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零六章 限制藩镇经商的办法

第三百零六章 限制藩镇经商的办法

  事实证明,只要有了巨大的利益和正确的分享方式,就没有不团结的集体。

  在吕文焕的暗中分配下,一个庞大的水泥加工业形成了。

  当然,这里相比较而言,张国安岛主自有的加上其它商家的加工业,和他们的规模一比,竟然不足人家一成的产量,这才几个月的时间,襄樊、江陵、鄂州就送来了大量的工匠和物资,以至于张国安岛主根本没有做好接待准备。

  吕雄管家接到了吕家家族的长信后,笑着对张岛主说:“张岛主,此事不要你操心,无论如何,该付你的一成海关税,照样付给,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操心吧,我先前都说明白了,他们心中有数。”

  果然,人家根本没有用别人管他们,几个带头的掌柜互相一商量,确定了分成问题后,工匠们搭起帐篷来就干活去了。

  特别是在流求北部的一道河地区,多了数千人去挖火山灰,多了数千人去烧石灰,多了数千人去烧火山灰式水泥,几个月间,那里就多出了数万人,还有他们的家属。

  这个产量就翻几倍增长了!

  还没有算上扩大后的八道河地区的罗马式水泥产量。

  几个月下来,江陵城和鄂州城的需求量随着产量的提高而更加提高了,本来靠近江边的城市就更加需要这物件的。

  三个大城之间的产量分配合理,生产热情极高,再加上八道河地区其它的货物,他们联合起来经营,利润空前大。

  这个时候,别说什么民族性,也别空喊什么口号,人家吕家军事集团现在扩张成了京湖地区军事集团了。

  谁说他们武将之间不会搞团结?!

  张国安岛主事先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个变化,他感觉有点控制不住发展的速度了,事情发展的太快了------会不会尾大不掉。到时候自己都控制不了了?

  还没有等他想出什么办法来,好的,大宋的文官集团发难了。

  按大宋先前的军制,宋代军事指挥系统由枢密院、三衙、兵部共同掌管。

  其中。枢密院掌管全国军事调动,直属皇帝管理,拥有对宋朝正规军的调动权;三衙分化禁军的指挥权,三个部门共同领导禁军部队;兵部隶属于尚书省,为了防止宰相对军国大事的干预。宋代兵部只掌管兵卫、仪仗、卤簿、武举、民兵、厢军、土军、蕃军等非正规军,同时负责武将升迁管理、地图仪仗等。

  看得眼花缭乱没有关系,只要明白一个核心问题就行了,大宋官家就是要把对军队的管理搞成平行、交叉等复杂化------就是对军队不放心。

  大宋到了南下的时候,有所改变了------枢密院的军事领导体制虽然基本保留,但朝廷控制军队的能力已削弱,枢密院的军权也随之缩小,特别是宰相一直是兼职主管军队了,不再与别人分权。

  特别是鞑靼强盗集团第一次攻打大宋之后,因为迫切的军事需要。文官的控制能力进一步下滑,地方的制置使往往是军政一把抓了,所以,吕文德军事集团能利用这个短暂的时期崛起了。

  但是,这不代表文官集团没有话语权,就算吕文德再与平章贾似道关系紧密也不可以,京湖地方的武将集团现在成了针插不进,水泼不入的铁板一团了!

  御史台不得不出面替文官们控诉京湖地区武将们私下里勾结,与民夺利,扰乱市场。影响民生等等问题。

  甚至平章贾似道也写了一封信,公开指责吕文德制置使,眼中没有大局观,不懂全国一盘棋。很有地方主义的发展倾向------就是这个意思吧。

  水泥那么有用,你不先想着朝廷??

  好吧,吕文德老脸一红,自己这吃相太难看,还要把更多人拉进来啊。

  于是,最近出产的一批水泥全献给官家了。先修临安城防------吕文德的意思是,我奉献了还不行吗?!

  结果临安城一用上,发现用处太大了------平章贾似道又写信批评,大宋朝廷又不是白白要你的,此物以后禁榷了!

  这意思就是只能由朝廷专卖了!

  宋初时期,藩镇官僚势力犹存,他们结团经商,所获甚巨,这不得不让当时的官家忧心忡忡,于是,使出了禁榷之计,就是宣布某些利大之物只能由朝廷来经营,其它人和势力皆不能从事,违者必究,这有力地打击了当时藩镇官僚的势力------后来,当藩镇官僚势力渐渐被打掉后,禁榷的政策有些限制商贸发展了,海商们也不傻,你大宋政府把利大的货物都低价买去了,我等不挣钱钞,莫不如结营你没有禁榷的货物,利小一点也比先前强,再就是民间走私之风大炽。

  大宋朝廷不得不宣布解除了诸多的禁榷,最后只留下十种,这样,商贸才又开始活跃起来。

  文官们担心的就是藩镇经商的现象,倒也不是跟吕文德军事集团做对。

  因为他在第一次抵抗鞑靼大军的战斗中,表现不比孟珙大将军差,是倚之重将。

  所以,平章贾似道也祭出了对付这样现象的老办法,你经商可以,但是,我禁榷,你只能卖给我大宋朝廷,由朝廷再来第二次分配。

  当然,该分发军需之物,也还是要分发的------

  吕文德制置使骂了一千多声娘后,不得不答应了,他和刘整不同,无论多么不满意都不能背叛了大宋投靠鞑靼强盗集团,三观不符。

  这个不必过多说明,后来,能有十万士子陪小皇帝跳海,不是虚言,喝人奶长大的,和喝狼奶长大的,实在不太能兼容。

  当然,也不是要走极端,总能有适应环境的人活下来的。

  吕文德骂娘是因为损了他的利益,但是也不是没有赚头,因为对他们来说,这个水泥就像没有成本一样,说实话,他们没有人力成本的概念。

  由此,这个生意开始不瘟不火起来。

  大宋市舶司笑了,他们肯定不会付出钱钞来直接购买水泥,他们给了盐引,去吧,你们可以直接卖盐了。

  而市舶司却可以转手卖民间水泥了,价格还挺高,只能是富户买得起。

  有骂娘的,有笑的,张国安岛主却哭笑不得。(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