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七十八章 解决问题的关键

第二百七十八章 解决问题的关键

  黄祖队长带着两条安河级战船前往琉球国,帮助他们平定偷抢地瓜和土豆的倭盗。

  现在,琉球国对流求岛的帮助非常大,他们的人不管男人和女人都喜欢到八道河地区打工,然后带着八道河的货物或是钱钞再回家过上一段日子。

  任何人都能在八道河地区找到工作,哪怕是只会搬砖。

  张国安对任何到八道河来找工作或是机会的人都是欢迎的,只要遵守这里的规定,服从巡视衙役的命令,付出劳动的人都能得到应该有的收获。

  由于劳动力仍然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在此开办作坊的商家,也不得不给比大宋地区高的工钱……要不然都跑张国安办的作坊或工厂去了。

  事实证明,张国安不断扩充商路的办法很成功,他已经把影响力尽量扩大了,剩下的都交给行商们自己去经营。

  本钱多的,人家自己想着在八道河地区开作坊,自己去招募劳工,把生意做大;本钱少的,人家自己进货然后带货马上去自己熟悉的地方贩卖。

  大宋政府可以因为地方官员或者其它海商引来海外贸易而升官或者给个官职的奖赏,张国安做不到这些,但是,他可以通过利益来吸引。

  只要来贩卖就能挣到钱钞,这就是最根本的驱动力。

  所以,张国安越来越不用为招商的事情而操心了,就像他也不为征兵的操心一样。

  琉球国太子看完了征兵过程后,他的收获颇多,在回去的海路上,他和黄祖队长有了许多可以交流的话题。

  琉球国太子说:“原来给士卒开工钱的好处如此之大,人人都争着从军……”

  黄祖队长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但是,张岛主只是要队员们敬业……”

  琉球国太子说:“正是如此!这就是张岛主总是强调的职业化……”

  黄祖队长说:“其实与我大宋的禁兵相似……只不过军晌确实高,而且从不拖延。”

  “对!回到琉球国后,我须劝父王多多从商,而且多多开办作坊!”

  “太子。莫不如多多养殖水牛,我见那水牛将来还能换取更多的货物。”

  “黄队长所言有理,还有那猪羊,都是流求岛需要的!大家一起挣钱钞……此物本来就是无穷尽的!”

  黄祖队长也是点头同意。他从张国安岛主那里也是真正明白了这个道理。

  琉球国的水牛确实是帮助了流求岛的农业生产,但是,他们自己也从这个交换中得利甚多,可以得到各种有用的工具,哪怕是换了钱钞再去对岸的大宋买些货物。再去日本或高丽贩卖……甚至,琉球已经出现专门养牛的村子。

  琉球国的人中,愿意打工的挣着快钱,但是要在异乡;愿意养殖挣钱的挣点慢钱,可以在家;愿意四处贩卖的本钱大了些,但是挣的钱钞多。

  琉球国太子发现,自己王国里不仅比大宋,就算是比流求的八道河也少了作坊,过去没有太在意,可是。在张国安岛主那里他才更加感觉到作坊的重要。

  回到琉球一定也要多办几家!

  等他们到了中山岛后,受到了琉球国国王的热情款待,而且遴选出了一百多美丽的少女,让他们在码头上跳起了庄重的御冠船踊。

  这是迎接绝对贵宾的舞蹈,阳光下,一百多美丽的少女,头上戴着闪闪发亮的银饰,手拉手,跳着表现极尽尊敬的舞蹈,皆伏首拜身之动作……

  琉球国国王卫队。穿着类似流求卫队的服饰,行着执枪礼。

  两条战船上的队员也马上回以同样的礼节,他们好像看到了自己的队友一样,一种骄傲和荣耀的感觉。油然在队员们的心里升起。

  在琉球国王宫里,一百多个队员都被邀请参加了招待会,宴席上的酒菜丰富。

  酒过三巡后,宫庭上又有十个更加美丽的少女跳起了劝酒踊,舞姿迷人。

  黄祖和琉球国太子坐在了琉球国国王的左右两边,这是表示极为尊重的位置。

  琉球国国王已经知道了流求岛主的全都要求。他全都答应了。

  琉球国国王对着黄祖队长许诺说,如果彻底解决了倭盗的问题,他可以每一名队员都送上两头水牛。

  黄祖队长笑了一下,说:“张岛主有言。流求卫队永远是一个整体,没有任何队员可以单独接收礼物……在下先代流求卫队谢谢国王的赏赐。

  但是在下认为,解决倭盗的根本问题不在山北岛,而在九州的萨摩蕃的守护大名身上……我听闻那些倭盗都是剃了月代的发式,这不正好说明他们属于守护大名的人吗?”

  日本武士所梳的头型,常常因为战争搏杀中,头发往往会因各种原因而散落,这时头顶中前部的那些头发便会遮住脸面,挡住视线,影响战斗。

  于是便有武士将头顶中前部的那些头发剃除,这样即便头发在战斗中散落,也只是披散于头部两侧和后背,不会影响视野。

  由于其效果明显,武士便纷纷效仿,久而久之就成为了不成文的传统,不过这种剃发也只限于武士阶层。

  至于说没有剃的,那也属于个别例外或者是并不要亲临战阵的指挥人员。

  这种发型就叫做月代,也有为了在战场上便于戴上头盔,避免闷热的原因。

  镰仓时代,天皇、役人、将军等地位比较高的人,虽然仍然在帽子底下结发髻,他们中间也流行这种发开割掉发髻。

  月代的发型除了让武士有一个服仪的标准,也代表着对君主效忠的意涵,所以剃成月代头就表示了自己在藩,有了主子。

  琉球国国王沉吟了……

  在路上时,琉球国太子就也把琉球国与萨摩番的百年恩怨对他说了。

  以前的三国时代,山北国也抓到过倭盗,但是很快让守护大名岛津氏派人要了回去,当时,山北国由于种种原因往往不敢拒绝……

  山北国比萨摩番弱小,不敢惹,那么统一后的琉球国还是比萨摩番弱小。

  所以先前,黄祖队长就想起了大宋的边境上遇到的辽、金的“打谷草”行动。

  那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还是在萨摩番身上!(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