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八十章 静静的胶河(三)

第三百八十章 静静的胶河(三)

  流求卫队侦察队对鞑靼军队的侦察是全程的……他们的侦察兵可以说与他们的行军一路同行,所以他们的消息可以不断地传回胶州城。

  鞑靼军队在行军时不断地放出探马前行侦察,整个过程也是滴水不露,毕竟他们也打过太多仗了。

  特别是在一些地理位置比较重要的地段,他们的侦察工作也是非常认真。

  他们不断地赢得战争的胜利,这并不是白白得来的,他们在战术上的打法也有可取之道。

  看了陆续传回的情报后,郭勿语副队长一字眉紧锁,果然,他们真不是轻易能够被伏击的队伍。

  一支军队的胜利,从来不是轻易就能够取得,一定有它的优点之处。

  流求卫队对这场战斗的准备已经非常全面了,至少在张国安岛主看来,应该是毫无漏洞的准备。

  张国安岛主曾经想带着卫队去胶州城,结果被人拦下了,不管那里准备的多完善,那些半大小子们不让去前线,哪里有核心人物去前线的?!

  鲍威队长说:“胶州城到这里的消息渠道非常通畅……而且两地之间的交通状况良好,极方便我们增兵,所以岛主真没有必要亲临前线。”

  后勤队长梅乐芝也劝道:“那里的军备准备都比这里要好,岛主不必担心!”

  张国安岛主只好答应了他们,问道:“你们之间做过推演了?所有人都对行动安排的细节了如指掌?”

  鲍威队长马上明确了这一点,可以说,在这里的半大小子们全都知道整个作战计划。

  好吧,张国安岛主只能耐心等待最后的结局了,他甚至帮忙去招募新队员。

  流求卫队的队员们自从驻扎进山东半岛以东的几个县城后,他们的待遇吸引了一些当地青年的注意,经常有主动报名加入的人。

  流求卫队有规定,只有招兵队才有权力招兵……所以,那些青年就不得不自行来到板桥镇报名。

  北方汉人的身体条件明显比南方汉人好一些,当初鲍威队长请示过张岛主,他们完全可以在山东半岛上征兵。

  此时校军场上人声喧闹,极为热闹……流求卫队的待遇动人心。

  张国安岛主命令他们就地培训新队员,而且先以冷兵器训练为主。

  在这个时空的战斗中,不可能离开这种作战形式。

  鞑靼大军的速也台主将也正在忙碌着。

  他领着大队人马,气势汹汹地奔向了密州路。

  他的骑兵在前,战兵在后,当地的士兵在最后当辎重兵……一路前行非常顺利。

  在沿途中,他发现一些村子里都没有人了,似乎早知道他们前来一样。

  当地的将领给他们当向导,说:“先前的李檀之乱让这里民不聊生,现在的海盗之乱更让这里民不聊生了……许多村子都空无一人了。”

  速也台主将骑在战马上,身体轻轻随着战马的行动而晃动,一人一马如天人合一一般般配。

  他听完后冷笑着说:“正好,那里都可以用来种草养马……”

  山东路除了中部地区是山区,其它的地区多为平原和丘陵……说真的,还真适合养马。

  当地的将领一时无语……他主子的想法和他的想法还真不一样。

  他们顺顺当当地到了密州路后,暂时休整了一下,接着开始又向着胶州城进发。

  速也台主将这个时候心里有数了,海盗们势力不大,要不然不可能放过人口和财富更多一些的密州路。

  这时,他们开始进到了丘陵地区,周边经常出现百来丈高的山丘。

  速也台主将打量着那些小山上平缓的山坡,感觉不可能有什么埋伏,于是他挥动了一下马鞭子,命令加快行军,他喜欢一望无际的平原。

  那些阻碍他视线的山丘总让他有不安的感觉。

  他们路过一个叫周家村的地方时,速也台主将远远地看到那里似乎有人影晃动……他马上让一个随从,带着一队骑兵去看看,别的村子里都没有人了,为何这个山区的村子里有人?!

  但是大部队没有为此而停留,他们依然前行着。

  速也台主将的那个手下是一个******,就是敢冲锋的勇士的意思。

  他带着着一队骑兵奔向了那个百丈之外的小村子。

  行到半路时,他似乎看到了有几个穿彩色绸缎的女人,她们斜骑着几头驴子,在男人们的牵领下,快快地向着村子后面跑去,竟然很快就转过了一道山坡!

  马特尔笑了一下,真有意思,这个破山村里竟然有这样多的女子,而且都是穿红挂绿的富人家女子!

  快追上去!

  他们加速穿过山村,也转过山坡,结果发现不远处竟然还有一个山坡,他们刚看到了转过去的一个背影!

  这里已经是山地了,但是还不算崎岖,还是可以纵马,但是那些驴子跑起来还他娘的不慢……

  三追两追,到底是要追上了!

  骑兵们这时都笑了,这里要不是转来转去的,而且还是山坡地,他们一个纵马就追上了。

  这个时候,那几个丽装女子竟然身手敏捷地跳下驴子,纵身跳到了草丛里,一下子看不到了!

  骑兵们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难道这样就能跑了?!

  这里的草丛虽然有一人多高,但是钻进去也跑不了的,因为这里只是一个山凹之地。

  一些骑兵跳下马,连刀都没有抽出来,直接就扑进去搜索了。

  别的骑兵也跳了下来,用不到那么多人进去的,他们给自己的战马松了松缰绳,一会儿啊,可能有事情要做。

  ******乐呵呵地抚摸着自己战马的脖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家伙有些不安。

  这个时候,草丛里接连传出闷哼声。

  那些家伙不会在里面就……

  ******的战马忽然扬了一下马头,******不由得也扭了一下头……他突然看见七八步外的山坡上站起了一个浑身长满绿草的人!

  啥?!

  那个人扬起了双手,只听弓弦声一响,一道闪光冲向了自己……哼哼,他向后一仰,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倒地了。

  他这时已经失去了所有听觉……四周已经响起了不间断的弓弦声!

  有的骑兵倒下了,有的没有中到要害上,他们嚎叫着抽出钢刀来……这时,那些绿草人丢了手中的弓弩,从大腿上抽出短火铳。

  “啪!”“啪!”“啪!”

  再也没有骑兵能站立了。

  草丛中又钻出了不少绿草人,他们的手里都拿着丛林战术刀,刀上都带着血迹……这时可以看到,那些仍然穿红挂绿的女子竟然是男人装扮。

  张德培队长扫了一眼这个小小的战场……他们偷袭成功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