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六十二章 战争要算经济账

第三百六十二章 战争要算经济账

  张国安岛主确实加快了建设,属于超常规的发展……貌似建成了成片的无人鬼屋。

  任何建筑,没有了人气,马上就让人感觉怪怪的。

  但是,流求卫队的队员们都知道,很快,那一大片屋子里,就会住进人来。

  姚麦把山东路板桥镇以及周边的所有情况都汇报给了张国安岛主,那里一共有商家七百八十三家,来源复杂……总人口大约十万左右,这里不算外来流动人员。

  虽然不可能全部搬迁,但是工程量也是巨大的,时间上也会很长。

  姚麦接到了张国安岛主的回信后,心潮起伏,这是要大干一场了……他自己也可以摆脱恶梦一样的工作了,而且,他还可以冒充是被“劫掳”的人员,若是以后不成功,他说出这个借口来,那些鞑靼人会信个十成十,因为他们经常这样干,除了杀人,他们也需要劳动力。

  姚麦召集了家族里的主要成员,他们在族里的祠堂开了一个大会。

  姚麦把全家族都搬走的建议说出来了,并强调了这是张国安岛主的安排。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

  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局面不好,日子一天天开始难过起来。

  但是不能忍一忍就过去了吗?

  姚麦叹口气说:“这次不同寻常……他们在襄阳城陷入了僵局中,很快还会加税的,而且已经出动了军队强征,还找了借口抄没了好家大商户……”

  家族里的成员都吓了一哆嗦,他们和大金一样,都喜欢抄人家!

  在他们面前,任何家族势力都算个屁。

  想当年李檀之乱之时,他们趁势夺取军阀世侯之家的权力,搜刮他们的家财,几十家豪强大户没有人敢于反抗,诸如史天泽、张弘范这样出了大力剿灭李檀之乱的大户人家都乖乖听从安排,削职罚钱都认了。

  像姚氏这样不大不小的家族更不算是啥了,他们随时有毁家抄没的危险,所以大家对离开这里去流求也没有多大意见,那里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不是完全陌生的地方。

  但是家族里还有人舍不得那几万亩良田……这都快要有收成了,还有家里的祖坟和祠堂呢?

  姚麦这时站了起来,他背着手在大家面前走了走,说:“姚家地里的收成,还有祖坟、祠堂都不可以放弃,需要有一家要留下来照顾一下。”

  他伸出一根手指说:“大家不要担心,我等不是永远离开这里……土地不会跑的!等到天下太平一些,再回来也不为迟,没有人可以占了我姚家的田地!”

  众人这时纷纷点头,这话有道理。

  这时候有一个老者站了起来,提出自己留下看护,他年岁已高,无所畏惧了。

  姚麦高兴地答应了,说:“地里的产出大家不必怕,他们定然会在成熟后全购买了……可以在流求岛上与我等对换!别的不说,他们做事还是极为公平公正的……”

  不久后,板桥镇开始流言四起,听闻还要加税了,要按人头收,连老人和婴儿都不放过,还会派出大军来征收!

  一时间人心惶惶了……这个时候,市舶司姚麦站在大街上高声怒骂,说国家有难,小民加一些税物也是理所应当,那个再敢私下里议论,定然要抓到监狱里给一顿好打。

  但是,流言更多了,也不知道谁总说流求岛流求岛的,认为那里更适合居住和经商……前几年那谁谁一家去了,听说家里都有两头牛了;经商的更是挣了大钱,你看你用的流求货都是那里出的。

  一个社会快要崩溃时,一定会谣言四起的,这个没有例外。

  真有就全家跑的……也有在观望的,大多还是很麻木地生活着。

  姚麦在私下里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尽力利用舆论了。

  他的家族很早就悄悄开始转移家业了,他们以商贸为借口陆续搬迁,目前还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还悄悄压住应该上缴的税物,以求流求大军来这里后会有一笔收获,但是他又不敢压得太久,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流求大军啊,你快一些来吧……但是他心急也没有办法,别说张国安岛主还没有准备好,侯东方与平章贾似道也还没有谈好。

  平章贾似道和一些大臣都知道,现在鞑靼强盗集团已经动员了全部的力量,从他们以前的风格看,这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战争了。

  但是,这个时候还有一部分大臣提出了与鞑靼强盗集团谈和的提议……但是这个提议被众人一顿乱喷,人家都全国动员了,我等不去全力应对,还能做些什么?!

  双方的地方上都有对方的细做,大规模的动作当然是瞒不住对手的。

  双方的各路人马都在冲着襄樊地区增兵,一时间那里成了这个时空最热的热点。

  大宋官家额外关心这次战争,因为他自己亲自组建的御前军也以轮战的方式参加了战斗,每一天,他都能得到属于自己的军事情报。

  历史在这里发生了变化,整个大宋上上下下没有人对和谈抱有幻想……因为局面上他们现在占优了!

  就在这个时候,流求岛派出了侯东方,他带着张国安岛主的私信来求见平章贾似道。

  平章贾似道看了信后又惊又喜,他真没有想到那个海外商人竟然能想出这样一个办法来。

  张国安岛主提出了以胶水为界,将山东半岛切成两半,同时按兵不动,让鞑靼强盗引兵来攻的战略!

  他同时在信中表达了对鞑靼强盗集团的深深厌恶和对大宋的大力鼎助的意愿……从战略上分析了这一战的各种结果。

  首先就是打乱了他们的战争节奏,让他们不得不分兵对付,无法全力投入的襄樊地区。

  然后就是消耗了他们的军用物资,让他们的财政吃紧……无论什么时候,战争的进行都是要以经济这基础。

  最后会间接引起对方管治下民众的奋起,因为他们只能把各种损失从民众身上找回来,恐怕再铁杆拥护他们深深畏惧他们的人也会离心离德,自己的损失太大了,人人受不了。

  大宋对海上攻击战一点也不陌生。

  前文中说过,当年在李檀之乱时,他投靠大宋,大宋派出了一支宋军则从海路绕过山东半岛,在滨州海滩登陆,克利津等县,甚至转战至沧州地区。

  这已经相当于海军陆战队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