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武士的荣光

第二百八十一章 武士的荣光

  守护大名岛津久经“漂亮”地解决了欠账问题,但是他没有解决根本问题。

  八道河地区的蜡烛同样在日本也是畅销货。

  在远比先前明亮的烛光下,年轻的守护大名岛津久经也陷入了思考中,到哪里去弄些钱财呢?

  想着想着,他想到了博多地区的三原式守护大名,听说他的产业增长得很快,他马上叫自家的一个商人去他们那里取经。

  守护大名岛津久经斥责他说:“作为一个岛津家的家臣,你竟然不能为岛津家挣到钱财,真是无能之辈!”

  那个家臣只能跪着,以头抢地,承认自己的无能。

  如果连守护大名岛津久经都为钱财发愁,可以想象,那些大大小小的乡士们会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由于经济不好,萨摩藩的藩士招得极少,太多的乡士没有办法成为有俸禄可拿的藩士。

  他们只能得到一些微薄的补助,甚至有的还得不到。

  他们可以当农民,这个对乡士来说不丢人,但是当商人可不干,会被开除了武士身份。

  日本现在虽然是镰仓幕府时期,但是也是一个等级森严的时期。

  第一等级是天皇。他没有实权,但是被刻意神化为精神领袖,因为是神之子,不是凡人,所以没有姓氏,直到后来的世界也没有姓氏。

  第二等级是征夷大将军。天下的实际掌权者,自称是受到身为神的天皇的委托对世俗进行统治。

  第三等级是各地的大名。他们是封疆裂土的诸侯,拥有对自己领土的几乎全部权力,自行进行税收甚至征兵。

  第四等级是大大小小的武士。他们在幕府或者大名手下是拿工资的专业军人,也属于统治阶级。

  即使是他们的主家灭亡,成了浪人或者叫野武士,身份也是凌驾于一般平民之上的。

  第五等级是僧侣。他们在幕府时代曾经强大到自成一方诸侯,与武士分庭抗礼。

  以上五个等级的人为统治阶级,对以下的阶级有生杀予夺的权力。

  第六等级是商人。商人在幕府时期的位置非常尴尬,他们富可敌国。但是没有相应的政治地位。

  一个破落的武士可以要求豪商给他下跪,如果不跪可以合法地把他斩杀。

  所以商人总是倾向于向大名捐钱换来一个武士身份。

  第七等级是艺人。这又一个尴尬的身份团体,包括连歌师、茶人、画家等。

  他们代表艺术,附庸风雅的武士阶层经常礼遇他们表示自己有文化。但是事实上他们的政治地位又极低。

  第八等级是农民、手工业者。这些劳动阶层,地位很低,被限制在自己所属的村子或者町,终身不能离开。接受武士、商人的多层盘剥,还要接受僧侣的忽悠。骗钱骗物。其生活的悲惨远超想象。

  甚至武士大人出游,寄宿平民家,平民必须全家露宿让出房子并且毫无怨言地提供家族的女性侍奉,否则武士就可以合法地斩杀平民全家。

  第九等级是贱民这个是最低等级。

  一般是政治斗争中失败者的后裔被发配到不毛之地干惩罚性的活。

  这里也包括从事不体面职业的人,比如说私娼。他们完全没有人权,连平民都可以合法地欺负他们。

  这里还有一个特殊的阶层,就是忍者。武士讲究光明正大地决斗,而忍者是偷偷摸摸地暗杀破坏。忍者是一群放弃荣誉的人。

  不管你当忍者之前是武士还是平民,当了忍者后就是最低级的贱民。

  所以那些有忍者背景的人当了武士后,愿意联系原来的忍者团体但是死活不愿意再回去。

  不过虽然忍者地位极低。但是由于其特殊的武力和军事上的利用价值,实际上武士阶层尤其是大名们一般都会用些钱豢养忍者集团为其效命。

  如果没有大名豢养,忍者集团的收入来源一般就是向商人和平民敲诈勒索,属于典型的黑社会性质。

  现在,众多的乡士们天天过着吃不饱的生活,实在受不了,他们只好向海外找出路。

  先前,离他们最近的山北国就倒霉了。

  那些乡士们先前就有过收获,但是后来发现收获竟然越来越大,原先几乎和他们一样穷的民众。竟然还用上了油灯!

  上一次的抢劫的收获让大家都很开心,除了粮食外,还弄到了不少怪怪的东西,有的可以生吃。有的生吃没味,但是都可以煮着吃。

  他们的盐还很多。

  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抢到水牛等牲畜,看来他们一定是藏得更远了。

  看见他们的收获,众多的乡士眼睛都红了,那具能吃的东西。都可以卖钱,更不用说其它了。

  他们马上开始组织一次更大的盗抢行为,多抢些水牛才是正道。

  武士小田三郎这一天醒来,看见妻子跪在他的面前,还有自己的两个小孩子也跪着。

  他们在静静地等着自己清醒。

  看见小田三郎醒了,他的妻子老老实实地给他叩头请罪,说:“夫君,我实在太无能了,家里的米只够今天吃的!”

  小田三郎这时叹了一口气,想到自己今年又不可能成为岛津大名的御家人了。

  又不得不靠着极为微薄的补助活着,他可以受饿,但是妻子和孩子不行啊。

  此时,日本所有的大名当然不可能把藩地里所有的武士都雇佣了,但是又不能把他们赶走------现在没有战争还好,可是一但发生了,怕又临时找不到了,所以,每个月都能给点补助,特别是那些没有土地,也不经商的武士。

  这一点儿补助本来可以让一家人过上虽然贫寒一些,但是能活下去的日子。

  可是岛津大名给的补助越来越少了,这可就不够过日子了。

  若是往常,他不得不又低下高贵的头颅去向高利贷商人借钱。

  然后不久,总能遇到岛津家族雇佣他们做些什么事情,发了工钱后还上钱,加些利钱而已。

  高利贷商人对他这样的武士还是怕的,不敢多收利息。

  像他这样的武士,在萨摩藩地区人数不少。

  他们也都听到过博多地区三原大名那里的武士补助远远比他们要高,但是,他们只能表示羡慕,武士的精神不允许他们跑到那里去。

  小田三郎高兴的是,今天还真不用发愁了。

  他说:“贞子,不要为米发愁,我和三元大友他们都找到了出路!”

  贞子高兴了,仍然为他精心打扮了一翻。

  他衣服破碎的地方,昨天晚上借着到邻居家聊天的机会,在油灯光下缝好了。

  小田三郎看到自己仍然能保持着武士的荣光,饿着肚子,骄傲地走出家门。

  贞子在他后面弯腰问道:“夫君还是喝了粥再出门吧。”

  “不用了,让孩子们多吃一些吧!”

  小田三郎现在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