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四十一章 第一次接触

第三百四十一章 第一次接触

  鞑靼大军的主将阿术心里充满了好几个自信,他笑着看自己的大军慢慢渡过了这条无名的河汊子。

  一切平安。

  汉狗们吓得都缩在堡垒里发抖吧?!

  他们继续向着襄阳城地区前行,还要走好多天。

  说实话,张国安岛主心里一直比较矛盾,他想到了鞑靼强盗集团灭宋的可怕结局,并为此心焦;但是他也没有高估过这个时空战争的水平,只要想到他们的战斗都是以年为计算单位,他又放下心来。

  时间是站在他这边的。

  但是,不管鞑靼方还是大宋方,他们都不知道还有第三方在关注着他们。

  鞑靼强盗集团现在正是势头正盛,认为自己是天下无敌的时期,他们确实有资本狂傲。

  阿术主将带着大军到了襄阳城地区的边缘时,他们遇到了真正的抵抗。

  在他们按照以往的办法想渡过一条几十步宽的河流时,突然听到一声哨声,从对岸的草丛中窜出几十条小型刀鱼船!

  他们像是灵巧的刀鱼一样扑向了正在慢慢划行的木筏子。

  那木筏子上的鞑靼士兵都慌了,他们哪里想到会是这样做战方式!

  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那些小型刀船上上百个宋兵飞快地开始射箭,只见那大木筏子上的纷纷嚎叫着掉下河去,还有被挤落的------其实宋兵更擅长用弩,但是他们发现在小型船上,弩远远不如弓箭更便捷,于是改用劲弓了。

  这个打法太欺负人了!

  还在岸上的主将阿术连忙命令弓箭手们上前,一时间箭如雨下。

  小型刀鱼船上的宋兵们这时连忙停了弓箭,他们举起了身旁的盾牌,挡住飞来的箭雨。

  但是,由于他们是穿插在众多木筏子中的,所以那些木筏子上的士兵也挨箭了。

  岸上的弓箭手连绵不绝的射着,那些宋兵们只好慢慢划走了。又钻进了岸边的水草丛中不现身了。

  这个时候,木筏子上的鞑靼士兵已经所剩不多,整个河面上到处漂着鞑靼士兵的尸体,还有一些则在死命挣扎着把着木筏子。

  河水还漂着一缕一缕的鲜血!

  主将阿术马上让他们回来。换成弓箭手上去,看看谁更射得准!

  结果那些弓箭手们顺利渡过了河,没有遇到什么阻挡。

  他们近千个弓箭手上了岸后,那一百多个木筏子又划了回去。

  主将阿术笑了,哈哈。比起弓箭,天下我们才是第一!

  这时,只听对岸连连炮响,间杂着啪啪的声音,更有弓箭手的嚎叫声!

  坏了,中埋伏了!

  主将阿术马上命令木筏子快快回来,要带上战兵和弓箭手混合渡河,带要搭上战马!

  这时,他的汉人副手马上提出建议,马上再打造更多的木筏子。最好一次能多多运送士兵,否则会成为添油之术-------这是非常有道理的,阿术马上又命令多多打造!

  当他们凑过了三百条后,带着虎蹲炮,带着战马上了对岸后,那些弓箭兵竟然只剩下不足五百人。

  第三百四十一章第一次接触

  后来主将阿术问清楚了,对方也只不过才三百人左右!

  主将阿术阴沉着脸,一边走一边看那些倒在地上的尸体,他们死相恐怖,一个个身上都有瓷碗大小的。酒盅大小的血洞------

  他突然仰天大笑,说:“胆小如鼠的宋狗,只敢偷偷袭击我大军,他们若是在这里布下一大队人马。我大军将会极难过河!哈哈,太愚蠢了!!”

  他身后的副将们勉强跟着笑。

  这其实是算一个不大不小的挫折。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当然知道这个地方了,也知道他们一定会从这里过来,但是他之所以没有在这里阻挡,主要的战场,他是放到了江面上。

  他要全力对付副主将刘整!

  现在。不管是出于公还是出于私,他对水路看得格外重,断了水路,就是断了他的生命线。

  如果说主将阿术只是受了小小的阻击,那么,副主将刘整就是受了吕文德的全力打击,一点都不留后手,全力出击。

  吕文德没有留下看家的战船,因为他已经在江心中筑起高台,架上了各种武器,那些高台就是不沉的战船,所以不怕了。

  打沉战船,烧毁战船者赏棉花田和花生田!

  现在这两样出产,远远比水稻值钱,这是人人皆知的道理------

  水军们来了士气,他们浩浩荡荡顺着河流,向着下游冲去。

  吕文德看着自己的战船心中大生感叹,若是以往,他哪里有钱钞打造这么多?!

  等着军费?先前连吃饭都成问题!

  他拍着水泥城垛想,正是这条水路带来的财富,保住这条水路才会让吕家在此大大的发展下去!

  当然,这里也是我大宋的中路门户,绝不可以丢失!

  不久后,近两万条战船在江面上相遇了。

  从天上俯看下去,它们像是两条浮在水面上的蛟龙,在气势冲冲地冲向了对方------

  副主将刘整知道自己是逆流而上,所以,他选了个顺风的时日前行,整支船队速度不弱。

  他远远地见到了对方的船队后,急令升起水军大旗,做好迎战的准备。

  一时间金锣声乱响,号旗乱摆,所有水军都动了起来,他们必须要打败这支船队。

  在真实的历史中,双方都没有这样多的战船,而且主战场也不是在这里,而是在襄阳城附近的水面上。

  刘整副主将先前与主将阿术议军事时,提出的是困死襄阳的战术。

  首先就要切断襄阳城与汉东地区的联系,在襄阳城东的白河口、鹿门山筑堡;然后要断掉襄阳粮道、令南北不相通,让大将史天泽筑长围,起于万山,包有百丈山;第三步为久困之计,在筑岘山、虎头山为一字城,联络诸堡,断襄、樊樵苏之路;第四步要对两城的合围,加筑新城与汉江之西;第五步要切断汉水西向的交通,要进一步收缩紧逼筑新城以困襄阳,同时筑堡万山以断汉水西向的交通,立栅灌子滩以绝东流的通道。

  这一切都以掌控水路为主,所以,这一场仗是一定要打赢的!

  在吕氏军事集团中,带领水军的主将是吕文福,他同样深知这是一场根本输不起的水战,先前他们实力收缩了,就是为了现在狠狠地打出去。

  他远远看到了对方的船帆后,马上就命令到:“全军听令,升战旗!”(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