾了商贩的生计,又不至于妨碍公共交通------很简单地就解决了,根本也不会造成鸡犬不宁的现象。

  郭子仁摆的摊位就是表木之内,所以,没有人管他。(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