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二十五章 谁引发了军备竞赛?

第三百二十五章 谁引发了军备竞赛?

  夔府行省兼安抚大使刘整是一个会审时度势的人,他很快就明白了现状。

  在金末时,他会毅然从一个金国人转变成一个大宋人;在大宋末年,他会毅然从一个大宋人转变成一个鞑靼强盗集团的人,他靠的就是这种能力……至于转变的原因,他才不理会,因为他知道,历史一定会为自己这样的人找到借口和原因。

  他明白的现状是,再这样打下去,他的战船会打光了。

  而且,他纯粹是在消耗,而对手,似乎越打越强……现在,吕文德这个臭卖炭出身的,竟然一次出动了三十条战船来走私,他打仗能挣到钱,而自己不管输赢,损失就损失了,一个四川路的支持还是不够的。

  这个时候历史回归原样了。

  他屡次上奏要求从襄樊之地开打的请示,终于得到了忽必烈大头目的注意。

  鞑靼强盗集团不可能容忍大宋的存在,这不符合他们的生存理念,必须要消灭对方。

  但是从哪儿打起,这个争论太大了。

  1267年,刘整暂时停了与吕氏集团的军事摩擦,因为大头目忽必烈召他入朝了。

  在朝廷上,他再一次向大头目忽必烈献策,说:“宋主弱臣悖,立国一隅,今天启混一之机。臣愿效犬马劳,先攻襄阳,撤其扞蔽。”

  当然,当时群臣马上争吵起来,从哪一路开始正式攻打的看法都有,一时间争吵不断。

  事实上这个时候由于当初蒙哥大举猛攻的失败,使众人一度丧失了吞灭大宋的信心,无论从哪一方进攻,大家的信心都不太足。

  这时,刘整铿然有声地说道:“自古帝王,非四海一家,不为正统。圣朝有天下十七八,何置一隅不问。而自弃正统邪!”

  这一句话惊醒了昏昏欲睡的大头目忽必烈,对,咱是帝王啊,有道是刀把子里建帝国。不统一天下,何来的正统!

  他突然从龙椅上跳将起来,从腰间抽出钢刀,大喝曰:“朕意决矣!”

  这一下子,群臣也马上统一了思想。坚定了信心。

  夔府行省兼安抚大使刘整眼含热泪,看着英勇的大头目,真是我的明主啊,吕文德,你倒霉了……他当时想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这个时候,鞑靼强盗集团已经基本完成了军事物资的准备,可以开始大规模抢劫了。

  刘整高兴的是,他所需要的军用之物,开始源源不断到送来了,重点是向着襄樊地区进攻!

  只要等到明年。他们大兵一出,蜀中和两淮之间的襄樊两城必破!

  吕文德看到刘整的水军不再出动,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擅启战端这个罪名可承担不起。

  于是双方又回归先前的局面,你不打我,我也不打你……吕文德从牒报那里听到了刘整又开始埋头打造水军,据说又有打造五千条战船的计划。

  吕文德这段时间本来感觉不太好,心口发闷,但是上一次大战让他神清气爽,感觉好极了。你要打造5000条,我打造六千条!

  吕氏军事集团现在有这个条件,他们的走私活动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利润……而且,明年他们还要准备加大棉田的亩数。去年和今年的棉花让他们挣了大钱,所以,他们确实感受到了,自己的地方越大,就得利越多的现实。

  双方又一次开始了军备竞赛。

  刘整的背后,站着整个鞑靼强盗集团;吕文德的背后。站着整个京湖集团……江陵和鄂州两城,也开始和襄樊地区越来越形成一个紧密的集团。

  整个长江水系可能充满了丁丁当当的造船声……一切都笼罩在战争的阴云之下。

  所以说,吕文德的胜利,是整个吕氏集团的胜利,这不能不让远在流求岛的吕雄主事高兴。

  张国安岛主认真听完吕雄主事的介绍,他心里大发感慨,只要有了自己切身的利益,大家都会蛮拼的!

  这可以说是海盐之战,也可以说的走私之战,京湖集团,真有可能凭借三城之地,死死拖住鞑靼强盗集团!

  那么正好也配合一下,自己在海边不能让鞑靼人轻松了!!

  黄祖队长完全明白张国安岛主的心思,而且他对冒充海盗的想法大加赞叹,这不会给任何人添麻烦……

  先前,他们从黄岛造船厂带回来的工匠在八道河地区真正过上了好日子。

  他们有工钱,果然如同许诺的那样,每个月都按时发放,从不拖欠……而且,他们真的有自由,有休息日子,还可以请假,去大宋走一走。

  而且,来往八道河地区的商贩也越来越多,一些日常物件,很轻易的就可以买到。

  由于他们当初都是以家为单位搬来的,张国安岛主趁机缩小了实物供给制的范围,只要钱钞发够了,人家自己就解决了问题。

  经济上他们是自由的,而且收益合理;人身上他们也是自由的,甚至就是想回到鞑靼人那里也可以……当然,没有人想着回去,鞑靼强盗集团的匠役制度简直是工匠们的恶梦!

  一人当工匠,全家皆为工匠,而且还世袭……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没有任何自由可言,也许只有张国安岛主知道,后来的朱重八完整的继承了这一点,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黄祖队长当然看到了那些工匠们的干劲十足了,张岛主对那些黑白长枪队队员都颇为照顾,解除了他们奴隶的身份,更别说他对工匠们有多么善待了。

  黄祖队长对张国安岛主说:“我且去密州造船厂,能带走的我都带走,带不走的,我就烧了他们的船厂,让他们几年中无法造船……那些工匠嘛,我也同样带回来!”

  张国安岛主说:“能带就多带一些,别让他们给鞑靼人出力,自己还痛苦,这里的工作有的是……哪怕就当一个伐木工呢!”

  黄祖队长认真地点点头,是的,用张岛主的话说,现在,这里的自然资源几乎是无限了,只需要劳动力开发出来,转眼间变成钱钞。

  他马上招来自己的手下,开始研究起密州的情报了。

  密州造船厂其实就是原先几个民办厂子合起来的,他们都是被鞑靼强盗集团强行征用了,没有厂主敢说个不字。

  那些厂主终于领教了鞑靼人的厉害,他们比大金还不如,分文不付就让人做活。(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