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六十八章 绝不放过邪恶的帮手

第三百六十八章 绝不放过邪恶的帮手

  黄岛队长组织了埋伏战、丛林战甚至敢于和鞑靼军队的后勤部队进行水战。

  一时间他们把鞑靼后方搅乱了。

  面对这些打了就跑,动不动就钻入草丛里或树林子里看不见了的军队,鞑靼人大为头痛。

  他们尽管人多势众,但是却不敢追下去。

  这个是有原因的,他们曾派出两个队三百多人一起追赶,结果跑回来的没有几个。

  他们后来去树林子里找寻,发现那些人似乎经历了各种死亡方式,有些吓人了。

  其实所谓的丛林战,在张国安岛主看来,不过就是训练他们时一段在树林围猎的经历罢了。

  但是他还低估了这些人在围猎中的创造和发挥能力,他们还真的在这个过程中,发明了不少打法,而且是一个人一个小团队想到了,整支团队都会用了。

  过去张国安岛主在训练中得到了大量的水鹿,现在他们这样简单的经历收获了一条又一条鞑靼人的生命。

  其实他们大部分是北方汉人,但是,他们完全听从了鞑靼人的命令,他们参与鞑靼人的抢劫,并且从中得利,甚至表现的凶狠不亚于真正的鞑靼人!

  所以,黄祖队长和他的队友对他们毫不留情!

  但是,对于战场上擒获的俘虏,他们还是就地放了,他们才不想让对方变成死战的对手。

  当他们的成绩被赵安都头知道了后,他马上眼红了,原来战功这样容易得到!

  他也要带队出去打!

  这个要求让吕文德制置使头大了,他们没有想到御前军也要出去做战------他不好阻拦,便把黄祖队长送来的相关战报给他看,希望他能学习他们的打法。

  说实话,吕文德制置使都从中学到了很多的打法,他还正在从黑炭团中挑一些精明的士兵来仿照。

  但是这要经过练习啊,匆忙上阵可不行,黄祖队长他们都事先有过相关的操练了。

  赵安都头认真看了他们的战报后,笑着说:“这有何难,打了就往树林子里跑,算是千军万马也奈何不了我等!”

  他到底是带着手下去找黄祖队长了,美名其曰是助战。

  但是,他完全给黄祖队长添麻烦了。

  小湖泊里的基地他和手下人呆不下去了!

  赵安都头说:“这里潮湿恶臭,还有各种蚊虫,如何能让人安生?”

  其实黄祖队长对这个都有过准备。

  他们带足了流求产出的桐油水布,还有种种驱蚊虫的药物,最重要的,还有让弹药保持干燥的石灰盒和石灰带。

  但是,条件依旧不可能太好。

  赵安都头和他的手下不是不能吃苦,在大太阳下站队啊,在寒风中齐步走啊,这些手段都尝过。

  但是和黄祖队长他们比起来,少了好多苦练。

  赵安都头建议,找一个在水边的堡垒,特别是被鞑靼攻破过的,当他们自以为是安全时,再冲出来打击,那才会是出人意料!

  鞑靼军队对那些被攻破的堡垒确实无可奈何,它们根本就烧不毁,而且拆除还太费人力,只好任由它们还存在,有时,他们自已经还当成住处。

  黄祖队长摇头说:“这个方法只能做一次,有甚用?远不如这里安全------打死们也想不到我等在这里,而且就算知道了,他们也无法偷袭!”

  赵安都头说:“那不如就试一次!”

  黄祖队长说:“试一次可以,但是试这一次之后,你们回去吧,人数太多不便行动------”

  赵安都头想了想后同意了。

  结果,他们打了一场成功的埋伏战。

  当时,赵安都头和黄祖队长找了一处看上去破败不堪的堡垒,这个堡垒因为距离鞑靼军队运输辎重的路线太近了,所以被破坏的狠了些。

  但是,它仍能藏军,而且更加出乎意料。

  赵安都头在那里藏好,黄祖队长则仍然不离树林和草丛。

  黄祖队长观察到,鞑靼后勤的骑兵们竟然能驱从几十个妇女走在前面!

  他们是怕自己的地雷啊。

  流求岛送来的地雷确实给了他们骑兵很大的打击。

  其实大宋是世界上第一个使有地雷的,还是在1130年,金军攻打陕州,宋军使用埋设于地面的“火药炮”,就是一种铁壳地雷,给金军以重大杀伤而取胜了一场战斗。

  但是后来大宋弃之不用了,原因很简单,对大宋来说,它的作用是惊吓大于杀伤,而且工艺复杂,同时埋设的地点还要有一定的要求,最为关键的地方,稍加留意就能看出来了。

  张国安岛主送来的地雷可不一样,同样是铸铁壳,但是里面的炸药可是工程炸药!

  而且是拉发的,拉发索可达二十米远,非常容易埋伏和隐藏。

  鞑靼军队前驱妇人没有用的,控制权掌握在自己人手里。

  当然,张国安也曾想制成钢轮火石引爆装置。

  这个是在明朝出现过的,在机匣中安置一套传动机构,当敌人踏动机索时,匣中的坠石下落,带动钢轮转动,与火石急剧摩擦发火,引爆地雷。

  但是此物体积太大,过于笨拙,不如拉发式的轻便好用。

  鞑靼军队这一队的人马已经够小心的了,但是,他们还是受了伏击!

  当他们的骑兵走过那些妇人走过的地方时,那地面竟然又炸响了!

  鞑靼骑兵们气急败坏,好像那地面只认骑兵们!

  几百骑人马乱了一阵子,刚刚要恢复常态,紧接着连续从草丛里丢出上百枚手榴弹!

  这一下子不好了,他们四散而逃!

  但是也不都是害怕,竟然还有骑兵挥着钢刀向着路边的丛林来跑来------这正好是送死。

  在树林里,黄祖队长指挥着队员们,舒舒服服地打了几轮火帽式火铳!

  再也没有敢向这个方向冲锋的人马了。

  这条道路的左边有埋伏,当他们正向着右边躲避时,赵安都头也暴喝一声,让队员们狂投手榴弹,然后他们举着火绳枪也打了起来。

  鞑靼军队没有想到破败的堡垒里竟然还有藏兵,这一下可乱了。

  黄祖队长看到这个局面后,才让队员们出去冲锋,他们挥舞着钢刀,冲了出去,打这一场必胜的战斗。

  他们全是短火铳加钢刀,基本上是无敌了。

  要么砍杀,要么枪击!

  鞑靼士兵抱头鼠窜------直到赵安都头也冲了出来,他们又一次擒获了对方的辎重!

  但是收获不大,这一次的辎重竟然只在以石灰为主!

  他们没有打死跑下求饶的人,命令他们把石灰都倒入河里,然后就放过他们了。

  他们同时抓获了十几个回回工匠,黄祖队长却没有客气,直接让人打死们了。

  这些人或许没有上战场杀人,但是他们间接杀死的大宋人可能更多。

  用张国安岛主的话说,绝不放过那些回回工匠们,是他们增加了邪恶作恶的能力!(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