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有准备的“遭遇战”

第三百四十二章 有准备的“遭遇战”

  水军主将吕文福在吕氏集团中的地位不高,比不上哥哥吕文焕。

  他在吕家家族的这一支中,仅有一万亩棉田,几千亩花生田。

  在几季的收益上,他认为自己偏低。

  但是,如果打赢了这一仗,他会得到更多的收获了,而且,如果输了,他知道自己就什么也没有了,这是常识。

  这里也是大宋的重要门户啊!

  无论如何,这一战是必须要打赢了。

  一支顺风逆水,一支逆风顺水,两支庞大的战队在差不多的情况下打一场有准备的“遭遇战”。

  这个时候鞑靼大军的副主将刘整和吕文福一样,都红了眼睛,他们的座舰都冲在了最前面,而且座舰都是整支水军中船形最大,攻击力也是最大的……但是,他们都被手下死死拖回了船舱,因为他们的战船也是受打击最多的!

  刚开战如果就没有了主将,这场战斗没法子打下去了……因为现在的打法已经不是过去的跳帮战了,可以让主将安安全全站在船头指挥。

  两个人都呆在船舱里,焦急地听着通令兵来回报告战况。

  他们的船舱外陆续响起了爆炸声和嗡嗡的发射床弩声,特别是那铅块砸在加厚的甲板上的咚咚声,好像能震动整条江水了。

  两队的前沿现在还相距两百多步,弓箭、弩箭或是火绳枪和虎蹲炮都发挥不出作用。

  最先沉不住气的是副主将刘整,他一脚把拉他的副手踢倒了,现在己方挨了数十枚霹雳弹了,而对方毫发未损,这将极大地影响士气!

  他冲出船舱,一眼就看到了本方的船队中,有许多艘都中了霹雳弹,而且对方现在仍然有如雨一般的铁球打过来!

  副主将刘整猛然抽出了钢刀,他们怒喊着:“冲上去回击,回击!打下大宋吃饱饭。人人都有钱钞花!!”

  雪亮的钢刀在副主将刘整的手上挽着无数的刀花,水军们的眼睛有些发红了,他们顶住了宋军的打击,拼上损失后终于能拉近了距离……他们也开始有效反击了!

  双方的战船上不停地爆起火团。轰轰声响个不停,双方都预备了众多的水桶,一但有地方被霹雳弹或是床弩箭引燃了,马上就浇水扑灭!

  现在,他们面对血肉横飞的场面已经都有了一些适应……不像是刚开始时的惊慌。

  能打到船上的毕竟是少数。大量的霹雳弹和床弩箭都打到了水里,偶尔落到水里的霹雳弹还能炸响!

  此时,随着爆炸声的增多,吕文福也坐不住了,他甩开拉着自己的副手冲到了甲板,现在双方不足百步了……大家开始比霹雳弹、弩箭的密度和准确度了!

  双方霹雳弹的密度大到可以在空中相撞,一起坠入江水里面!

  甚至是弩箭也有相碰的!

  他们双方飘着主将战旗的主战船都成了双方攻击的重点……水军们胆子也越来越大,他们中有的人都敢把铁球捡起来,丢到水里!

  霹雳炮的副手们也开始把引火索都剪短了,这样。双方战船上闪爆的火团更多了,爆炸声连绵不断……双方士兵的哭嚎声也开始增多了。

  吕文福也拔出钢刀,狂嚎着:“打败鞑靼,人人有田!”

  接着他下令赶紧侧摆……这个是他们在演练中发现的方法,在双方战船过于密集时,他们最好利用侧面甲板上的武器,特别是多用虎蹲炮和床子弩来打击对手,这是一个最好的办法。

  可是,他们在磕磕拌拌中调转船头时,竟然发现对面的鞑靼水军也在调头!

  如果从天上看去。他们两队都在缓缓的调头,这期间由于过于密集,他们时不时都撞在了一起,但是仍然在坚持这样做。原因不言自明,他们在训练时,都发现了这一点,哪怕是碰损了,也要更多的打击对方。

  谁最后留在水面上,谁就赢了!

  副主将刘整的眼睛已经开始冒火了。对手竟然也发现了这个办法,而且比自己的船队调头的效果更好!

  交战双方的战斗力开始提高了,侧面甲板本来就比船头装备的武器多!

  一支飞弛的弩箭差点射中吕之福!

  一枚飞来的霹雳弹打中刘整眼前的船舷帮,弹回到了江水里!

  他们在水流的作用下,慢慢靠近了,这个战斗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双方开始狗斗了!

  没有了队形,没有了统一安排,只拼谁最后能剩下的人来发射武器……连鞑靼水军的弓箭和大宋水军的弩箭都派上了用场。

  双方都发射了虎蹲炮,被打中的船上像是被狂风突然扫过了一样,初级阶段的火器发挥了最大的威力!

  双方的战船的甲板上,都有默不做声躺着的,也有发出惨叫来回翻滚的……双方的甲板已然成为血色。

  最后的结果是副主将刘整胳膊出了一支弩箭,吕文福被一片霹雳弹皮划伤了肩膀……双方打斗最狠的几对战船纠结在了一起,它们一起燃起了大火……这成为了阻挡双方再战的火墙,而且顺着江水向着鞑靼水军漂去,但是那船上的火头却去在风力的作用下,向着大宋水军倒去……

  双方这时可不敢再战,可以不怕武器打,但是害怕火……这要是一沾上,全完了。

  所以,双方都赶紧扯帆调头撤了。

  水军主将吕文福在回到了襄阳城水军军营时,仰天大笑,说:“哈哈,鞑靼水军已经被我等打跑,其残余战船,待我等改日再战!”

  一时间,水军军营里欢声鼎沸……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带着各种慰问品来探营,而且当众就开始分赏有功人员,他们点上了胳膊粗细的火矩,一直忙到很晚。

  这叫立功不领隔夜赏。

  在吕文福的议事大厅里,吕文福面带忧色,他对大哥说:“这真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

  在这一场战斗中,他们损失了两百多条船,算那些自行跳水逃命的,一共折了水军千名!

  吕文福又恨恨地说:“没有想到这个贪污军费的叛将,竟然建起这样一支有战力的水军!”

  吕文德这时在心里愧疚了一下,先前,他暴露自己的实力太多了……但是,不这样,他们吕家哪里能得到一条如些安全而重要的水路?又上哪里能得到如此之多的商贸?!

  有一得就必有一失,全怪那个刘整极其善于偷学……(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