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五十七章 经济账和责任账

第三百五十七章 经济账和责任账

  随着望远镜同时送到的,还有两柄双筒短火铳。

  法可统制差不多把玩了很久后,才睡觉……等着大宋官家例行来御前军营里检阅时,他献上这两样武器,声称要多多配备才行。

  大宋官家赵禥接过那个望远镜一看,马上明白此物的用处!

  八倍的望远镜,可以将八百米远的物体等同于一百米远,此物对观察敌情有用……

  法可统制高度赞同了官家的评定结果……两人长期的互动之中,最大的收获就是一个在人际往来上的进步,一个在军阵知识上的进步。

  这个时候的禁军已经名存实亡,但是,又以御前军的形式出现了。

  最大的好处是,这支几千人的御前军由于是内藏军独立出资,所以,他们可以配上这个时空相当好的军备之物。

  而且由于御前军的俸禄相对来说高一些,所以他们也可以精中选精,总而言之,在军备和训练上,他们超过了黑炭团。

  但是,这里有一个实战的问题……御前军没有实战经验!

  这是一个巨大的缺点,尽管他们可以实战演练,但是不一样的。

  连大宋官家都知道这个缺点……法可统制想了一个办法,他们可以一队一队地前往襄樊两城去轮战,主体人马还不动用,正常负责临安行在的保卫。

  法可统制精心挑选了几样礼物当回礼,这里面还有他向书画院名家求的几幅画……他知道那些海外商人不差钱钞,他们就是喜欢大宋的古物或是名家的书画,因为他们说自己仰慕大宋的文化嘛!

  他还写了一封万分感谢的回信,在信里他真诚地谢谢张国安岛主还能在百忙中记住他,还说了那些武器对大宋太有用处了,希望以后还能够多多提供。

  在信的最后,他还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流求地区会越卖商货会越多,而且,流求地区在大宋越买,大宋的商货也越多呢?

  张国安岛主认正读了这个凤凰男的感谢信。

  他高兴这个小子学会了感谢和必要的礼仪,没有人可以只靠自己的努力成功。

  学会感恩是对那些真正帮助过自己的人的回报,当然,要分清楚,有些是假冒帮助过你的。

  张国安岛主还高兴他能看到一种经济现象,那就是自由的商贸活动可以促进产品的产出,而不是相反!

  市场上有看不见的手来自动调节供需……好卖之物,人家当然要加大产出了,只能越来越多,比如棉花及其制品,每一个出产季节都是打滚上涨的增加了。

  不用看就知道,棉农又加大了亩数,甚至可能有粮改棉了。

  当然,市场上也有不要逼脸的手,那就是政府又偷偷加印钱了。

  这其实是一种小偷行为,与盗版网文是一样的。

  如果那样的话,市场会一片萧条,买的买不起了,卖的卖不起了,更有意思的是,可能会出现你买什么什么贵,卖什么什么便宜的奇葩事情。

  说实话,张国安岛主还真安排了商家密切注意大宋的经济政策,只要的风吹草动他就要施加某些行动。

  不过,好在前期的经济发展不错,特别是粮价一直是平稳下滑,就连战争的正式爆发也没有影响多少。

  大宋政府没有动用那只不要逼脸的手……经济态势良好。

  张国安岛主满意地叹了口气,好吧,你们这也是救了自己。

  张国安岛主准备了一仓库的玻璃制品没有派上用场,他还可以缓慢向着大宋市场输送,也不管临安珍宝行行首催促个什么样子了。

  但是,也有不好的消息传来,有大臣建议市舶司要像是水泥那样禁榷,完全要交给市舶司来交易。

  这是眼红利益生生动手来抢……收税都不过瘾了。

  平章贾似道说了一句公道话,大概意思是,那流求玉只是出产在火山口地区,产地极少,出产也不多……要不然能这样少吗?

  但是这老家伙也没有客气,转脸就暗示把交易税加大了!

  八道河海关的郭子仁和古剑山哥俩气得跳脚骂,还准备让人晚上去把那个提议禁榷的大臣家里的赛珞璐窗户给砸了!

  太气人了,从大宋运到八道河地区和一道河地区的商货都是只收十分之一的海关税,而这面运到大宋的无一不是高税!

  在这里,不能简单通过农税数目高还是商税数目高来判断大宋是纯粹的商业社会。

  比如说大宋的最基本的农业税率大概是10%,而商业税中流通税率,也就是过税是2%、交易税率,也就是住税是3%,单纯比较的话你看看哪个比较高?

  当然,商税实际征收过程中也有地方多设关卡反复征收的情况,但在农业税收中同样存在多种杂变税种。

  这样的非正常情况下的高税收,只能说明执政者财政困难后耻度不断刷新而已,根本不是有意识地经济调控行为。

  所以说,大宋不能简单说是真正的商业社会,他们现在所谓的商业精神,主要还是通过对商人社会地位的贬低与否,以及人身自由的限制与否来表现的,如果是通过税收调节经济结构……太高估他们了,就算是亚当斯密时代,他都没有完全清楚的认识。

  还有他们所谓的契约精神……随便就给流求岛的产品增加税,这算是什么行为?!

  但是张国安岛主忍了,看在他们正在抵抗鞑靼强盗集团的份上,忍了。

  大宋政府还能要一点脸,也算是有一点商业精神……换成鞑靼人,还有个屁可谈的?

  他们只相信手中的钢刀和弓箭……

  张国安岛主劝那两个小子说:“除了要算经济账外,还有一个要算责任账……”

  责任账?两个小子大眼瞪小眼了,这是怎么个算法?!

  张国安岛主说:“责任账就是对社会发展的正向推动力的大小,一个企业,一个集团,一个国家,如果在经济发展中,不去注意这一点,那么它们永远也不会做大做强,只能是昙花一现……大宋现在有难度,同样,我们也要增加我们产品的附加值。”

  两个小子还算聪明,很快就明白了张国安岛主的意思。

  张国安岛主当时就命令了,除了棉麻行业,其它一律向着军工生产倾斜!

  他反而倒轻松了,还想把镜子弄出来。(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