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零五章 利益要一致……

第三百零五章 利益要一致……

  鄂州水军统治王万的意思很明显了,大家都是一个体系,不能单单只是自己一家挣着大把的钱钞……大家也都缺钱钞。

  上一次,吕家借用战船,拉回了许多军用之物。

  接着,鄂州城和江陵城里的商铺中多了许好卖又便宜的货物……这里是前线,在这个特殊时期,当地文官的力量不足以抗争武官,所以,就算他们知道这里有猫腻,也不便于深究。

  所有人都知道吕文德制置使与平章贾似道的关系密切。

  但是,武官们看着眼红……可否带大家分上一份?

  鄂州水军统治王万的意思就是这样,还真不是为自己的利益而敢向上官求财,他背后站着一大串武将,而且还江陵府方面的人马。

  江陵城是长江中流的一座重镇,当年鞑靼强盗集团第一次攻打大宋时,襄阳府丢失了,当时京湖制置司便移治到了江陵城。

  那时他们马上又攻打江陵城了,当时整个大宋都陷入危局,如果被他们占了江陵城,他们既可以西攻川蜀,又可以沿江东进,还可以南下湖湘,后果不堪设想。

  最后启用了大将孟珙才将对方打退……由此也可以看出襄樊城、鄂州城、江陵城三者之间那是唇亡齿寒的关系,所以,这里名义上是一个大军区,但是,武官之间的等级不似文官那样看重。

  有钱钞大家一起挣,有难大家才能一起抗,就这个意思吧,只不过无法明说。

  吕文德置制使知道自家在鄂州和江陵两地挣了多少……所以,他笑着说:“不如这样,鄂州城和江陵城的军用之资,也可以与我一起置办,但是,需要王统治单独上书一封。”

  王万统治的官职要比吕文德低,当时马上笑着拱手道:“谢吕置制使指点在下。这就去请命……”

  送走王万后,吕文德马上召来六弟吕文焕,让他去一下江陵城,然后再去鄂州城。准备整合一下两城参与的军队势力。

  吕文焕马上明白了大哥的用意,这才是真正要把大家捻成一股绳。

  眼下是这个时期一个难得的机会,在大宋一代,从来都是文官仰制武官。

  武官有管军队,但是却要听从军盲文官指挥。这样的结果不必多说……难得的是,先前仰仗贾似道临时耍些小聪明,又有大将孟珙卖了死力,最重要的是打死的大头目蒙哥,让大宋逃过一难。

  这时,从宋理宗时代开始,地方军官,比如制置使这一类的官职,他们拥有了超越文官的权力……要不然吕家军事集团也不可能形成。

  但是,由于长时间听从文官调遣。军队内队上下级的关系,往往成了象征性的,竟然还出现了手下的军官不听从上级军官的命令,却去听文官的指挥的怪事情!

  他们军队内部的关系相当松散,算是一种常态吧。

  所以靠军级压服手下,绝不是好办法,但是如果靠利益呢?这可就大不一样了……吕文焕对大哥的安排必领神会,如果大家关系紧密些可以多得好处,那么,一定能捻成一股绳了。

  大宋朝的军事战果其实就是一个悲剧。

  从字面上和数据上算。他们竟然还能占了六成七成的胜率,但是这是历史小白的算法。

  何为大捷?金军围攻一个城池,一个大宋将领守住了城池,可是任由金军在外劫掠。结果金军抢了许多妇女,财富等走了。

  金军认为胜利了,因为打了许多草谷;宋将也认为胜利了,保住了城池。这对大宋朝来说,保住城池就是大胜,就要写进战功。

  宋金交战。五千金军铁骑对抗三万宋军步兵,结果宋军死了二万多,金军死了三千多,金军最后退去。

  宋军认为这是场大捷,因为金军率先退去,不是大败了,为何要退去?

  况且有三千女真死亡,这不是大捷是什么?至于自身伤亡被忽略了。

  这就是宋朝的大捷,他们的大捷往往是击溃战,而不是歼灭战。

  打仗,汉唐是包饺子,宋朝是赶鸭子。

  包饺子,是彻底消灭敌人,是歼灭敌人,打的是歼灭战;而赶鸭子,是将敌人击溃,敌人不敌,最后逃离而去。

  汉唐很少打战,可是一打仗就是灭国大战,一打仗,就是全歼敌军,不留一丝情面;而宋朝打仗,却是赶鸭子,敌人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最后是打蛇不死,反咬人。

  当年宋太宗时,北伐辽国,十战十胜,可是只是在高粱河一次战败,就是一败涂地,这是为何?

  那是因为北伐辽国打了十次胜仗,都是击溃战,每一次胜利都没有伤及辽国根本,更是让辽军主力跑了。

  在汉唐时代,何为大捷?只有灭族之功,勤王之功,才能成为大捷。收复河套,收复河西走廊,覆灭匈奴,灭绝突厥,这才能称为大捷!而在宋朝只要是守住了城池,就是大捷!这就是差距!

  所以说,从纸面上看,大宋朝对外战争,交战规模万人以上,得胜率超过了六七成,有人大惊小怪;而被认为是军事最强盛的唐朝,却在对外战争中胜少负多。

  但是唐朝却是有着盛唐的称呼,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所以,吕文焕绝对把这次联系其它诸将的事情看得很重,甚至他建议道:“大哥,我家可以让利于他们,但是大家共同杀伤来敌,愿这三城成为鞑靼大军的陷落之地,让他们无处可逃……”

  吕文德制置使高兴了,两个人出去走走。

  那田地上的棉花即将成熟了,那玉米地里的玉米都已经收割了,剩下的玉米杆,据说晒干了后可以当成柴禾,只要最后把草木灰重新洒进农田,便可肥地。

  再远一点,似乎还可以看到有农民在地里挖着遗漏的土豆……

  这是一个秋高气爽的一天!

  吕文德制置使得意地说:“现在,我襄樊之地军备之丰,从未有过……若是鞑靼人来攻打,正是我求之不得……”

  六弟吕文焕说:“若是其它两城金城合作,纵鞑靼人有万条战船,也不是我等的对手,此处,才是我吕家的根基所在!”

  “甚是!六弟前去,我放心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