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细节的差距

第三百二十四章 细节的差距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这个时候,张国安岛主打死也想不到,事情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吕雄主事得意地说:“那个因为贪污军费,背叛了大宋的刘整,整日盘算着挡人财路……嘿嘿,这一场大战,至少让他老实三年,若不是我的主家不想把事闹大,早就把他们一锅端了!”

  在吕雄主事的介绍中,张国安岛主没有想到,他们还真的和刘整大战了一场,这个变化还真和自己有点关系。

  原来,流求水泥统统被大宋政府宣布为禁榷之物,搞起了垄断经营后,大宋政府只能用所谓的盐引来充当流求水泥的购买成本……这个也算是硬通货吧,有了它,你就可以自己卖盐了。

  京湖集团开始四处卖盐……盐确实是必需品,但是市场总有一个容量度啊,就是你再降价,它也有一个饱和度。

  现在井盐已经彻底被海盐打回四川以西了,而且海盐正在向着更西处发展。

  京湖集团发现自己开始需要更大的市场了,一个小小的榷场容量太小,不到一万匹的棉麻布就饱和。

  这个地方的人已经学会了一种新的制衣,叫棉袄,据说是卖布的人教的。

  用两层棉麻布,里面絮上棉花缝制好,整个冬天都不冷……鄂州冬天经常下雪。

  还有棉手套,冬天套在手上后,不冻手。

  由此,棉麻布大卖,棉花也大卖……

  前文说过,棉花很早就传进来,只不过一开始是当成欣赏花……到了大宋时期,才开始在福建、广东、四川等地区成规模种植。

  到了南宋末年,棉花传播到长江和黄河流域的广大地区了。

  但是。大宋种植的棉花都是非洲棉和亚洲棉,本来质量就不太好,产量也低。

  可张国安岛主提供给吕氏集团的棉种是后世陆地棉的改良良种,质量和产量不是一个级别的。

  京湖集团中的江陵城和鄂州城的武将们都听到家族里从商者的抱怨。盐太多,棉花太多,卖不出去了。

  武将们也闹心,总不能拿着钢刀去逼人买吧?!

  有商人出主意说:“北方更需要我等的货物,但是他们却又无法买到!”

  武将们马上明白了。这是要武装走私的节奏……可以的,用战船来向着北方走私!

  吕文德与四川地区熟悉,所以他们经常往川西和川北运,果然好卖了一些。

  但是夔府行省兼安抚大使刘整不让了,你吕家也太疯狂了吧,不交税不说公开用战船武装走私!

  此时,刘整在成都路军马经略使刘黑马的大力支持下,正专心制船练兵,韬光养晦。

  他一边窃取京湖集团在江陵、鄂州和襄樊三处的军事情报,一边尽量模仿对手的武备。

  当他感觉准备的差不多时。他想狠狠打击一下吕氏集团。

  最后,他确定了地点为宜宾县。

  这一年,叙州安抚使郭汉杰为对付鞑靼人的骑兵,筑成了登高山城,同时将叙州治宜宾县治同迁到登高山城,这意味着,他已经放弃了水路。

  吕氏集团竟然在这里同时也建成了商站,向着川北和川西进行疯狂的走私,很多货物都卖到成都了!

  刘整观察过,吕氏集团一般都是出动三条战船行动。他为此准备了六条……他也学着吕文德战船的样子,用床子弩和抛石器分别来打击来船。

  纵火之物很好找,那种可以爆炸的铁球嘛,他费了一些事情。最后工匠献技就是只能将球壁铸薄一些。

  最后试验时,果然威力大增!

  只要战船数量上超过了对方,就不怕了!

  于是这场摩擦开始了------一开始时,吕氏集团的三艘战船果然中了对方的包围圈,当他们到了宜宾县的江面时,从两边的河衩子里。先后冲出了六条战船!

  双方也不打招呼直接开战,一时间弓弩乱飞,铁球乱飞。

  吕氏集团的战船武器比对手的作战距离要远一些,刘整的战船比对方要多一些,双方陷入了狗斗阶段。

  吕氏集团战船上的货物有船长的一份,也有水军们的一份,他们绝对和对方拼了。

  刘整的战船都是挑出来的英勇之人,听说谁抢了货物就是谁的,刘整大人是不要的。

  双方都拼了。

  结果,吕氏集团的两条战船,在江面上燃起了熊熊大火,而刘整的三条战船则是聚堆着火了------因为他们的舵和帆都打坏了,撞在一起了。

  吕氏集团的那条战船,都来不及救跳水的战友了,为了保命只能落荒而逃。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大怒,拍案而起,骂道:“刘整,贪污犯也,竟敢伏击我船,马上增派战船,在长江上讨回这个面子!”

  夔府行省兼安抚大使刘整大怒,拍案而起,骂道:“吕文德,一个卖炭起家的商贩,你们六条战船他们三条,竟然能让人家打沉了自家的三条,而且让人家跑回了一条!”

  负责这次伏击战的是一名水军统制,他实话实说道:“非我水军不勇猛,只是无法靠近他们!每当我等想跳帮夺下他们的战船时,他们就用一种酷似老虎的武器打我等------死伤甚多!”

  刘整大愣,说:“他们又出了什么古怪武器?你们可曾让人打捞上来?”

  “正在组织人手打捞,不日就能出水。”

  最后他们终于打捞上一件,在军营中把情况和工匠说了,此物可冒火和烟,还有巨大的声响,打出无数的石子,中者非亡即伤。

  那工匠摸了摸那虎形炮筒,嗅了嗅味道,便说:“先前听说过,他们有用竹筒喷发火药,名曰突火枪------这不过是改成的铁筒罢了。”

  刘整大喜,说:“尔等可否铸出?能铸出我有大赏!”

  “想必没有铸钟难,小的一定能铸出。”

  结果,第二次战斗猛烈了些,双方一共出动了三十七条战船,刘整有二十条,吕文德有十七条。

  这场河战打起来,在大宋文人看来,是惊天地泣鬼神之战。

  无数的弩箭在天上飞舞,能遮天蔽日了;无数的霹雳弹来来去去,个个如同流星了!

  长江之水为之一滞!

  最后的结果,面子让吕文德找回去了,刘整二十条战船被打着了十五艘,而吕文德只损失了五艘------双方都没有近船跳帮,只是远远地开战。

  刘整没有滑轮组上弩弓,也没有对方的火药药力足,就这一点差距让他吃了大亏。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