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寂寞的贾似道

第三百六十五章 寂寞的贾似道

  平章贾似道和枢密院的诸位大臣马上商议决定,大力支持流求岛的战争行为!

  本来嘛,他们这种举动就相当于义军助战了,是帮助大宋。

  现在,整个大陆的局势尽在众人眼里,原来那高丽国竟然是出了这一档子内乱,那么当然要去支持那个什么三别抄军了,只要让他们给鞑靼强盗集团添乱,让他们的北地不安宁就好!

  至于在山东路也是要出兵,也还要他们北方的中部地区不得安宁!

  敌人的不安宁就是我等的机会!

  平章贾似道和众人这时似乎发现自己的视野变得广扩起来,整个北方大陆的形势,就像摆布在桌子上的一幅象棋。

  他们可以俯视可见,而且可以在上面排兵布阵------眼睛的境界开了,他们发现自己还可以有很多种打法。

  大宋军队现在军资充足,根本用不着像鞑靼强盗集团那样强行征税,甚至如果没有战争,他们都想放开海盐市场,让商人自由经营。

  比如他们在水泥一项上就真的放开了,因为他们没有想到这东西竟然会越来越多,而且由于水泥商品自身的特点,此物不容随意摆放,还太脏了。

  大宋政府放开了水泥市场,这个是由大宋官家亲自宣布,水泥今后不在当成禁榷之物,任由民间买卖,当然,税还是正常收的。

  这一下子引爆了民间的投入高潮。

  流求海关的古剑山和郭子仁两个负责人愤怒地发现,大宋民间有人竟然在福建找到了黏土岩,而且还马上就投入了工程,自己组织人烧制了起来!

  罗马式水泥马上就降价了------

  太不要脸了,直接学我们的办法,还和我们打价格战!

  张国安岛主拍拍他们两个人的肩膀,算了,罗马式水泥又不是真正的水泥,只是比石灰好用罢了。

  他说:“这样的技术,我们藏不住的,就像那个玉米、木薯之类的种子,你们挡不住它们传播,那还不如我们加强推广,还可以挣一份种子钱!”

  当时,张国安岛主笑呵呵地看着两个半大小子,自己这一套说法明显不会让他们理解------其实他是要增加大宋自己的造血功能,他到这个时空来,又不是为挣钱的。

  关于搬迁整个板桥镇的打算,他首先就要让人家有居住和经商的地方。

  竹楼式建筑,现在已经退出了八道河地区,它们向着更偏僻的地方去发展。

  张国安岛主设计了新的商业街和居民住房,眼下正在大力兴建。

  这些房子,他完全是模仿临安城内的商业街道,一个是简单,二个是容易。

  大宋的泥水匠们说干就干。

  这种加了水泥的土木建设,让大宋的泥水匠们应用自如,一点也没有困难。

  他经常巡视泥水匠们的工地,发现人家安排得井井有条,根本用不上自己担心什么。

  他独自一人走在有上千人正忙碌的建设工地上,感到很欣慰,看看吧,给他们一个机会,人人都会创造!

  这些房子,他准备采用两种方式处理,这个要学习大宋了。

  一个是出租,一个是出售,也可以出租转卖。

  房价嘛,他不想再像着两年前那样便宜出卖,除了成本,还是要挣上一笔钱的。

  当然,这个房价要和这里的生活成本直接挂钩。

  眼下看来,除了日用品,八道河地区其它商品蛮贵的,特别是人工费用。

  张国安岛主自己知道,这不是大宋偷印会子了,而是自己占用了太多劳动力造成的现象。

  他是这里的最高领导者,出了一切问题,都可以在他身上找到原因。

  他相信不久后就会好的,不管搬迁来的人口手里有钱钞或是没有钱钞,他都有办法对待,早就想好了。

  张国安岛主对来这里的赤贫移民也有办法,他会分发食品券,这个是他自己印的,可以上任何饭店或是和食物相关的商铺兑换所需要的食物,此券是按人头算的,不可能太多,但是也绝对够吃。

  同时,对于收下食品券的商铺,此物可以充顶税收,甚至可以打折。

  没有一个来这里的赤贫者可能饿死。

  当然,此券是要还的,会有专门的账目记下发放的人数和份数,半年或一年后,看实际情况要补偿回来。

  他当初就想过,可能会有懒汉月月领,而不去做活挣钱。

  但是,就眼下来说,他还真没有发现有赤贫者会月月领食物券而不去做活的。

  原因很简单,这里的工钱真高,食物也是便宜很多。

  人活在这里,总还是需要其它商品。

  其实张国安岛主可以不用索要收下食品券者的回报,但是他坚持要,甚至连妻子安静劝他不要了,当成做善事了,他都反对。

  他轻声对正在给儿子哺乳的安静说:

  “首先不要从道德上去要求别人,就是想让这里先有付出和回报的概念------那样以后善良和同情心都会有的,但是,一切首先要符合常识,宣扬人人学会奉献的社会,那是伪正常社会。

  我们是这里的最高利益享受者,那么我们可以承担预支费用,但是,一切努力都要有回报的,这也是首先要让他们明白的道理,天下没有白吃的饭。

  所以说,一切都先回归常识再说其它。”

  安静这时候低着头,看着甜甜地吃着奶的儿子,不理张国安了,她对儿子说:“战生,战生,你爸爸要重建一个社会呢,他能成功嘛?”

  张战生忽然不吸奶了,咯咯地笑个不停。

  临安城里的平章贾似道也正在咯咯地笑个不停------他发现了一个办法,这个办法不仅能让大宋政府挣钱,而且还真能拉动消费。

  前文说过,大宋的主要城市里住房都是非常紧张------当然,这是相对大宋人的标准,他们连人均三十平米都认为是蜗居。

  平章贾似道对着自己的幕僚们说:

  “我等为何不借此机会兴建民居?

  可租可售嘛------按照那个侯东方少年郎的说法,建一处住房,可以让若干人有活计可做,所需要的物资又让数十家商行活跃!

  而且,那些既没有产出,也卖不出去的官地也派上了用场,最后还由那些住户们承担了最后的投资------就算我等仅收回成本不挣钱,那相关的税收又多了不少,消费啊,这个才是重点!”

  若干幕僚都在捋着胡须不敢轻易发言,兹事体大,而且他们听了玄之又玄,哪里敢轻易说话?!

  平章贾似道忽然有些寂寞了,还不如找那个少年郎聊天呢!(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