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一十六章 不能让对方变聪明

第三百一十六章 不能让对方变聪明

  那个副将在下龙湾基地的大食堂里,拍着有些油腻的长条饭桌,声称要尝一尝琉球国的美酒。

  郭勿语队长这个时候满心都是欢喜,连忙让人煮了一盆的手撕鹿肉,弄了蒜泥和酱油……上了一小坛子大约二十度的椰子酒。

  自从主家连续搞出什么蒸汽锅炉后,各种类酒的产量一下子就增长了,不像过去那样,只能尽量加工酒精,很少提供让人喝的。

  现在嘛,连这里也时不常喝上果酒了,运送到这里的酒,是队员们最喜欢的椰子酒。

  那个副将也非常喜欢椰子酒,他从来没有喝过这样高纯度和清度的果子酒。

  他连续几杯椰子酒下肚,又甩开腮帮子吃了几大块肉,脸色就泛红了,精神头就更足了!

  郭勿语队长恭敬地说:“在下是小国,物产不足,但是将军索要之物,在下千方百计会去想办法------”

  那个副将豪气随着酒劲儿上涨,说:“你这个少年郎,嘴真甜,我若是要了你的海船------不行,你没有吃饭的家伙了,不妥当,不过,看你们穿着上如此寒酸,你的麻布会是如何?!”

  郭勿语队长连忙示意手下,去把麻布拿来。

  那个副将接过来用手一摸,眼睛都圆了,这比天竺麻布都好,差不多要比上吉贝布了!

  他当时就喊道:“一年一千匹如何?!”

  郭勿语队长大喜,但是装作沉思了一下,说:“------好说,好说,过些时日,我着人送到交州军营!”

  “哈哈,不是军营,那是陆军的营盘,此处瘴气太盛,陆军走不到这里------是水军营。只要提李副将就行!

  再送来五百斤椰子酒,十条鹿肉,我水军还会保护你!

  离这二百余里,有浮水洲岛。岛上有巨盗上千,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若是他们前来袭扰,你可以闭寨自守,派人速去我那里求援。若是有空,我可以来救你,你上交的这些物件不算多------”

  郭勿语队长装出心疼的样子,无奈地说:“将军大人,若不是本国岛上急缺引火做饭之物,我等也不可能跑这样远,付出这样大的代价来开挖石炭------”

  那个副队长心中一动,想告诉他这大海里海岛甚多,随便择一处,伐木烧炭。易于反掌,何必苦苦挖地下的脏物?

  但是一想到他们要是走了,上哪里弄这些白得的物件?!

  于是强忍了下来,没有告诉他,不能让对方变聪明了。

  临走时,郭勿语队长就先给这个副将带上了一些礼物,说不久后,等凑齐了一年的物件,再派人送到交州水军营。

  那个副将还说半年之内准备齐了就可以了。

  郭勿语队长目送那三条战船远离之后,不由得不哈哈笑了起来。真正的琉球国人,琉球国太子说:“我得到了一个教训,凡是自认为是大国的,往往会让人耻笑------要让别人认为才对!”

  郭勿语队长笑意未绝。说:“难怪张主家一直让我等对人谦和,千万不要以强凌弱,如今,我更加明白了。”

  他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答应下的价钱会让张主家不高兴。

  张家主曾经说过,凡是用钱钞可以解决的问题,全不是真正的问题。

  真正的问题。都是靠钱钞解决不了的,比如鞑靼强盗集团,他们就无法买通,因为他们要一切,包括他人的性命。

  他把有关的情况都写了,还提到了浮水洲岛的巨盗,指出他们或可能是今后的一个隐患。

  张国安岛主接到信后,看了看地图,他算了一下,只能是指那个时空的白龙尾岛了。

  该岛距大宋琼州最近处130公里,距安南国为120公里,面积为三平方公里。

  它四周悬崖峭壁,岛上为平缓的丘陵地形,每年的5月到8月为雨季,10月到来年3月为旱季。

  张国安岛主不信在这个时空,那个岛上可以能够让上千人居住-----明显是在后来很久才开始正式打井的,正式有了渔村也是在20世纪三十年代。

  张国安岛主用手指点了点这个地方,此处正好可以当一个货运周转之地,不论是对安南国还是对占城,它的地理位置极佳。

  他画了一个简易的海图,写了一封信,又随着运煤船送给了郭勿语队长。

  至于他答应下来的物资条件,张国安岛主想都不想就同意了,那些东西加一起也不值五百贯钱,而且还得到了一个理论上的帮手,这是多么好的事情。

  张国安岛主的意思是,先派人去探明一下,如果自己能拿下,就直接拿下,如果对方真是人多势大,就通知他,可以增派人手,千万不要冒险。

  那里最好建一个货物周转处,如果把挖出的石炭暂时堆放在那里,可以加快周转的速度,那样,就变成了一天半一个来回了,出产更多。

  郭勿语队长马上明白了张家主的意思,这个地点好啊,用处甚多,到时多多打几口井就可以了。

  张家主还说那里周边全是渔场,鱼获甚多,而且岛上远比别处干燥一些,可让人居住更加舒服,可不过不适用木板屋,一年总是经过一二次巨风,或能摧毁木屋,砖瓦房则无忧了。

  郭勿语队长马上从招募的安南人中,挑了两个机灵些的,带着一些物件冒充是商贩,让他们去那里探听一二,回来报信后,重重有赏。

  浮水洲岛此时是无人岛,也只有海盗和他们的家属暂时落脚。

  现在,那里还真有三百多名连带着家属的海盗,或者算是渔民。

  他们都是安南国和占城两地混不下去,或是有罪之人,带着家属逃到海上谋生,久而久之,经过厮杀或是吞并,变成了一大伙人。

  可战之人,也只有一百来个。

  他们的带头大哥原本是安南国的一个渔夫,后来与当地的渔霸发生争执,一怒之下杀了对方,带着家人跑了出来。

  此人姓阮,名大郎,讲义气,有勇力,慢慢就收服了散落的海盗,成了一个大伙儿。

  他们说是海盗吧,还有些夸大了,其实更算是海偷。

  他们最常见的作案手法是,到某个港口,藏好,等夜深人静时,偷偷划着小船,大家互相配合着上大海船上面偷。

  偷着了,是白得,被找了,挨顿打,如果见官了,到时候也好赎出来。

  当然,如果遇上船型较小,势单力薄的商船时也会下手抢。(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