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零一章 给海盗一个活下来的机会

第三百零一章 给海盗一个活下来的机会

  王征队长的这支商队需要天竺加祖拉特港的香料和上等棉布,还有他们的棉花,同样,这里的商户对他们的货物也是更加喜欢。

  他们在这里牙商的促成下,各取所需,扣除一些必要的费用,双方都认为自己挣到大钱了。

  这就是海洋商贸的好处,如果能正常持续下去,各种文明和不同的文化会慢慢交融,天知道会有什么变化。

  但是张国安知道,这个过程千万不能被打断。

  大宋的经济问题,张国安心知肚明,他们已经铸了够好几代朝代用的铜钱了,只不过,由于他们的商品对外境来说,太过于强势,太多的钱钞沉淀在民间的富商大户手里,除了发展海贸,运回来能吸引他们消费的货物,没有其它的办法。

  大宋铸了那样多的钱,但是却缺钱……根据物质不灭论,那些钱去哪了?

  海外囤积了?这是一个伪命题……目前的世界,没有哪个国家和地区的产品能与大宋媲美。

  大宋的钱钞,就是存在民间,只不过正在变成“铜矿”。

  所以,张国安必须搅局,放水和不断推出新事物,让整个大宋的经济活起来。

  这样,大宋政府才会收到更多的税收,才有实力对抗鞑靼强盗集团。

  只不过,他现在的力量太小,但是,毕竟慢慢开始撬动了一些,局面还是有了一些改变。

  这一次远洋的贸易,意义也许就在这里……在规模上,必须以各种香料为消费必需品,拉动上层社会的消费。

  启航回归时,他们换成小二当队长了。

  他们又一次到了狮子城……这里肯定又下来了新的桂皮,细兰桂皮和渤泥龙香脑一样,永远是畅销货,不怕多带的。

  但是,原来的牙商告诉了他们一个不好的消息……细兰岛东北部的泰米尔人,听说他们在海路上组织了众多的海盗。专门等着他们大宋的商船回归!

  蔡二郎船长当时就乐了,说:“我等来时是行北路,可是还有中路、南路,茫茫大海上。他们上哪里围堵?!”

  王征副队长的眼睛当时就眯眯上了,说:“还走北路,再给他们一个狠一些的打击!”

  小二队长想了想,说:“不了,能避开。就避开吧,我等是来求商贸的,何苦结下更深的仇恨呢?”

  王征副队长说:“你竟然怕他们了?!”

  小二队长摇了摇头,说:“不是怕,而是不愿结下更深的仇恨……”

  王征副队长心中大怒,但是现在小二是队长……

  蔡二郎船长这时候已经和那个牙商细细聊过了……那个牙商虽然也是听说的,但是在细节上,还真能说出一二来。

  这里的牙商当然希望他们这样的海商多一些,最好天天都有海商来,所以。他天然关心他们的安全。

  蔡二郎建议说:“只要平安回去了,家主定会满意之极……这一次收获颇丰。”

  小二队长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在海上避开可能有埋伏的线路。

  王征副队长气坏了……但是现在小二是队长。

  他在自己的行程日记中狠狠批评了这种懦夫一般的决定,这时,心情好了许多。

  回来的时候就比较平常了,无论是天气,还是海况,都是非常不错,特别是在经过张国安主家命名的马六甲海峡时,原先总有一些地方,有觊觎的海盗。现在都没有了。

  王征副队长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死亡,才是海盗最大的威胁……”

  他相信张主家能理解自己,因为在海盗最多的大宋南海上,虽然还有海盗悄悄的跟着他们。但是,当他们一放火炮时,无不落荒而逃,他们一定是听闻过我等的历害,否则,不会如此。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张国安主家竟然不甚同意他的杀人立威方式。

  他说:“抓获了那些海盗,不如把他们先放到一个无名岛屿上,等着凑多了,正好拉来当劳力……”

  王征说:“那为何吊死那些鞑靼人,而不让他们劳动呢?”

  “这是两回事,小王征,那些鞑靼强盗破城后,从不给别人活路,他们全靠屠杀来威慑下一个城,这不是正常人类社会里应该有的,他们是全人类的死敌,所以只能表明我们的态度,也正好让那些俘虏明白,谁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鞑靼强盗可以消灭光,但是海盗不可能消灭光,只是生产力的发展不均衡,就会有人想这个办法……”

  “张主家,那么,我等要是改变不了那些海盗呢?还有那些有血债的呢?”

  “小王征,肯定有侥幸逃脱审判的,但是,或许会使大部分人转变过来……现在在八道河地区的这些俘虏,我们就转变了很多……鞑靼强盗集团是一个整体的集团,杀人得利,已经是他们谋生或发展的唯一手段,现在北方草原风调雨顺,本来放牧已经可以过上好日子了,但是,他们回去吗?

  现在还正在准备重新抢劫大宋呢,他们不是被生活或者生产力逼迫的,他们是真心真意选择了这种生活,弄不好还享受这样呢……”

  这是真的……

  张国安多次转述过大头目忽必烈爷爷成吉思汗的名言:

  男子汉人生最快乐的事,就是杀人性命,夺尽其所有财产,使其根绝,骑其骏马,纳其美貌之妻妾,令其亲属痛哭,再****其妻女……

  这不是张国安的栽赃陷害,是史实。

  而且,从他们的作战后的结果来看,他们也真就这样做的。

  这是真正的言行一致……不用张国安多说,没有一个半大小子不信,因为这样的传闻也就太多了,此时,大宋对等从北面渡江跑过来的汉人,甚至是原先的辽人或金人,都是给予接纳。

  他们不经意间的叙述,往往都成为铁证了。

  王征终于明白了张国安主家必杀鞑靼人的原因,真的与自己杀海盗不太一样……

  张国安看着王征的表情说:“给海盗一个活下来的机会,并不代表不用保护自己,一但感觉到自己或是队友有危险了,还是要选择消灭他们,你好好想一想,两者并不矛盾。”

  鞑靼强盗集团已经在屠杀与抢劫中有了享受感,他们也是真心选择去这样做;但是海盗或可能有因为生活所迫而选择这样,可以给他们一个活下来的机会。

  王征点头表示明白了张主家的意思。(未完待续。)xh:194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