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大宋的商贩日子好过

第二百六十八章 大宋的商贩日子好过

  郭子仁微笑地看着自己的货物迅速地被商贩们买光了,根本不用自己操心。

  他们不零卖的,只走量,除了大商户,比如像吕家那样提前来购入的,剩下的都是普通商贩了。

  大宋的普通商贩日子过得不错呢。

  其实不管哪个时空吧,决定商贩收入的第一因素是利润,而政府的税收又对其利润产生着重要影响。

  大宋的商税有两种:对经过收税点的过往商贩收取的税称“过税”,税率2%;对店铺与城镇摊贩收取的税为“住税”,税率3%。

  另外,对于某些少数特定商品,政府要收取10%的实物作为抽税,但应税商品在抽税后不再征收过税和住税。

  表面上看,过税税率较低,但由于相同货物可以在不同关卡重复收税,因此实际过税往往高于住税。

  各项加起来,商税有时超过了商品价值的10%,这绝对是不低的!

  当然,要是比起那面的世界里隐形税的收税方式来说还是低很多的,原因嘛------你懂的,此时大宋全国户均商税额不到五百文吧。

  而且大宋南渡后,对于米谷、茶盐、柴炭等生活必需品,不分常时与非常时,除了有专卖的外,都免除一般性商税。

  比如像《水浒传》中武大郎这样的小贩,不大会去经营那些抽税商品,并且由于本钱小,很少有能力承接长途贩运的业务,一般只在市镇内或相距不远的几个市镇。

  大宋政府明确规定,不得无故在离城五里外向过往商人收税,违者杖责八十。

  所以,小贩所能承担的过税微乎其微,3%的住税和少量过税负担对他们的收入并不构成实质性影响。

  所以啊,尽管武大郎老婆偷人,导致家破人亡,但作为一个大宋时代的卖炊饼。也就是馒头的小贩,武大郎过的是小康生活:租得起临街两层小楼,平时酒肉不愁。

  这样的生活不过是由武大每日挑两筐馒头沿街贩卖挣来的,他一没被收重税。二没有衙役踢摊子,日子过得平静悠然。

  当然,如若不是登徒子西门庆,恐怕这一家人也能安乐祥和地把小日子过下去。

  这也许更多的是个人的悲剧啊。

  郭子仁算了算,自己在长江水道上过了六个关卡。超过了百分之十八的税了,如果不是知道自己实际的成本,这真是够高的了,所以寻常商贩万万是承担不了长途贩运的成本,除非是大商户。

  正因为这样,普通商贩绝对喜欢类似这样的送货上门,对他们来说,区区百分之五的住税就解决了一切,所以,他们加价一些就转手卖了。

  一开始时。吕家商业的大掌柜提出要全包了,郭子仁抿着嘴礼貌地拒绝了,因为他们的目的不以挣到钱钞为主要,还要推广流求岛这个名子。

  所以,他们要接触那些普通商贩们。

  一个商贩也许承担不了去流求岛进货的成本,但是,他们如果组团去,成本就下降了,只要他们的利润足够多。

  当时,吕家商业的大掌柜好奇地看着这个半大小子。说:“少年郎,出门经营皆为钱钞,为何不统统交与我吕家?”

  郭子仁对这个长者叉手回礼道:“我家主临行前有过交待,让天下之人尽识我流求岛的商货为先------”

  吕家商业的大掌柜呵呵笑了起来。说:“少年郎的家主,可能供应上全天下的商货?譬如那流求棉布?那鲸鱼灯油?”

  郭子仁骄傲地说:“只要那棉花够用,只要那人手够用,我流求岛可以做到!”

  吕家商业的大掌柜看着郭子仁的表情,心里马上信了几分,这个少年郎的表情绝不似伪作啊------

  吕家商业的大掌柜捋着花白的胡须说:“少年郎。可曾听过我吕家的名头?”

  郭子仁马上恭敬地说:“原先在临安时,便久闻大名------”

  吕家商业的大掌柜说:“你流求岛上需要什么?说说看。”

  郭子仁连忙说:“好铁,铜铅或是寒水石都要,而且需要棉花,越多越好。”

  前文说过,大宋时期,棉花很早就由福建一地经南北两路推广到内地,主要是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现在可以用棉布实物来交税,棉花已经得到推广。

  虽然在现在,已经丢了北路产区,但是在长江流域,还是可以随处见到。

  吕家商业的大掌柜仰天大笑,说:“除了铜之外,其他的都好说------可以用它们换回你家的货物?”

  郭子仁连连点头,说:“正是,正是。”

  吕家商业的大掌柜沉吟了一会儿,说:“少年郎,送你一样好处,等你回航时,跟我家海船走吧,他们是战船,可以不用交税了-----”

  郭子仁先是大喜,说:“甚好!”

  但是,马上又想起了流求海关来了,说:“------但是要到了流求海关,可要交海关税了,就是我家家主的经营,也是分毫海关税都不能差的!”

  吕家商业的大掌柜眼睛里波光闪动,他不是差这些税钱,而是感到好奇,说:“听你先所言,你家家主自称是流求岛岛主------自己也要收自己的税吗?”

  “是的,在那里无人可以不交税------这税钱用于公共建设了。”

  吕家商业的大掌柜笑了,他摇头表示有趣,但是不想再理会下去了。

  然后两人商议了一下,吕家商业的大掌柜决定派人前去,特别是那流求棉布和鲸鱼油,他准备多多换回一些来。

  流求棉布一出现在大宋市场,立刻就引起了众多商家的注意,特别是那种四尺宽幅的一种。

  这种棉布布面上有细密的经向条纹,布质厚实,表面远比大宋棉布平滑。

  而且颜色多样,用水浸后搓洗一番,竟然不轻易掉色!

  尽管安静认为大宋的棉布质量差,但是植棉所需劳动量少,而且棉织品比丝织品坚韧耐穿,大宋农民当然愿意种棉花,而大宋百姓当然选择棉布而不用丝麻布了。

  这里不是说棉布完全替代了丝麻物,毕竟有各个阶层的不同需要。

  流求棉布的价钱正好处在丝和麻的中间价位,所以一推出来,在哪里都是热销。

  所以说,吕家商业的大掌柜如何能看不出这流求棉布的重要来?(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