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济州岛行动 (一)

第二百八十七章 济州岛行动 (一)

  张国安岛主一直在琢磨着东亚的地图。

  流求岛、山南岛、中山岛、北山岛、高丽地区……这是一条漂亮的锁链,也是一条可以蛙跳的路线。

  锁住北方鞑靼强盗集团的对外商贸联系如何?!

  让它变成一个只能内部发展的强盗集团……他们就只能会越发展越弱……陆路上的交往,在这个时空里,成本太大。

  最为关键的是,这个封锁对自己是有利的,他可以借机建起一只较大规模的水军,培养出众多水军人才!

  那么对自己的发展还有什么好处?

  张国安岛主可以获得农用牲畜,可以建起自己的养殖基地,还可以扩大自己对整个东亚的影响,所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对于现在的物资资源,他终于可以再来一次扩大发展……整个八道河地区现在即将迎来第二次秋收。

  这一次秋收让整个地区的人们都喜气洋洋,他们建起的圆桶式的高大粮仓真有可能装满了……只要粮食够用,张国安岛主就可以专心发展其它行业,对大宋的依赖性进一步降低。

  胡镇北厂长和自己的工匠们终于建起了自己的炼钢土炉。

  张国安岛主感叹大宋工匠们的聪明

  他们使用的复式风箱,竟然和自己小时候使有的风箱原理是一样的,只不过体积上要大很多,这样就使鼓风效率大大提高。

  那风箱以开闭木箱盖板来鼓风,盖板上有活门,木箱与风管连接处也有一个活门,一为进风口,一为出风口,盖板扇动,两活门交替开闭。

  如果同时用两具木风扇交替使用,就可以连续鼓风。这种木风箱体积较大,结构合理,所以风量风压都显著高从而使冶铁过程得以强化。更重要的是可以依靠水车来带动。

  大宋工匠们现在用两种办法来制钢。

  一种就是百炼钢法,就是通过把熟铁反复加热锤锻,让碳分逐步渗入的一种制钢工艺。

  这种方法费时费工,效率极低。

  八道河地区现在用的是灌钢工艺。方法很简单,就是把生铁溶炼后,很里面再加熟铁,万一含碳比例合适了,保不齐能炼出一炉“惊天地。泣鬼神”好铁来!

  这个需要大工匠经验,但是更多的,需要碰运气。

  这样说吧,在熔液炼钢法发明之前,这种半流体炼钢法最快捷简便,较之百炼钢极大地高了生产效率。

  这里的炼铁炉是一种冲天炉,很早就投入到加工铸铁、铸铜的工作中,这个比较容易。

  炼钢炉费了些事情,最终他们建成了一座炉基直径为两米半,炉高六米。

  外形成圆锥形,炉底周围小于炉腹,从炉腹到炉顶逐渐缩小,炉体用较大的红砂岩砌成,内侧涂耐火泥,粘土钳锅。

  胡镇北厂长得意洋洋地说:“若是顺利,一昼夜可出十石好铁……想想看若是建上十座,可保我八道河地区够用……”

  张国安岛主只能鼓励地笑笑,他亲自试过,这个时代所谓的好铁质量。每炉的水平之间都相差很大。

  自北宋时期开始,北方地区用煤冶铁。由于煤中含硫偏高,致使所炼之铁硫含量增加,性燥。金属延展性、韧性降低。

  所以到了南宋时期开始用焦炭炼铁,质量比北方有了显著的提高,而且产量比欧洲十八世纪的总数还高。

  但是,就这样还能被鞑靼强盗集团打败,可见钢铁产量最算是地球产量第一又有啥用?

  钢铁就是国家,这是一个伪概念!

  张国安知道。这个时候大宋工匠也能制造相当于现代普通家用钢材的钢,比如那些削铁如泥的宝剑。

  不过仅仅是“能”制造:它需要耗费数十年的时间打造,正好获得各种合金和陨铁,又恰巧如历史上古宝剑记录那样,山崩崩出了材料a、陨石落下得到材料再花费几十年,那么恭喜了,真打造出了能和现代合金钢菜刀一样坚韧锋利耐锈的宝剑!

  所以越王勾践的那种宝剑只有一把……只能个人专用。

  张国安岛主唯一能帮助胡镇北厂长的是教给他们苏钢法炼钢。

  这时就以熟铁为料铁,置于炉中,而将生铁板放在炉口,当炉温升高后,熟铁开始熔化,紧接着生铁板也开始熔化了时,马上用长长的火钳夹住生铁板左右移动,并不断翻动所有熔化的料铁,使料铁均都能均匀地淋到生铁液。

  这样,既可产生很好的渗碳作用,又可产生剧烈的氧化作用,使铁和渣分离,生产出含渣少而成份均匀的钢材。

  其实一直到后世很久,许多乡村级别的高炉仍用这种方法……

  胡镇北厂长嚅嗫了一句:“这个行业你也知之甚多?”

  这真让一直以大工匠自称他有些伤感……

  结果,他一试验,这个方法果然比先前的方法好,炼制成的好铁概率马上提高了,他立刻把这个列为不传之法,还精心地挑了几个年轻人当成自己的徒弟……其实他也只不过比别人多用过一次这个方法。

  除了生铁料从大宋进口外,他们的河床铁砂也提高了产量,特别是使用了大量的俘虏后,这种劳动密集性的工作更适合看管,他们也都知道这里是一个大岛,没有海船,他们无路可逃,而且在这里生活保障上还是不错的。

  河床铁砂的好处在于铁量高,有的都能达到七成,而且质量还好,用胡镇北厂长的话,可以直接用来炼钢了。

  流求岛上的土著一般就精选那些高品位的铁砂来打造他们为数极少的铁器。

  张国安岛主算了算,在主要原料上,他还是离不开大宋。

  例如棉花一项,他就是从年初需要,一直到年尾都需要。

  一匹五十厘米宽幅的棉布重三斤半……张国安的水力纺纱机加上人力珍妮机,一昼夜能纺纱两千斤,这还不算麻线,还不算******的需求,所以他对棉花是有多少要多少。

  还好,他的海峡对岸就是这个时候棉花的主产地之一,暂时还能够供应上他的原料需求,而且,随着他需求的增多,种棉花的棉农也增多了,形成了良好的互动式发展。

  棉布和棉麻布的热卖使得张国安和安静感觉更有资本了,当他们两个商量起济州岛计划时,安静笑着说:“只要你不亲自带队,我支持你呀,对了,如果有受苦的高丽女子,多带回一些,但是要人家愿意……我让朴谨惠去帮着招工吧。”

  朴谨惠只是说自己姓朴,名字嘛,是安静给起的……她很聪明,擅于看管水力纺纱机,被安静任命为水力纺纱厂厂长……(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