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如何判断一伙人的好坏

第三百三十五章 如何判断一伙人的好坏

  在陈秉忠看来,一个人若是遇到名主,就应该马上投靠,成就一番事业,这才是人生最正确的选择。

  学会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如若不这样,这人生有何意义?

  所以,海盗们的事情不是问题,没有人愿意在海上飘泊,只要给他们了一官半职,有一个稳定而富贵的生活,他们还不感谢得痛苦流涕?!

  上了陆地的海盗,还有什么可怕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些海盗的日子过的比他还好,而且痛苦流涕的竟是大汗派去的使臣!

  鲍威队长在济州岛上过的日子实在是好。

  当张国安岛主决定把战斗升级后,他那里成了主要的前进基地,天天都有战备物资送来,一时间岛上还挺忙乱的。

  几个战区的队员们也纷纷进驻到这里,整个冬天岛上哪里都是热热闹闹的。

  此时,这里的民俗朴陋,原住民们在冬天都是披着猪皮过冬,在石头垒成的屋子里瑟瑟发抖;夏天时就都搭起了皮棚子,这样能凉快一些。

  他们不擅长使用农具,只会种谷子和养猪牛。

  流求卫队的到来改变了他们,不仅给他们发了种子,还给了他们不少的农具。

  济州岛的气候,冬季干燥多风,夏季潮湿多雨,正是适合种植农作物的地方。

  流求卫队的队员们人人都有种植玉米、土豆和地瓜的经验,他们手把手的教会原住民和后面陆续逃来的高丽反鞑靼势力,只是经过一季的产出,他们就喜欢上这些农作物了。

  那味道总比谷子好吃。

  而更让他们感动的是,那些队员们还不要他们的产出,只是把按先前投入的种子数目收了一些。

  当然,金顺大表面上是济州岛的最高领导人,他收了他们三成的产出,这和先前的官税是一样的。

  岛上的原住民慢慢发现,他们不仅能吃饱饭。还能穿起麻衣和棉衣了。

  济州岛的由来,鲍威队长当然不明白。

  它是120万年前火山活动而形成的岛屿。

  火山喷发后形成的地貌十分奇特,许多地方都是属于典型的熔岩洞窟地形,他们数了数。大小溶洞一共有60余处。

  他们检查了一处最大的溶洞,发现里面很开阔,那里还没有其它的出口,最为关键的是,那里面很干燥。正好可以充当军事仓库。

  鲍威队长很高兴,他让人简单处理了一下,直接用它贮藏军事物资,非常省事。

  这些溶洞原本是原住民冬天的家,鲍威队长从溶洞里的一些生活用品上可以看出来。

  当时,他们把人家冬天住的地方占了,但是没有让他们再去找别的山洞,反而给他们盖起了房子。

  技术工种是队员们充当,主要劳动力就是他们原住民了。

  这此原住民高兴的发现,给流求队员干活。竟然还给钱钞!

  特别是这些人很怪,他们除了喜欢修码头外,还喜欢修路,不平整都不行。

  甚至,他们还招人在济州城里打扫卫生,通沟挖渠,把水沟改成暗沟!

  慢慢地,整个济州城的百姓们都发现了,这些人越来越多,带来的东西也就越多。

  他们都非常高兴------因为这些人的兜里都有大把的钱钞。而且还大方!

  他们帮助他们运一些货物,哪怕是打水,都能挣到钱钞。

  这样的人,来的越多越好。

  张国安岛主一点也没有让他的队伍就食于敌的想法。本来打算连蔬菜都要从八道河地区运过去。

  但是,鲍威队长后来却写信告之,这里的农民很快都学会了种菜养鸡,后勤上不需要操心,当然,眼下粮食还是不能少了。

  金顺大带着的三别抄军队伍也越来越庞大。一旦八道河停了运送,可能会闹饥荒。

  鲍威队长找来金顺大,要求他把队伍精简一下,不太适合的人员都下来当劳工。

  金顺大马上就同意了,没有了鲍威队长的供应,他光有铜铁之物也没用,军火和粮食才是最重要的!

  他乐呵呵地畅想,明年他就可能扩充到一万人马了,因为听逃出高丽国的人员讲,鞑靼人又加大征收的数目了,他们连木材都要高丽国出!

  精简下来的劳动力,鲍威队长并没有完全都送八道河地区,他留下来一批人,专门教会他们打制水泥混凝土购件,还要学会扩建码头,外加建房铺路。

  他从张国安岛主的安排上看出来,能够屡次向着济州岛增兵,都已经增加到两千人了,说明这次打仗的规模肯定不小。

  所以,他要把这里建成一个真正的基地,不一定要比八道河地区和一道河地区小的军事基地。

  金顺大看着鲍威队长手下的队员越来越多,他心里也高兴,一点也不怕鞑靼军队和高丽军队来这里攻打他们。

  他只是一心等着自己主家的安排。

  后来,也有一些小商贩来了,他们带着一些不起眼的商品来卖,比如麻布或是棉麻布、鞋子、袜子之类的。

  这里的原住民本来都是光脚或者穿草鞋的,见了这些商品却非常新鲜,常常一狠心便掏出钱钞买下了。

  金顺大有时候不理解鲍威队长的做法,他说:“鲍队长,原先这里也有官差和劳役,不必事事花钱钞。你们给他们带来了良种,还教会他们种植,你也听过了,他们非常感谢你们。”

  鲍威队长笑了,说:“感不感谢,那都是口头上的话,不重要。我家岛主说过,看一伙人好不好,就看靠近他们的老百姓过的好不好。

  有的一帮人,他们到哪儿,哪儿的老百姓就受穷,那就说明那一伙人是强盗,比如鞑靼人;如果我们来这里了,这里的人因为我们而富了起来,说明我们就是好人。

  你看着吧,到时候他们就会主动往我们这边跑。”

  “可不是嘛!”金顺大得意地腆起了肚子,说,“高丽国那面往这里跑的人越来越多,从没有听闻有跑过去的。”

  这个时候鞑靼强盗集团的使臣来了,鲍威队长没有搭理他,金顺大接见了他,三句话不合,就要斩杀他来祭旗。

  鲍威队长这时拦住了,说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这是规矩,打一顿算了。

  金顺大马上乐了,点头同意。

  结果打狠了,把一个大男人的眼泪打出来了。

  真疼啊!

  当陈秉忠知道这事后,气得摔了杯子,海盗就是海盗,人间至理他们听不进去!(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