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静静的胶河(一)

第三百七十八章 静静的胶河(一)

  速也台主将坐在大帐里,拄着钢刀听胶州县令的描述……上万海盗,这真是从未听闻过。

  他冷冷地说:“你敢说真有一万人?!”

  那个县令脸色苍白,说:“在下以全家性命担保……”

  速也台主将唾了一口痰,示意他可以滚了。

  一万名海盗,按常理可以裹胁十万以上的百姓……哼哼,声势不小呢。

  但是有个屁用?!

  我有三万正兵!一万骑兵足以剿杀他们!!

  最后为了稳妥,他还带上了济南路的一万人马,他们毕竟是当地兵,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

  休整了不到三天,大军开拔,直奔胶州县城。

  速也台主将事先也得到了那里的情报,让他又气又笑。

  那些海盗竟然在胶州县城修起两人高的城墙!

  他们上岸后四处抢掳之事先不说,竟然还占上县城了……莫非想弄个县官当当?!

  他带着大军意气丰风发地向着胶州城出发,但是心里还有一些遗憾,等自己到了那里,他们定会跳上海船逃命去了……天下有草原就足够用了,可是为什么还要有大海呢?!

  此时秋风渐起……张国安岛主带着最后一批补给之物到了板桥镇。

  他不能不来,一万多人对抗三万鞑靼大军,而且对方还可能更多,自己这些人只是从事过小规模做战,他当然放不下心。

  安静送行时还是有些担心……张国安岛主看着安静抱着他们的孩子,一脸的担忧。

  当时真是一个美好的清晨,儿子张战生咿咿呀呀地摆着手,似乎知道自己的父亲要出征了。

  张国安岛主说:“我们所有的准备只为了今天,如果我们失败了,就再也没有华夏了,大宋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他们至少给百姓自由……没有了他们,你想想,还会有哪个朝代会给?!”

  安静亲了一下自己怀里的儿子,四周的人都离他们远一些,朝阳中,只有夫妻二人在话别。

  “我是担心你的安全……其实,我们可以远离这里,我们就是自由的,我们有这个能力……”

  “那不是真正的自由!能让他人也自由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我们和孩子的幸福只能来自于别人的幸福。

  远离了大宋,我们的文明在以后有可能枯萎了;太近了,我们的文明在以后可能会被同化。

  所以,这个位置正好……必有这一战!

  我向你发誓,我的安全没有事情……”

  安静又亲了一下儿子,她的眼睛湿润了。

  她何尝不明白这样常识性的道理,但是国安非要亲自上战场,一想到万一……心里可吓死了。

  恐惧从来都会让人的智商降低。

  但是,她又一次被国安说服了。

  其实安静真不用担心张国安岛主的安全问题。

  他带了四把微冲,四把手枪和大量的子弹,还有所有的手雷,这一切都足够他在一场战斗中自保。

  他还带着一支由一百二十人组成的警卫队,他们的特殊性在于他们都是由黑白奴隶组成的。

  先前说过,张国安岛主不得不接受用奴隶交换商品的贸易,因为这是这个时空非常平常的交易……但是,他马上就宣布了,只要从军五年,他们就一定获得自由,而且在从军过程中,他们一样享受俸禄,平时休息时与他人一样自由。

  张国安岛主绝对相信一点,奴隶向奴隶主的宣誓从来不保靠。

  那些奴隶们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直到他们收到了俸禄,直到他们可以在休息时像别人一样走出军营,自由去市场游玩……他们信了一切。

  信任带来真正的忠诚……张国安岛主从他们中间抽调了一百二十人,一点点让通译教会他们会说基本的大宋话,听懂基本的命令。

  他们与他人自由的交往,让他们学习语言的能力得到提升;严格的军营生活,让他们完全适应了大宋的生活。

  由于他们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智力上和体力上要好一些。

  不敢说个个是神枪手,但是,射击技术都属于一流的。

  胡镇北厂长对张国安岛主弄出个黑白双色警卫队感到好奇,他张口就直接问为什么。

  张国安岛主真实的想法是,他们很难会被对手买通,或者被人要挟……但是,他没有直接说。

  他说:“用大宋士兵太浪费了……他们都是很优秀的战兵!”

  胡镇北厂长脸上也露出骄傲的神情。

  本来嘛,流求卫队的队员都是按照高标准来招募的,应当比得过吕氏集团的黑炭团了!

  只用来当警卫,是有些浪费。

  张国安岛主带着今年最后一批补给到了板桥镇时,鲍威队长带着其它各级队长都站在码头上迎接。

  黑色的骷髅大旗此时正在秋风中飘舞着,张国安岛主感叹着,时间真的如飞刀一般,转眼就过去了三个多月,又一个秋天到来了。

  鲍威队长把他们迎进了板桥镇。

  张国安岛主刚下船就看到那些站得笔直的队员们个个士气高昂,也许是近现代装扮给他们带来的气质吧,那些所谓的大宋厢兵则一如既往的样子,眼神里似乎总有一股子怯弱劲儿。

  鲍威队长陪在他的身旁,一直注意到他的视线和表情。

  张国安岛主穿的是安静亲手缝制的黑色棉麻风衣,这样很显他魁梧的身材,特有范儿。

  结果八道河地区的男人马上都照着学,因为这与他们以前的所谓大氅不同,很修身的。

  社会风气和习惯从来都是从上影响下的,这又是一个明证了。

  张国安岛主脱下了自己的小鹿皮手套,满意地看着自己的队员,又有些不满地看着那些厢兵。

  鲍威队长连忙解释说,那些厢兵都是挑剩下的,只能留在基地里干一些体力粗活,还有机灵精干一些的,都配给外出的队员们了。

  张国安岛主说:“鲍威队长,你没有给他们设立什么奖励机制嘛?”

  鲍威队长摇头说:“没有。给他们开出正常俸禄,他们都乐坏了……生怕不再给了。”

  好吧,这也算是一种奖励机制了:只要认真做好你应做的事情,我们就会给你正常的报酬。

  张国安岛主非常满意这种理念已经深深扎入到半大小子们的心里了。

  这个时候。在八道河城堡里,杨友行伸了一个懒腰,他终于又写完了一篇鞑靼人在他国进行的屠城之战。

  他是用铅笔写的,比较凌乱,他对着正在玩翻绳游戏的小娘子沈千千和娜娜说:“帮我誊写稿子吧,又锻炼写字,又长了知识……多好!”

  小娘子沈千千说:“不好……除非给我两个钱钞!”

  “好吧,二十文钱!”

  “成交!”(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