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吕文德的打法

第三百八十八章 吕文德的打法

  张国安岛主同样让杨友行给统制法可认真回了信,告诉他自己的打仗方法不可以盲目照学。

  张国安岛主安排的爆破人员,那都是在平常经常参与矿山开采起爆的,已经有一定的经验了……临时学会的人员可不行。

  另外,他提出那个工程炸药产量太低,很难供应的原因……因为阵法过于烦琐。

  最后,他劝统制法可仍然坚定的站在平章贾似道这一面,坚决走与大宋官家共谈军阵的路子。

  因为张国安岛主对平章贾似道无偿援助高丽国反政府武装的手段极为佩服,一个是大宋政府现在有这个实力,二个是也许是自己的举动打开了他的思路……总之,他在高丽国布下的手段比自己大气,而且生生拖住了鞑靼不少的精兵。

  但是,还是对自己的投资成效最大……以八千大宋厢兵以及相应军备的投入,生生换来了消灭鞑靼三万大军的损耗,便宜死了。

  所以现在老贾又开始玩起斗蟋蟀了,听说整个贾府上到处都有此物的叫声……老家伙现在真玩嗨了。

  张国安岛主却不可能有玩心,他正的审核鲍威队长送来的作战请求。

  鲍威队长提出来,经过这一场战斗,全山东半岛东部地区全都完成了安定工作,而且还顺利地从大宋厢兵和当地人员中,抽出了一批比较合格的兵员,正在加紧训练,估计再来几场实战,他们也能成为合格的流求卫队队员。

  而且,现在整个山东地区已经没有成建制的军队了……那些主要州城,都成了在秋风中瑟瑟发抖的柿子了。

  张国安岛主算了算自己能提供的冬季补给,感觉可以让他们试一试,好像紧一紧可以承担了的、

  山东半岛东部粮食和棉花以及花生等农作物的出产减轻了流求岛的运输力,而且,他可以更大气凛然地向着大宋政府索取……谁叫他们现在是世界棉花第一出产国呢?!

  大宋政府中,没有一个人对平章贾似道的支援政策说三道四,因为效果太明显了,鞑靼大军已经好久没有派兵南下,而是正在北方地区迟疑着。

  大头目忽必烈又感觉出离愤怒了!

  他们不是海盗!!

  这是在他的胸口上叉了一把刀!!

  这个秋天,他是在咆哮中度过的,他几次要御驾亲征,都被众臣劝住了。

  此事如果让大头目出头,那么以后怎么办?!

  这个时候,朝庭上开始出现了一种说法……正是因为削弱了北方汉人军阀的实力,才出现了让海盗做大做强的事情。

  这话貌似有道理……地方豪强的势力减小了,海盗之类的势力乘虚而入。

  但是大头目忽必烈冷笑着说:“就算地方豪强势大,还能大过我骑兵和战兵?!”

  此言一出,众人皆默然……是的,三万大军一战而灰飞烟灭,试问,天下还能有哪方势力能够做到?!

  就算是大宋也只不过能倚城而守,寸步不敢离城而战……据逃回来的人说,他们竟然是出城而战,只不过那时兵心已经乱了。

  大头目忽必烈下了死令,马上结束在高丽国的平乱……不惜屠城,把陷在那里的精兵抽调回来,平定山东半岛,那里才是真正的要害之处。

  离大都地区和南下的交通要道太近了……而且听闻海盗们还正在蠢蠢欲动。

  鲍威队长安定下后,他确实要去收拾那些大城了……因为,他手里还有火箭和石炮,上次战斗中,都留下了不少存货。

  张国安岛主回信让他们把情报工作做好,避强打虚,学会让对手放血……人口就是血液,不争一城一池得失。

  坚绝不同敌人骑兵打野战。

  鲍威队长看了回信后,微微一笑,他当然领会了张岛主的意思。

  他准备在秋冬里打这一战,就是奔着人口去的。

  他们在山东半岛安定百姓的时候,同样也关注农业问题……这个不用他们宣传了,种棉花,种花生,种玉米有多挣钱,他们农民一眼就看明白。

  而且,给流求卫队干活还给钱钞和各种物件,听闻上流求岛上干活挣的钱钞更多。

  鲍威队长得到了张国安岛主的允许后,马上和自己的同伴们展开了计划,他们不担心冬天的军备,相信流求岛会给自己准备好的。

  他们只想求收获更的人口。

  这一场战斗还有一个作用就是让吕文德看到了机会。

  他终于也决定开始反击了,因为他攒够了火箭和霹雳炮……而且,对手的人员数量并不是多的过份,流求卫队他们加一起不过一万多,面对四万多军队,一样能一点胜之,那么自己的军队的人数和城外的相比也不过如此。

  所以,打他们一仗!

  这一个晚上,他趁着月色,悄悄在城墙上布置了火箭,准备在黎明时来个突然打击!

  他瞄准的主要地方是阿术的中军大营,按常理说,中军乱则大军乱……这是常识。

  第二天,天刚刚亮,当襄樊地区一切还都沉浸在秋季特有雾气中时,一声嘹亮的高喊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然后几十枚火箭向着阿术主将的中军大营打去!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先前的隐忍取得了成效,阿术主将把中军大营设在距离襄阳城不过两千步远,这尚在流求火箭的打击之下。

  如果当时张国安岛主在场,他们会气得拍大腿的……火箭更多的作用是惊扰,不如四处开花了,别想着一下子炸死对方的主将!

  没那个精确程度!

  果然,他们对着中军大营一顿狂炸之后,对手确实是损失惨重,但是没有炸到阿术主将……京湖制置使吕文德站在城墙上,正在用望远镜观察着效果,不错,把那些鞑靼士兵炸得狼狈不堪!

  他抽出雪亮的钢刀,高声命令他的黑炭团:“出击!”

  吱呀呀声中,他的黑炭团一鼓作气冲了出去……还好吧,他还知道用长枪队和弓弩队来协同,不是单纯举着火绳枪冲锋。

  火绳枪不是这样用的……但是他就这样用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