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济州岛行动 (八)

第二百九十四章 济州岛行动 (八)

  济州岛第一场战斗结束了,但是让队员们的心里波澜不兴。

  高丽军队------算是军队吧,他们绝对没有鞑靼人控制下的水军的战斗力,那一场战斗才更让队员们刻骨铭心。

  打扫战场时,他们发现一共打死了两百七十二人,日本前锋队的战斗力不可以小觑。

  鲍威队长当时看见他们上窜下跳的样子,更加明确了自己的打法:打乱敌人的阵形,然后让他们去冲击!

  自己的队员们可以跟在后面,可以保护他们,也可以攻击大一些的团伙,好在对手没有骑兵或是密集的弓箭。

  当然,他也相信,早晚他的主家也会打造出密集的火枪来!

  但是眼下怎么办?

  鲍威队长马上让几个高丽谍做分别提审那些俘虏,让他们轮流审出情报。

  结果证实,这一战,他们几乎全歼了缸坡头城的所有士兵,而这里的士兵是全济州岛的一半兵力了。

  “就这点兵马?”萧湘副队长说,“我等这不就占了全济州岛了吗?!”

  鲍威队长抠了抠耳朵,说:“莫不如先占了缸坡头城再说,我等若是守城的话,对方就是千军万马也不怕了!”

  萧湘副队长说:“若是我等占了,说不好反抗鞑靼人的势力自己就出现了,定会来找我等,何必去找他们?”

  “好啊,有道理,他们一定会来找我等的!”

  他们要去占领缸坡头城了!

  小田三郎在物领田中有源的身边轻轻说:“我们会得到‘武士的权利’吗?”

  物领田中有源遗憾地叹息说:“张岛主说过,我们自称是海盗,但是,我们是真正的军队,一切要听从那个鲍队长的指挥,再说,你确定他们那里会有什么金银财宝吗?!”

  小田三郎厌恶地看着那些衣衫褴褛的所谓军人,他们都垂头丧气地跟着队伍走。如果连军人都穿成这样,那么那里的贫穷可想而知。

  妻子已经给他回信了,说是用了五贯钱还上了高利贷的逼债,家里终于有了十贯钱的储蓄!

  再也不用为家里明天的粮食发愁了------所以。小田三郎真不怕了,他听到物领说过,若是死亡了,会得到一次两百贯钱的抚恤金!

  如果受了重伤,每一个月就算不用干活。都有十贯钱的补助!

  小田三郎什么也不怕了。

  这些海盗们行军到了缸坡头城后,果然,敞开的大城门就像是自己家的一样了。

  他们刚进去时,引起了一些混乱,但是老百姓们很快发现,人家只占了公家的地方,打开了公家的仓库,连私人的商铺都没有掻扰过时,他们马上就平静了。

  很快就有消息在私人间传出来,原来他们只是打鞑靼人和追随鞑靼人的高丽军。和其它人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老百姓马上又不平静了,因为他们还招工,那粮食可是真的大米,不是公家仓库里的杂粮。

  那些杂粮他们也派上了用场,他们用这个来和农民换牲畜,换他们干活。

  缸坡头城里的公家人都被他们扣下了,但是清点他们的公家财产时,真是让鲍威和萧湘队长失望。

  杂粮、麻布和几千贯的铜钱,别说白银了。连绸缎之物都没有。

  那个李进的家里也搜查过了,麻布居多,

  打开破破烂烂的兵器库,果然都是烂铁。有的一碰就碎了。

  唯一能让大家打起精神头的,就是所谓的官马厩了,里面有十几匹乡马,竟然还有几十头黄牛。

  招募劳工时,这里的百姓不服气,竟然是女子比男子的大米多!

  几个高丽谍做这时起了作用。他们反复宣扬,还拿出来了棉麻布来展示,让所有人都知道,女子比男人贵,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她们可以用来织出这种比棉布结实,比麻面细密的布料来,男子不适用。

  总之,一时间缸坡头城里大家都在议论这些事情。

  一家大户紧闭了大门,但是他们的正厅里热闹。

  一个主家和五六个人正在商谈着什么,他们才是三抄别将军金通精布下的棋子。

  那个主家叫金顺大,算是金通精将军的家臣。

  他说:“这些人说自己是海盗,但是不像啊,不过肯定不是鞑靼人和叛军了,这就好。”

  他的一个手下说:“未见过不抢劫商铺,强掳民众的,给他们做活,他们竟然还能先发粮食。没有听闻过------”

  “他们是否有攻打济州城的打算?”

  他的另一个手下说:“没有看出来,倒是好像驻扎在这里了!”

  金顺大有些迟疑了,说:“看他们面相,一些是大宋的人,一些是日本浪人,他们占在这里有何用处?”

  一众人都陷入了沉思中------那个家主见空想无益,便说道:“带上几色礼物,我等犒劳军队去吧,或许才会弄明白究竟。

  他们只要不是狠勇之士,皆可以成为我等之助力!”

  “甚好!”

  大家都认为主家这个想法好。

  大家认为他们喜欢牛马之物,就正好带上家里养的一些,还有其它绸缎之物,正经八百地当成犒劳军队的人去拜访了。

  鲍威和萧湘队长听闻有人来犒劳军队时,相视一笑,张主家说过,凡是要靠近你的人,都是为了得利或避难。

  我等在这里都没有理会他们,所以何来避难之说?!

  定是为了从我等这里得利,这就好,大家有的谈。

  两人一起接待了金顺大,一开始时,那金顺大看到这两人分明是少年郞嘛,心里的紧张倒是去了不少。

  鲍威队长感谢金顺大识大体,明晓大局,并指出鞑靼强盗集团对高丽国的伤害,动情之处让金顺大忘了对方的年纪了。

  金顺大真的掉下了眼泪,这些年,太不容易了。

  鞑靼人连纸张都要逼着要啊!

  但是金顺大毕竟是中年人了,很快就要探听对方的口气。

  结果他发现,对方竟然没有攻打济州城的想法!

  全济州岛的财富在那里啊,海盗哪里能有这样的想法!

  这逼得金顺大表态了,说:“何不一鼓作气,拿下济州城,那里才有金银之物?!”

  你们都轻而易举灭掉这里一半的兵马,何不乘胜而为之?!

  鲍威队长的回答差点气死人了,他说:“他们没有扣压我的商人,也没有惹到我,我为何去打他们!”

  金顺大当时就直翻白眼,你们到这里只是为了一个商贩?!

  萧湘副队长咳嗽了一声说:“我以为,济州岛从了鞑靼人的管理,本身就是错误,但是不知道如何处置他们!”

  金顺大马上狂喜说:“在下知道啊,且听我说!”

  鲍威和萧湘队长偷着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他要露底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