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得之无用,弃之有忧

第三百三十八章 得之无用,弃之有忧

  历史的演变是符合常识的……一个地区的进步,总会带动其它地区,哪怕只是让他们同步。

  这个和谁领导的无关,特别是全世界都进步了时,土著也会用手机了,这个与酋长是谁有什么关系?

  鞑靼强盗集团确实不会建设,只会破坏和抢劫,但是,他们在军事上从不拒绝学习。

  大宋的火药,他们带到了西亚;西亚的回回炮,他们带到了大宋。

  先前说过,他们在灭金之战后,马上就利用俘获的火药匠师生产,还把他们带到西亚地区,结果在他们战败后,使得火药技术传到了西方。

  张国安岛主提供给大宋的石炮技术刺激到鞑靼强盗集团了,他们也比历史上要早很多年也拿出这个回回炮技术来。

  刘整在与吕文德的交战中吃了大亏后,他马上认真学习吕文德的办法,除了无法拿出他们的火绳枪外,当他派出的人员打捞起双方交战时掉落在江水里的所谓虎蹲炮后,他们的工匠马上照着学习铸造,刘整还赶紧献给了大头目忽必烈。

  这个时候,他们发现,这个虎蹲炮可太有用处了,特别是发射石子时,可以打倒一片木桩!

  但是,似乎没有传言中打的距离远……但是鞑靼人的工匠也想出了办法,他们可以铸造更大更重的虎蹲炮,这样也能解决问题。

  话说试炮那一天,大头目忽必烈亲自观看,他看见两架大大的青铜老虎形和青龙形的管状铜器摆放在两箭之地外,几个人忙碌了一下,有人跑过来跪请下命令……大头目忽必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里的黄金柄马鞭,示意开始吧。

  结果,“轰轰!”两声巨响后,原处的一堵土墙轰然倒下了……

  大头目忽必烈刚才与其它大臣同样都哆嗦了两下,这不是他害怕,事先已经有人提醒过有巨声……只不过是纯自然的条件反射。

  好!大头目忽必烈又跳将起来。用马鞭子指着那坍塌的土墙说:“可否能击垮那个临安城的什么水泥之物?!”

  手下的人不敢隐瞒,大头目手中的情报那是很多的,便说还没有试过,但是或可不能。

  大头目顿时暴怒起来。刚想抬脚就踢,忽然想起刘秉忠设计的那一套朝廷礼法,若是直接动脚,怕是太难看了,于是用马鞭子指着手下人喝道:“尔等必须打造出能打塌城墙的虎蹲火炮!”

  这可真是火炮啊。他们都看见了两股火焰,还有两股浓烟……无火哪里来的烟?

  于是,手下开始忙起来了,鞑靼强盗集团军中的兵器所开始日夜开工……他们反复试制,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这种虎蹲炮若想打得远和狠,必须装药要多,但是装药多又要炮身大且厚……可是太大太重,又不利于搬运工作。

  朴素的哲学开始发挥作用了,他们只能反复试制合适的类型。

  鞑靼人都讨厌什么流求水泥。城墙要那么坚硬有何用处?!

  事实上,他们讨厌一切的城墙,或者可以阻挡骑兵通行的自然条件。

  现在这个时候,北方地区所有的城池都是破烂不堪的,就算是原本不烂,他们也会让它们如此!

  刘整现在整个人都陷入了矛盾中。

  先前,他一力主张从中路突破,认定了,只要破下襄樊两城,那么大宋的大门就完全洞开。不必从长江上的天险来一路硬打,也不必从两淮入手,那里水泽太多了。

  而且先前他被大头目召见后,历史上相同的一幕发出了。大头目当时完全听从了他的建议,无数军事物资和兵员,正在调动,而且派来了主将阿术,同时任命刘整为副将率领鞑靼大军队和先前投降的大宋水师。

  阿术主将是兀良部人,速不台之孙。兀良合台之子。

  在大头目蒙哥时代,从其父兀良合台征西南夷,平大理,克诸部,降交趾,又随着帖哥征伐李璮有功,以宿卫将军的身份升为这一次的征南都元帅。

  现在,一切准备就绪,马上就要攻打襄阳了。

  但是,现在刘整副将痛苦的是,自己先前报章中提到的襄樊两城,已经不是过去的样子了,已经让吕氏军事集团打造的铁桶一般!

  现在,不是能不能攻城的问题,而是能不能靠近的问题……那城外,有吕氏军事集团几十万亩的棉田和花生地,这两样已经是这里的主打产品,天下人没有不需要它们的……刘整副将断定,即便是他们二十万大军扑过去,吕文德即便只有五万人马,他们都不太可能退让半分,因为他们刚种下棉花和花生不久,肯定会御兵与外。

  阿术主将大马金刀地坐在大帐中,副主将刘整则站在他的身边,其他副将也如他们两个一样,都认真地在看着地毡子上铺着的军事地势图。

  虽然在张国安岛主看来,那就是小学生的水墨画的水平,但是,却是目前襄阳地区和樊城地区最精确的军事地图。

  当流求水泥出现在襄樊城后,特别是吕氏集团也投入的建设后,水泥的国防作用发挥了到了极致。

  这个中军大帐里那一张军势地图上,无数画着红色的小圈圈正是这一明证。

  主将阿术说道:“那些红圈子,真的全是你口中的堡垒?”

  副主将刘整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它们正是啊,而且不包括正在兴建的,或者刚刚兴建好的,因为这个时空传递情报总有个时效性。

  副主将刘整面色痛苦地说:“正是……每一个都是相距十里到二十里,驻兵二三百人,堡垒中有水井和仓库,如果全力守卫一年,也没有问题……这几十个堡垒就把这方圆百里之地占了。

  全力打它们,费时太久;放过他们,又成为我大军后备和军辎的隐患,得之无用,弃之有忧……”

  主将阿术看着那些红色圈圈眼睛有些不舒服,他挠了挠自己的头皮,这一路打来,他从未闻过有如此的建筑,不大不小真讨厌。

  这一仗要怎么打??(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