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只能耐心等待

第三百二十八章 只能耐心等待

  此时,已经进入到1267年的冬季,整个山东地区的平均温度已经很低了。

  山东路板桥地区的市舶司使姚麦大人这一天起来后,感觉精神头很足。

  他昨天晚上睡的是丝棉套絮棉花被褥,很暖和。

  临出门前,他慢慢穿上鲸鱼皮皮大衣,每天早晨都要出去走走,巡视一下自己的地盘。

  他的鲸鱼皮皮大衣是以丝绸为衬,以樟木裹皮为扣子,有些紧身,还有些沉重,但是非常挡风。

  他还戴上了高筒皮棉帽子,套上了皮棉五指手套,脚上蹬着皮棉靴子。

  这个清晨,他走在北风凛冽的寒冬中,却一点也不感觉冷。

  这一套装备是他专门从流求八道河地区买的。

  它本来是张国安岛主为自己在北方地区活动的队员们准备的,比如鲍威队长那一队,还有即将出发的黄祖队长这一队。

  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明白,北方地区的冬天是多么的寒冷。

  就算这个时空明显比那面的世界偏暖和一点儿,但是,北方海面上的寒冷,也不是正常人能抵卸了的。

  姚麦这个冬天接触张国安岛主派来与他联系的人时,就对他身上的装扮感兴趣,马上也买了一套。

  等着送来后,他这一穿上,在陆地上还有些热呢。

  但是,他知道海面上会有多冷,所以,对张国安岛主的手段大加赞赏……队员们有这个装备,战斗力只能更高。

  鞑靼人这个时候防寒的手段也是穿皮大衣,但是他们喜欢在脸上涂油,这个可以防止寒风把脸皮冻裂……加上他们也没有啥洗澡爱好,所以,一但天热了,他们身上那味道,正常人受不了的……所以,民间也有叫他们为臭鞑子的称号。这都是有原因的。

  姚麦现在充分享受脚踩两条船的好处……他所主管的市舶司收入越来越高,但是,他却上交的不算很多,和先前那些被处死的鞑靼人管理时比。只多了一点点,属于不好不坏的样子。

  因为他可不想调离开这里,因为无论是从自己家族的要求,还是张国安岛主的要求来说,他主管本地才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

  凛冽的北风中。姚麦在板桥镇上走了一圈儿,他收获了太多人的尊重了……这个让他真心享受。

  板桥镇现在一天天也变得更富裕了,他一个家族当然不可能完全吞下八道河地区的产品,他们现在一心走二级批发的路子,慢慢退出本地的经营,从批发数量上挣钱钞……很快,板桥地区成了山东路经商的一个热点地区。

  姚麦走在大街上,很快就闻到了烧玉米杆的味道,现在,这里也种过两三季的玉米了。而且幸好也种了两三季的土豆和地瓜,要不然,今年加收的税物,又不知道让多少家流离失所,饿死在这个冬天。

  又要打仗了……

  他在街上还看到有卖烤地瓜的小贩,这也不知道和哪里人学会的,用一个小黄泥炉子来烤,那味道香甜,吃起来更甜。

  他索性花了两文钱买了一个大的,准备带回去吃。对方要不要钱,他丢了铜钱就走。

  这条街上,有钱的商人穿着棉袄衣服,看上去不太冷;一般的穷人。只能是穿着几层麻衣,在寒风中吐着白气,快快地走动个不停。

  板桥镇上一如既往安定,他巡视了一圈自己的领地后,回了家中。

  这时有人前来汇报说,海上那个自家岛上的仓库里来新货了。

  他马上明白。张国安岛主派出的人员到了,他心里这时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紧张的是,张国安岛主又要有行动了,这大冬天的,真不知道他又要做什么;但是,不管做什么,肯定对自己也有利……难到又是上岸抢人吗?!

  他认真想了想,感觉不可能……现在,整个山东路,都在传闻本地吃食多,能活人,但凡有逃荒来的,他都转运到自己家悄悄建成的岛上,等着凑多一些后,就送到流求岛,这里的花费,张国安岛主都会以货物的形式折算给他,无论怎么算自己都合适,所以,他当然会让人四处放风声去招人,而且运人的时候还乐此不疲。

  所以,张国安岛主用不着上岸抢人吧?

  黄祖队长带着三百名队员和四条海船确实到了姚麦建的那个无名岛。

  张国安岛主临时有交待,以救出工匠的全家为主,抢物资为辅,烧毁造船厂更是最次了。

  凡是阻拦他们行动的人一定要清除……

  他们敢于大胆使用火箭的另一个原因,就是那个军营离工匠们和造船厂都有一百多米的距离,除非有极恶劣的天气,误伤工匠们的可能性低。

  他嘱咐黄祖队长说:“时间在我们这里,不要急,一定要选择最佳的时机……他们根本想不到。”

  密州造船厂的主管之人真没有想到,眼下不是造船的季节,主要以修补为主,而且还把整个船厂都圈了起来,任何人攻打都要受影响……到时我大军一出动,什么海盗都要死光光了,所以海盗不可能来!

  那个主管正在盘算着他备下的船料,只要一开春,上面肯定要限时限数的命自己打制海船,所以要先手准备。

  他还有许多土豆和地瓜之物,这些都便宜,还能饱人,特别是把红薯丝伴米饭里,为他省下了不少的粮钱,这些都会是自己的了。

  稍贵一些的,就是买了好多咸鲸鱼肉干,工匠们不吃菜也不行,而且还省盐了,这个用大火好好蒸一下也是不错的。

  他一直在盘算着哪里还能省出钱钞来……上头就拔下那些物资,省下来的都是会变成自己的钱钞。

  黄祖队长也在盘算,现在的大风什么时候才能停……在岛上照顾那个所谓姚家仓库的主管说:“也真是奇怪了,你们刚来就开始刮这般大的风,一连几日都不停息。”

  黄祖队长也无奈,这样的天气无论如何也不能施放火箭。

  他试过的,最大极限是张国安岛主说的三四级风力……现在不用测试,看这海浪的高度,七级是有了。

  张国安岛主教过他们看浪高来说风力的级别,统一了度量衡后,大家都不会搞错。

  黄祖队长看着大海里足有四米的浪高只能耐心等待。(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