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八十五章 鞑靼人,杀无赦!

第三百八十五章 鞑靼人,杀无赦!

  后来所谓狗鞑子的黑气狂奔的传闻让张岛主知道了,他微微一笑,解释说:“可能是大爆炸后,扰乱了空气正常的热对流而产生的热岛现象……一切自然现象都可以用常识解释,凡是神秘现象,都是暂时没有能力去搞明白的常识问题。”

  半大小子们绝对信服张国安岛主的解释……但是大宋厢兵们却是不太相信,他们只是在私下里说,定是张岛主破了狗鞑子的阵法,让他们的邪气泄了,要不然,他们追击时,也不会那样顺利。

  他们的追击确实是非常顺利而且有成绩。

  他们几路人马只是以正常的行军速度追击鞑靼逃兵们,却要将他们全歼了!

  一开始时,那些鞑靼骑兵和步兵一起逃窜,那些骑兵们很快就逃出很远,但是,他们却遭受了事先埋伏好的队员们的首批打击,火铳和手榴弹的打击让他们无从抵抗,只能快马加鞭来逃离!

  大宋实在是让人同情,这倒霉孩子的敌人几乎都是以骑兵起家,以骑兵见长。

  所以,他们在步兵对骑兵的战斗经验方面,不得不非常的丰富。

  在他们的正规军队中弓箭手的编制占了七成,同时采用混编的战术对抗敌方的骑兵部队。

  外围是长枪手,阻碍骑兵冲击,中间为腰刀盾手,内侧为弓箭手。

  而且他们在西夏建国之后大量装备神臂弓这种弓弩中最强的武器,其对比西方的早期火器也有相当大的优势,射程优于英国长弓,威力确更大。

  他们的方阵几乎为世界战争史中冷兵器步兵对抗骑兵的完美方阵。

  但是最终说,骑兵胜利后可以乘势掩杀,可步兵胜利后却无法扩大战果,所以说会出现从概率上算大宋战胜的比例竟有七成的奇葩数据。

  但是实际上,他们不得不南逃,还是靠着地理条件挡住敌方的骑兵。

  而且能抗抵了骑兵的正规军,大宋才会当成宝贝……平章贾似道是不可能派出到这个地方的。

  张国安岛主深深知道,骑兵的威力在冷兵器时代绝对是巨大的,而且是近乎无敌的兵种!

  它们适性极强,机动力、攻击力都是步兵无法抵挡的。

  所以在张国安岛主搞出了火帽式火铳后,他都不允许自己的队员直接面对骑兵!

  甚至他宁愿拿出所有的工程炸药来,也不愿让他们出城阻击。

  但是,追击溃散的骑兵,他却完全支持……实际上人的耐力远大于马匹,短距离内,骑兵肯定能跑远一些,但是,当它们失去了各种补给后,特别是如果受了刺激,一开始跑过头了后,它们再跑下去,累死的可能性更大,而人则不会。

  张国安岛主要求过,凡是追击的队伍都被需要成建制,而且要有后勤准备,绝不允许个人或小队逞英雄。

  这一点郭勿语副队长坚决执行他的要求,所以,别看他们出发晚而且开始速度也要比他们慢……但是,他们最终还是追上了大部分逃兵。

  而且一路上还缴获了不少战马……步兵俘获溃散的骑兵,这很正常。

  但是让他们感叹的是,一路上的死马更多一些!

  他们还是按照郭勿语副队长的要求去做,只要不是鞑靼人,丢下武器就算投降了------鞑靼人,投不投降都是死。

  郭勿语副队长曾站在他们面前喊叫过:“大家让住了,真正的狗鞑子只有不到三十万人,还没有一个县城人多,奈何能如此猖狂?!

  无他,他们善唤起人身上的恶来罢了,消灭他们!”

  当时众人真是满心愤怒,是的,才三十万人,竟然能欺我大宋如此地步,见一个杀一个,看他们还能有多少人!

  真实的事实超过热血的宣传------才三十万人,杀一杀就没有了!

  这条政策被很好的执行了下去。

  现在的鞑靼人还没有来得及民族融合,一眼就看出区别了。

  其中的区别,就像流求土著和大宋人的区别一样大。

  他们追击的成绩好,当然还有张德培小队长的功劳。

  他的小队与先前埋伏的队员不是同属,是两个部门,所以打法还不太一样。

  郭勿语副队长安排的埋伏人员只是想办法削减对手的总人数就行,无需追击,所以人数少些也不怕了。

  如果敌人万一真能在逃亡的过程中组织起有效的反击,那么他们才不会坚守阵地,直接就撤了,不怕他们再来个反追击。

  丘陵山区也是山区。

  张德培小队长的腹蛇铁丝网害死太多的鞑靼士兵了,在一个狭窄的,类似山口的地方,几层铁丝网就拦住了好几千人!

  这些只是逃跑时,不幸冲到了这条路上的人。

  他们一开始用刀砍,砍不断,后面的人一拥挤,前面的人被缠上了。

  这个时候张德培的小队在一处郊高的山坡上,冲着他们开枪了,放箭了。

  这才是致命的打击,人群堵在那里,像一团粥一样乱-----再加上不停地冲着人群投掷手榴弹,就是战神也受不了这样的打法!

  他们大多又向回跑了,这些人白白跑了这样远不说,体力上消耗极大,而且心理上的打击更大,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为何战斗变成了这个样子?!

  还有一些想上到另一处山坡上绕过那可怕的会缠人的铁丝网,但是,他们缓慢的动作,又使他们成了天然的战靶子,不足五十米的距离,基本一枪一个。

  爬着上去,滚着下来。

  所有人都往回跑了,没有胆敢攻击那些埋伏他们的人。

  原因很简单,他们那里更陡不说,他们的人数好像还不少------很回跑吧!

  看着那些人放弃了这条通道,又拼命往回跑了后,张德培小队长把帽子摘了下来,用棉线手帕擦了擦汗,不是吓的,而是兴奋的------战斗能打成这样,给他的人生启示就是:准备的越久,完成的越快!

  那些往回逃跑的鞑靼士兵再遇到成队的海盗时,他们的脚都软了,听到了对方用标准的大宋话喝令他们丢下武器后,连丢了战马的真正的鞑靼骑兵都丢了武器,实在是打不了了。

  俘虏他们的流求卫队队员毫不客气,当着所有投降的鞑靼士兵的面,把真正的鞑靼人揪了出来,当场打死。

  他们还专打鞑靼人的天灵盖,顿时红的白的全出来了。

  鞑靼士兵吓得缩成了一团------带队的队长狠狠地说:“鞑靼人,杀无赦!”(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