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八十章 欠账要还一百年

第二百八十章 欠账要还一百年

  黄祖队长和琉球国太子在去往山北岛的海路上,设计了一个方案,他们准备要活捉这些倭国武士盗贼。

  两条战船上加上琉球国自己的士兵,总共才三百多人,但是,他们全是火绳枪和火帽式米尼枪,加上他们还有船用型虎蹲炮,所以不管是在海上,还是陆上,他们都是强大的。

  但是,不会发生黄祖队长所期盼的海战,因为整个日本也没有自己的战船,更别说是萨摩藩一个地方了。

  他们到了山北岛后,布置了一个圈套,在盗贼经常上岸的地方设了几个暗哨,等盗贼们上岸后快速汇报。

  剩下的人就一边训练当地的年轻人,一边等着盗贼上岸。

  琉球国统一了以后,琉球国国王对其它两个岛的岛民一视同仁,不仅也分发良种,而且也把盐价降了下来,各种干鲸鱼肉也是极为便宜,这里的民众也是大为高兴。

  他们经过各种良种的第一个收成后,感觉日子开始好过了,但是倭盗却也更多了,他们连油灯都抢!

  黄祖队长对待这样的事情太有经验了,不能怪老百姓没有胆量抵抗,在拿刀的一群有组织的盗贼面前,老百姓是打不赢的。

  萨摩藩,位于九州西南部,藩主岛津久经现在为这里的守护大名。

  镰仓幕府首先是由关东武士首领源赖朝创立,成立到现在改为了源氏外戚北条氏控制。

  在这期间他们实行征夷大将军独裁制度,其幕府设在镰仓,有负责幕府领域内行政与财务的政所、统辖与源氏结成主从关系的御家人的待所、和审理御家人诉讼的问注所。

  将军任命御家人到全国各地任地方行政单位“国”的守护和各庄园的地头,掌握地方治安、征税和土地管理权。

  镰仓幕府就是以将军为首,御家人为骨干的武士政权,与天皇为首的朝廷并存,但握有实权。

  所以说岛津氏其实就是北条氏的御家人了。

  他的手下也有众多的地头,还有大量的包括藩士和乡士的武士。

  他们的乡士制度规定,乡士居住于乡间,平时进行农业生产。战时随主君出征。

  地位等同于下级藩士,有突出功劳者可晋升为藩士或更高的留守居屋组。

  乡士的名号可以买卖,卖掉名号的人,且有40年资历以上的可以依然“冠姓带刀”。地位在一般农工商之上,但在乡士之下。

  如果乡士或“冠姓带刀”的浪人,进入某藩从事藩政,有良好成绩也是可以得到提拔和晋升的

  如果没有武士背景,想进入武士阶层就只有靠买身份进入武士阶层。

  然后才能向更高级别迈进。还有一种特别的情况是在藩主家从事职务,藩主特别晋许,但例子不多,现在在八道河地区的三原十一郎就算是一个了。

  他因为受了雇佣而三原氏的提拔,而且在这面还多挣了一份工钱,所以干劲十足。

  另外如果没有达到藩士级别的武士,一般来说是无法随意进行到处流走的。

  武士是有担任官职、领受俸禄、称姓、佩刀、骑马以及对平民的“无礼”者“斩舍御免”,也就是格杀勿论等特权。

  武士最大的权利就是参政权以及获得俸禄的权利,其他特权都是附带的,另一个特权是接受义务教育。

  幕府和各藩会出资办学。让武士子弟入学。

  但是所谓的斩舍御免也是有条件的,要有人证明确实是侮辱武士的情况下才可以斩杀别人的。

  如果随便就找借口砍人的话,会被追究责任甚至被勒令切腹的。

  他们的商人就是再有钱,也没有多少政治权力,甚至往往受武士的欺负,所以他们经常出钱买。

  但是当不上官的穷武士,只能死守着一点微薄的俸禄装清高,如果实在坚持不下去的话,也不敢偷抢本地区的财物,因为会丢了自己的身份和被守卫大名追究的。

  但是。他们可以出海去抢劫,这个却得到了大家的认同甚至鼓励。

  萨摩藩土地相比别处要贫瘠一些,也只能靠着种植水稻为主业,渔业算是副业。

  这个时期的日本农民真是穷。远远比不上大宋农民,太多的农民一生都没有吃饱过米饭。

  张国安雇佣的那些日本农民,刚开始时,给他们全是能吃饱的米饭,他们几乎都不信这是真的!

  甚至在这样重体力的劳动里,他们竟然还都胖了。

  萨摩藩地区主要靠农业。而农业产出还低,所以比较穷。

  这时,要命的是,岛津氏守护大名还是一个喜欢花钱的主儿,还超前消费。

  凡是日本出现了什么好有的大宋商品,他就必须有,特别是最近有趣的商品还特别多------钱不够就加税和向商人借。

  加税不可能一直加下去,总得有一个限度,他主要向商人借。

  一开始时,可以通过售卖商人武士身份来平衡,但是不久后,还向商人借债后,用什么还上?

  萨摩藩的守护代官愁坏了,对自己的家主岛津久经守护大名进言道:“将军,现在借商人的钱财,要还到一百年了!”

  岛津久经也吓了一跳,不知不觉竟然欠了这样多的钱财?!

  岛津氏的祖先是自称秦始皇的后代秦氏子孙惟宗氏后代。秦亡之后,祖先流落到日本生根。

  在源赖朝当权时期,惟宗广言以岛津庄的庄官身份前往九州。

  他的儿子惟宗忠久在源赖朝时期出任萨摩,日向,大隅三藩国的领主,由此改名为岛津忠久,这里也就成了岛津家的发源地。

  传到岛津久经时,已经当上了两代的守护大名了。

  当时,岛津久经让那些要账的商人来到自己的府邸。

  岛津久经冷笑着说:“把我借钱的欠据给我看看------”

  那些商人怎敢不给,于是一一交出了欠据。

  岛津久经略微一看,就知道自己根本还不了,就随手投入了炭盆中,那些欠据转眼间在炭火里燃成灰烬!

  商人们大惊失色,但是无人敢说什么,他们只能乖乖地跪拜在地上,不敢说什么。

  守护大名岛津久经冷笑着说:“我不会借钱不还的,只不过要分一百年的期限来还------”

  商人们都笑不出来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