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三十章 比大宋还恨他们

第三百三十章 比大宋还恨他们

  这次火箭的突袭,不过花了十分钟,但是对军营里的人来说,仿佛是一场醒不过来的噩梦。

  逃出来的士兵衣着不整,别说拿武器了,他们很多人连鞋子都没有穿。

  黄祖队长这次是特种战,他没有带黑白长枪队,因为他想全用自己训练出来的队员,这样才会让自己放心。

  他们排着整齐的步伐,向着那个军营快步走去。

  现在,他们已经不在乎什么天亮不亮了,因为那军营里的帐篷已经起了火,那里一片明亮。

  他们到了木栅栏处后,有几个队员快步向上,他们把张国安岛主设计的炸药包快速绑在木柱上,互相看了一下,然后猛地一起拉燃了引火索,一起转身跑远。

  一片木栅栏在轰然声中倒地了!

  他们仍然保持着队形,冲了进去!

  很快,他们成了一群狩猎的猎手,不断开枪向着乱跑的士兵开枪。

  黄祖队长没有喊让对方放下武器就活命的话,他担心对方有可能快速从惊慌中清醒过来,要是让他们反扑可就糟糕了。

  他的队员可要比对方要宝贵太多了。

  这一队带着高筒皮棉帽子,穿着黑色的皮大衣,踩着大棉皮鞋的队伍,开始像一盘磨盘一样,无情地碾压着那些好容易逃离出地狱的士兵。

  黄祖队长冷静地观察着对手,他发现鞑靼军队的士兵完全散乱了,现在自己的这种打法效率不高,他马上高喝到:“全体按作战组分队!”

  几秒钟的时间内,他们变成了二十个小分队,开始分开行动了。

  现在能看出他们平常训练的成绩,也许类似黄祖队长这样太喜欢研究军阵之法的人,只要认真研究,也会有自己的收获。

  他们分组后,杀戮立刻增加了效率!

  他们先前在训练中,互相掩护式进攻。集体投掷手榴弹,甚至冷兵器和火铳相结合的防守动作都不知道练习了多少遍。

  眼下这个局面,正是他们投入实战的好机会,敌人已经溃不成军。他们在绞杀时,各个小分队之间不断地整合在一起,又不断地分开追击。

  黄祖队长自己也带着一支小分队,但是他没有只顾自己的追杀,不时注意整个战场上的态势发展。

  事先。他们都明白,现在不是以消灭为主,驱散他们就可以了,所以他们的战线不会过周围的栅栏追出去。

  结果,不断有鞑靼士兵逃跑出这个栅栏,在整个栅栏墙的东北面,有一个大木头门,那里才是整个密州造船厂的正大门。

  最后的结局不是太美满,黄祖队长过低估计鞑靼人的反抗意识。

  驱散了溃兵后,他们马上投入救火中。因为那些燃烧的帐篷很有可能引燃了其它的地方。

  如果只想放火,他们的火箭就不会只打军营了,而且火箭战斗部也会换成其它的东西。

  这个时候,忽然从角落里射出数支弓箭来,四名队员中箭!

  当队员们倒地的伤痛声惊醒了其它队员后,他们快速把角落里的几个弓箭手打死、炸死,后来有被俘虏的士兵辨认,他们全是这里的主管人和都统之类的。

  黄祖队长马上明白了,他们自知是死路一条,拼命了!

  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喊放下武器可以活命的弊端。张国安岛主从来都会给对手活路,不要把对方逼到绝境上。

  好在四名队员受的箭伤不重,那沉重的皮大衣和里面的棉袄延缓了那箭势,只有一个腹部中箭的队员伤势重了些。无法动弹。

  黄祖队长赶紧让人打制成担架,把他抬回在近海停泊的海船上,那里有张国安岛主设计的医疗室,条件非常好。

  太阳在这个时候完全跳出了海面,升到了半空中,它照亮了一切。

  黄祖队长摘下了高筒棉皮帽。顿时,那帽子里开始冒出缕缕白烟。

  队员们都开始说笑起来,他们手脚也开始发暖,他们赢了。

  他们正好借用了这里的防卫设施,重新组织了防守。

  附近最近的军营也有两百公里以上,所以在时间上,他们是非常充足的。

  黄祖队长没有心思在乎自己在这里有何收获,他把这样的清点任务都交给了手下办。

  他自己和几个小队长还是开始研究起阵法。

  最后,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自己还是因为没有战马,才不得不放过那些逃跑的人,如果有了,一个也跑不了!

  黄祖队长想了想,说:“鞑靼人的骑射确实是天下第一,我等要认识敌人的强大,不可因为一场两场的战斗就低估了对手。”

  一个小队长说:“正是!我本意是不能和他们比骑射,若是我有战马,可以多多驮一些弹药,不与他们对攻,只是远远打去!况且,我可以临阵放射火箭,惊扰他们的战马,不使之成为大队!”

  另一个小队长说:“若是在马上不易于利用火铳,可以临阵时下马再结阵,此时对方如果冲阵,我等还有那虎蹲炮可用!”

  黄祖队长马上点头,表示明白了,只是利用战马的输送能力,不是在马背上与对手决一雌雄。

  他补充到:“再好的战车,也没有马匹驮运时方便。如果这一次,我等有马匹驮运,可以更多携带火箭了,还节省了人力。”

  大家正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时,他的手下拿着一份账簿来报,他们这一次收获很大。

  密州造船厂的主管辛辛苦苦积攒的物资,都便宜了黄祖队长。

  黄祖队长第一眼就在那个账薄上看到了桐油一千桶和生漆五百桶两个的字样,乐了,此物正是流求急需之物,由于,流求岛经常在大宋的市场上大量购买,它们不仅短缺了,而且价钱还飞涨了。

  剩下的诸多铜铁铅锡之物,不用说也都是需要的。

  他们竟然从那个主管的家里掏出来几十万贯的钱钞,还有若干金银物品,真是无官不贪!

  黄祖队长粗略看了一下,这里的物资足够八道河船厂用上两年了,毕竟这里才是几百年的造船之地。

  他当然更关心这里的工匠了。

  那个手下说:“好教队长知道,这里的工匠非常欢迎我等来,他们说本来就想跑,但是跑晚了,没有想到鞑靼人这样狠心。

  那些工匠里竟然还有几个原先自己经营造船厂的厂主!”

  黄祖队长差点乐了,鞑靼人把人家的厂子抢了,工匠抢了,连厂主都要给他们做活,难怪张国安岛主誓死都不能放过他们,或许,他比大宋还仇视那些人。

  这就是张国安岛主说过的天敌关系吧?(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