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和吕家商行合作?

第二百六十九章 和吕家商行合作?

  在吕家商行的大掌柜看来,那鲸鱼油的重要性不必多说,那流求棉布可是太有用处了。

  先前,吕氏军事集团给军士每年发放麻绢4匹和2匹的,约折合那面世界的52米和26米。

  因为麻绢之类的不耐穿,必须每年都要发放。

  后来,改为吉贝布,也就是棉布后,可以只发两匹了,若是换成流求棉布,一匹足以,而且,还可以按照两匹的军资上报,这省下的,可都是自己的了。

  所以,他们必须要亲自去购买,因为他们可以出动战船。

  只要说是水军演练,吕字的军旗一挂出来,哪个关卡敢拦住收税?!何人敢上战船上搜查?!

  因此,吕家商行的大掌柜决定亲自去看看,便向吕家家主京湖制置使吕文德请示了。

  吕文德此时正是满心欢喜之时,那****的刘整再也不敢轻易出了水寨,全靠着岸边堡垒上的重型床弩和石炮防守,使吕文德的战船不敢轻易靠近。

  当然,平章贾似道的指示他也要听从,不能轻启战端,也就不能逼之太甚。

  吕文德现在与鄂州水军统制王万关系火热,双方就军备之事频频走动,差一点就结成了军事上的兄弟单位了,只不过大宋从来不喜欢军队的将领有私交过密的现象,两个人还要是避讳一些的。

  吕文德安排的这个老掌柜,那是有年头了,从自己售卖木炭开始,就跟着自己,虽然年纪比自己还大,但是,却一直忠心耿耿,处处为吕家考虑,所以他的建议,吕文德都是听从的。

  吕文德关切地说:“此去三千余里水路------不知道身体能抗住风浪的颠簸否?不如让一个小的去吧!”

  吕家商行的大掌柜名子叫梁信。他笑着说:“我先前就听闻过,那里的货物极为好卖,而且似乎更加适合我吕家------那鲸鱼肉干、流求粉丝之物,听说竟然可以存放数年而不腐坏!

  还有那流求皮具和流求棉布------海盐倒是其次了。而他们只不过要好铁、棉花还有寒水石之物,不敢说遍地都是,但对我等来说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所以,主家,还是搞一次江海演练如何?”

  吕文德不在意地说:“也好。顺便给平章送些物件,他的生日也快到了,这样,你就一起去办了吧。”

  吕家商行做事,那是非常便利的,短短几日,二十条两千料的沙船和需要的货物就备好了,随着郭子仁的海船,顺着长江一路而下。

  郭子仁用心记了一下,从鄂州城到长江口。他们用了仅仅四天,而上行时,却足足用了一个月!

  他已经离开流求岛两个多月了,心里很是想念同伴们。

  他一点也不担心这二十条两千料沙船上的货物太多,会让流求岛换不过来------弄不好主家又拿出什么怪物件,而且又非常有用,让商人不得不拿更多的货物来换。

  吕家商行的大掌柜梁信,已经五十多岁,不仅经历多,而且身子骨还结实。经过那海峡后,不几日便到了流求岛。

  这一路上,果然像那个少年郎先前所言,根本没有海盗。来往的商船还不少呢。

  那个少年郎说是他的家主派出队员到处打海盗,才使这里一片安宁,但是在梁信看来,是这船上挂着的水军大旗才会让海盗们望而退却!

  他们沿着流求岛的西海岸一路南下,几日间便来到了八道河地区。

  这一路上,那个梁信万般感叹这流求大岛的美丽景色。实在是与长江两岸大有不同,实在可惜,人烟过于稀少了。

  当到了所谓的八道河地区时,情景马上不同,他看到那海边上有一大片一大片的水面,再往上看去,有二十几架大风车在不停地向上面的水面车海水,那再上面便是第三处水面,那里有上千人似乎正在用木推子在推着白花花的海盐!

  一堆又一堆的,真的是白花花的海盐啊!

  梁信手搭凉棚,在阳光下看的仔细,难怪他们可以把海盐卖的这样便宜,原来还真不是为了搞垮四川之地的井盐!

  这个到时换点,可以充当压舱物了。

  那一大片一大片的水面最上面,是一排一排的房子,只是不明白为何要建成那样高的烟筒,难道是铁匠铺子?

  不像,有冒黑烟的,有冒白烟的。

  再航行一会儿,就来到了八道河河口了,梁信不由得不吃了一惊,这里的码头不小啊,虽然比不上鄂州城的码头,但是远比寻常的县城大了。

  那码头上也是停靠了百十条大海船,码头上各种奇怪的物件伸着长胳膊在摆来摆去,竟然还能吊运着货物!

  那奇怪的物件后面还有劳力在扯来扯去,它就不停地转动,他们船上的人都看直眼了------

  郭子仁这时那里管他们的奇怪,他站在自己的船头,冲着那河口堡垒上的观察哨伸直了胳膊做着各种动作,

  这是伙伴们自己内部设计的,其实主要是张德培总是不停地比划给大家看,慢慢地,大家都熟识了。

  郭子仁勉强能看到观察哨上有人,阳光下还有闪光出现,他知道,定是张德培在拿着望远镜看他。

  张国安主家正式成立了侦察与通信一体的小队,便让张德培当了小队长,而且还赠送了他一个望远镜!

  他从此便当成了宝贝,别人把玩一下都不给。

  在观察哨上,张德培快乐地放下望远镜,快乐地对着自己的队员说:“快去通报主家,郭子仁回来了,而且全都带着好铁和棉花还有寒水石,加一起有上千吨了,快去!”

  然后,他又观察起那些正在靠上码头的人了。

  呵呵,他喜欢这样远远的高高的看别人的动作,这让他有一种优越感。

  他看到那些人和别人一样对那码头的地面也是很奇怪的样子,也有人同样蹲在地上摸来摸去。

  前文说过,当他们有能力开挖火山灰时,便用一定的石灰和石膏配制成火山灰水泥------这是一种特别适用在潮湿环境下的水泥品种,与罗马式水泥一样,当它们完成硬化后,越潮湿越坚固。

  这样,水泥的量产一下子激增了。

  那些停工待料的建筑飞快地开始兴建起来,原先的竹木结构的房子都只用来接纳新来的劳力了。

  而且,张国安也明白了为什么中国古代没有先发明出水泥来的原因,以至于到了19世纪还用三合土加糯米汁的方法来粘合。

  原因很简单,不靠近火山。(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