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八十一章 静静的胶河(四)

第三百八十一章 静静的胶河(四)

  这次行动是一次精心策划的伏袭。

  看到所有的骑兵都躺在了地上后,张德培队长这才悄悄吐了一口气。

  埋伏者要远比被埋伏者紧张。

  这一路上,他们时而装扮成行商,时而装扮成游医,他们主动在沿途的村子里散布鞑靼大军要过军的消息,好让他们能事先跑掉。

  能减少些百姓的损失,就减少些,弄不好他们将来都是自己的百姓。

  周家村是他们精心挑选出来的地方,他们挑了身材较小的队员装扮成女子,然后设计了整个过程。

  那一地的尸体证明,他们成功了。

  张德培队长命令他的一些队员们马上把马都牵进山区里,留下其它的队员打扫战场。

  这一次行动远远没有完事,后续还会引来对手的。

  黄祖队长从襄樊地区传回来的战报,让他们决心也要搞一次这样的行动。

  一开始时,鲍威队长还不太同意这个分计划,这样的行动有危险不说,而且对整个战局没有多大的意义。

  但是最后大家在争论中认为,没有经过实战,只是整日训练的特战队不可靠。

  实战就是实战,只有这样才能检验自己的能力。

  毕竟张国安岛主给他们的训练建议都是在纸面上写的。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再说了,黄祖队长不是张国安岛主的家养小子,他都能做到,凭什么我们不可以?!

  好吧,也许是这一句凭什么,就激发了他们的战斗性。

  张国安岛主看了这一项小小的计划后,都不得不同意了,他的半大小子们说的对,只能支持。

  鞑靼大军不会派出大规模的人员进村的,因为不值得。

  如果他们万一派出了,大家躲进山里就完事了。

  结果,他们赢了。

  张德培队长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骑兵们,哈哈,这里面真有几个是鞑靼人,长相上能看出来。

  张岛主说过,他们一共还不足三十万人,只要每一次都多消灭几个,他们根本承受不了损失的。

  队员们接下来重新布置了战场,他们把女人的衣服撕得一块块的,然后随手丢在进到山区的路上,一点点深入。

  地上的血迹他们没有理会,鞑靼人的鲜血与汉人的鲜血是一样的,只要不让后来者看到尸体就行了。

  张德培队长带着队员们走进更深的丘陵山区。

  速也台主将领着骑兵走了一段时间后才想起自己派出的人马竟然还没有回来,他们不会是迷路了吧?!

  但是,那些山也不算大山,还有这样庞大的军队,蜿蜒数里地了,如何能迷路?!

  他行进了一会儿,又让一个随从带着几个骑兵去催促一下,怎么这次行动动作这样慢!

  山东路算是开发比较早的地方,这里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无论是种植粮食,还是种草,都是好地方。

  所以这道路也是比别的地方好走一些。

  速也台主将肯定想不到,还会有比他还要急着让大军抵达胶州城的人。

  郭勿语副队长亲自把张德培小队长送走的,也好好嘱咐了他,打不过就往山里跑!

  大家当年都爬山越岭打猎过,对彼此的能力都了解。

  郭勿语副队长每天都必须要重新推演一遍这一场攻守之战,而且,他把敌人的实力一点点提升,都能假设成不怕地雷,不怕火箭,更不怕火帽式火铳,就知道发疯式猛攻的程度,料敌为宽嘛。

  但是在密集的火力输出下,而且还有护城沟的阻碍下,这些行为都是找死的行为,甚至他们先前倒下的尸体或是受伤的伤员都会自动成为他们的新阻碍!

  每天晚上,在蜡烛下对着胶州城的沙盘进行推演,已经成为他睡觉前必须要做的工作了。

  他两个月前就建好了胶州城和周边环境的沙盘模型。

  这种方法张国安岛主给他们讲过,本来开始还说什么比例的,但是看着很多半大小子们迷糊,他只是略讲了一下,告诉他们求个神似就行了。

  后来,张国安岛主想起了造船的工匠,他们正是擅长打制船模,便让他们把这个技术传给流求卫队里的随军工匠,以后按比例建模的任务就由他们完成了。

  所以,两个月前,随军工匠就建成了一个足有两平方米大小的沙盘。

  不仅胶州城的模型像原型,连周边的环境都类似原型。

  工匠还雕刻了各个兵种的小木头人,还有他们的作战武器。

  郭勿语副队长只要在这上面照着摆放,就完全可以模仿出战场的样子了。

  他时常凝视着沙盘上的摆设,心里燃烧着求战的熊熊烈火:狗鞑子们,你们快一些来吧!

  事实上张国安岛主和鲍威队长也时常在板桥镇推演。

  他们把鞑靼军队里有的军种一一摆在了沙盘上,然后不像郭勿语副队长那样左右手互搏,却是张国安岛主在攻,而鲍威队长一边在守卫,一边在反攻。

  鲍威队长凭借着先进的武器防守,结果张岛主本人也攻不下来,伤亡太大了。

  这个时候,张国安岛主突然摆出了一个新的阵法,他掏出火柴来,摆放在城下。

  鲍威队长奇怪地问道:“那是什么兵种?”

  他们早都把鞑靼军队里所有的兵种都考虑了,想要的话,都会有,但是就是没有火柴这一项。

  张国安岛主冷笑着说:“新兵种,他们是百姓,俘虏甚至是女子们,你如何应战?!”

  “------不可能,她们如何能爬了城墙?!”

  “真就被逼着冲上来了,就是能爬了!”

  “------那我还是把弓箭手和火铳兵布在前面,她们在帮助鞑靼军队!”

  张国安岛主叹了口气,说:“我说过她们是被逼的,你再找不出其它办法?这是你在战场上唯一的选择?!”

  鲍威队长想了一下说:“那我就不用诱敌群攻了,直接用火箭击溃他们的后方!!阻断他们之间的控制------”

  张国安岛主阴阴地说:“我在她们身边安排了弓箭手和刀斧手,一起前进呢!”

  “不怕!我有狙击枪手,再近些,我有短火铳!!”

  张国安岛主这时满意地笑了一下,说:“这就对了,这时就不怕误伤了------你遇到的敌人远比你想象的邪恶,他们只在乎赢,完全没有拿人当人看的想法,我们不能这样啊。

  这不是妇人之仁,这是我们的底线-----不要向他们学!”

  鲍威队长认真地点点头。

  在旁边观战的半大小子们也认真地点点头。(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