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四十章 大哥有时也会犯傻

第三百四十章 大哥有时也会犯傻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当然也在研究鞑靼大军的进攻方向,并且通过自己的情报得知,他们要主打自己的襄樊两城。

  他们一共会将尽有二十万大军,战船大小尽万艘,配以少量的骑兵,以北方汉人为主力!

  他们的攻城设备齐全,除了传统用具外,还有大量的大中小型石炮,甚至有真正的火炮!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在自己的书房里与六弟吕文焕下着玉石象棋,那象棋上的字样,还是大宋官家亲笔写成,眼下在大宋境内四处流传,他们不知道,几百年后,象棋还是那个字样。

  六弟吕文焕现在终于淡定了,他终于明白大哥为何不在意鞑靼人申请建立的那个商榷了,也不管鞑靼人借口商货安全修建的那两个堡垒了。

  在石炮和火炮的威力下,只要用几个霹雳球,那两个小堡垒就能变成碴子!

  哎,自己先前还担心至死,只有大哥一点也不担心。

  吕文焕当然不知道,他的大哥自己现在想起来也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得知鞑靼大军的进攻方向后,恍然大悟,那两处小小的堡垒,正卡在后勤的运输线上,如果现在他们突然发力,自己一定会手忙脚乱!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深深后怕,他马上命人以其它名目进去查探,果然,在那里面看到了若干武器!

  但是,此时鞑靼大军还没有正式进攻,他也不想背负上先挑起战端的责任。

  不过,他派去查探的人报告说,那里都是粘土砖墙,不堪一击,经不起石炮的打击,更别说是霹雳炮和炸/药包。

  查探到这种程度,吕文德也就放心了,他有时看着六弟吕文焕崇拜的眼神,心中也有愧,六弟啊,你是不知道的,大哥有时也会犯傻,你小子比我有眼光。

  两人一边喝着茶汤,一边风轻云淡地行棋。

  吕文焕说:“大哥,这次鞑靼大军把阿术都派出来了,所意甚大。兵力上,他们占了大优,二十万------”

  “嗯,还都是百战之兵,不过我等先用堡垒拖一拖他们,求援章程已经送去了。”

  先前,两人布下堡垒阵法后,也曾经推演过,万一鞑靼大军分割诸多堡垒,使它们之间无法互联,各为孤子时,该当如何是好。

  众人也有了办法,江汉平原上,水流众多,很多地方虽然无法行驶大一些的河船,但是,他们有人提议,说是在八道河地区看到了一种吃水不过三尺多,单桅刀鱼船,在河面上运行如飞,若是每条都带上十几个火绳枪手,或者小型虎蹲炮,那岂不会任意驰骋,专打鞑靼的木筏和摇橹船?!

  也可以任意攻击他们的薄弱之处?!

  当时,这一下子打开了大家的思路。

  北方人以马为舟,南方人以舟为马,这一点是关键之处。

  但是先前他们手中没有合手的武器,就算组织了这一只人马,攻击力不大的。

  可是,如果能利用上现在已有的武器,那将是大大的不同了!

  他们想到可以同时装运几十架可以临时组装的石炮,如果到了阵地上,可以快速组装起来,哪怕只能打到几十步外,那么,也将会起到重要的支援作用!

  关键是那霹雳炮和炸/药包的威力惊人!

  这思路一打开,大家围绕着河流商讨的办法就太多。

  至于如何具体的运做,吕文德管都不管,那是手下人的事情。

  京湖战区从此也就多了一个兵种:水上快速增援部队。

  但是问题来了,还有一些实在无法靠近河流的城堡怎么办?

  他们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在地势上找那个易守难攻处,实在没有了,可以挖护城河,哪怕是护城沟。

  就这样,他们一点点完善着自己的防守,人家鞑靼大军也一点点完善着自己进攻的准备。

  1268年的三月三日。

  每年的三月三日,都是大宋青年男女公开相亲的节日,这个日子,青年男女们可以以在野外踏青的名目,公开求亲,甚至有机会找个地方牵手以上。

  放心吧,这个时候的大宋没有男女授受不亲,也没有抓****卖淫一说,认为大汉人低俗的是十几年后的大头目忽必烈。

  只有在异族的统治下,他们才会对汉人的下半身感兴趣。

  就在这个美好的日子里,鞑靼大军开始进攻了。

  无数大小战船如同蝗虫一样扑向了襄阳城!

  一眼看不到头的数队人马也如同毒蛇一样扑向了襄樊城!

  如果历史不改变,这将是决定一个民族未来走向的一战,还将是一场持续六年的一战!

  整个战役过程中,鞑靼大军战斗人员增加到四十万!

  整个战役过程中,大宋前后5年8次15万,以水兵为主的救援通通失败!

  但是,历史改变了,诅咒这个华夏民族的邪恶失败了,历史已经大大的不同了------

  在整个行军的过程中,副主将刘整心里颇不宁静。

  他一直是走水路,主将阿术带队走陆路,逢河便有前锋营打造木筏摆渡人马。

  副主将刘整心里不舒服的是,除了军事地理位置依然重要外,襄樊两城与过去大大不同了。

  他有了一丝隐忧,在先前的冲突中,他根本就没有打赢过吕氏集团!

  但是,在最近一段时间,吕氏集团不知道为何收缩了的巡查船的巡查范围,难道他是在等自己前往吗?!

  这个时候,他猛然听到了鞑靼大军在陆地上的牛角声,那声音沉厚而威武,绵长而不绝------这时,他又马上有了信心,真正的鞑靼勇士来了,他们是天底下最英勇善战的民族!

  他回想起鞑靼人灭金的那一个阶段------数不清的马蹄在翻飞着,数不清的弓箭在飞舞着,先前看来英勇无比的大金勇士,像猪羊一样倒在了血风腥雨中。

  所以,如果投奔,那当然要投奔鞑靼人了,大树大了才好乘凉!

  主将阿术这个时候气哼哼地坐在了一把大伞下,大口饮着马奶酒。

  在他的面前,一条不足三十步宽窄的河流挡住了他们整个陆上大军。

  派人测量后,发现已经有了一人深,只能再次打造木筏。

  岸上一遍叮当声------

  主将阿术恨恨地想,这里到处是这种河汊子,真是太气人!

  他喝一口,就用马鞭子抽打一下地面。

  他的一个副手,是北方汉人,他深知主将的心思,笑着说:“主将,他们宋人此时若是派出河船阻挡,我军如何过河?他们分明是一些胆小无能之辈,待我大军一到,只能任我宰杀!”

  主将阿术听了这话,顿时丢了没来由的烦恼,观察了一下这条无名河汊子的周边环境。

  只见那河的两岸,水草挺立,却没有一人一船。

  他大笑着说:“果然如此,若是他们在对岸布下一只船队,我军行动便大为困难!”(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