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手段的不同作用

第三百八十九章 手段的不同作用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的黑炭团凭借火器,凭借着混搭在一起火箭和手榴弹技术,而且已经足足超过对手一代的代差了,但是却把这一场战斗打的无比惨烈……

  阿术主将的中军大营确实是乱了……但是,他没有被炸死,甚至连主将大旗都没有被炸倒!

  当然,这也已经把他们的中军毁掉一大半了,而且还燃起了大火,很可惜没有延及到其它地方。

  其它军营的士兵看那主将大旗没有倒下,而且长期在他们眼里只会龟缩防守的宋狗们竟然敢出城而战!

  他们还顿时来了精神!

  其实大家之间的霹雳炮打来打去,已经让双方对爆炸声适应了很多。

  所谓火箭的爆炸声音也只是比霹雳弹的声音大些罢了,不似出奇。

  结果其它军营的士兵还真有冲着他们冲杀出来的……好好的阵地战变成了一场大混战。

  一开始时,鞑靼士兵吃了亏,他们远的时候被火绳枪打,弩弓射,一时间黑炭团占了优……但是,对方人多,就算他们黑炭团还能投掷了手榴弹,短期内无法击退鞑靼士兵……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则站在城墙上,他面色冷静地看着战局。

  对手远比自己人死的多,而且,对方的骑兵在这种混乱中,似乎更容易受到打击,他们的攻击效果还没有步兵好。

  骑在马背上的他们,就是天然的好靶子。

  当然,黑炭团中也不断有士兵中了流箭倒在地上,还有挨了长枪的……但是整个局面占优。

  后备出击!

  他安排的后备队主要是弓弩手配掷弹兵……当他们冲出了城门后,混战更加成混战了。

  吕文德现在面色开始沉重了,倒不是因为自己士兵的伤亡增加,而是他发现自己错了,他过高估计火箭的功力了,而且现在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想法还是不对,距离才是自己做战的优势!

  甚至可以像黄祖队长那样安排打法,现在是白白损失了人手。

  他命令鸣金收队。

  这个时候鞑靼士兵还想着追击呢,城墙上的石炮掩护了他闪撤退。

  最后,他们以伤亡两千人的代价打完了这一场战斗。

  吕文德还有些高兴,他们至少给对手带来了五千人以上的伤亡!

  一比二的交换,这是实打实的战功,尽毁敌军中军营!

  黄祖队长听了这个战果头都大了,若是流求卫队谁敢打成这样,张国安岛主不踢飞了他才怪。

  黄祖队长在外围仍然是流动做战,前一阵子,敌人势大,他们就躲起来,让鞑靼军队以为自己都逃命去了。

  等他们一开始松懈,他们马上又钻了出来搔扰。

  他唯一一次损失了人手,还是被御前军营的赵安都头害的。

  他贪图方便,又想要军功,结果靠的太近了,被鞑靼军队咬上了尾巴,气疯的鞑靼士兵穷追不舍!

  黄祖队长为了掩护他们,不得不与鞑靼军队展开了局部的近战!

  最终救出了他们,但是这一次却牺牲了五名队员,赵安都头的小队损失二十多人。

  这个时候,赵安都头才感觉到心痛,那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战兵,大家在一起摸爬滚打好久了!

  黄祖队长本来想骂他,但见他伤心得泪流满面,也只能无语了。

  他们聚在一起好好总结这次的教训,人家鞑靼军队也不是白给的,千万要计划好了再行事,不能贪图便宜。

  血的教训。

  所以,黄祖队长听说吕文德竟然能称之为战功,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但是按照惯例,这算是战功了。

  赵安都头也叹息了一句,说:“先前的血战莫不如此------这样也可以锤炼出铁军。”

  黄祖队长马上摇头说:“我家张岛主是不会允许此事发生,没有理由用别人的鲜血打造什么铁军。”

  最后,他意味深长地说:“赵都头,下一次若是还用你的那种打法,我可真就不能救援了------”

  赵安都头脸色一红,说不出话来。

  这一次出城做战,除了战功外,吕文德还有其它收获。

  那就是让主将阿述不得不把军营全都退后驻扎了,这样给襄阳城的防守减轻了压力。

  而且让主将阿述又一次冲着大头目忽必烈要支援,兵员少了还是不可行。

  双方在这个期间又形成了拉锯的态势,但是吕文德感觉少了很多的压力,他还是认为自己的打法对路。

  张国安岛主闻听了襄樊地区的战报后,无可奈何,他可没有能力去影响一个战区司令的行为。

  如果不是自己对他们有用,可能理都不会理自己。

  所以,他只关心自己的流求卫队在山东地区的收获,他们才是自己真正的依靠。

  进入冬季以后,山东半岛的局势有所变化。

  鲍威队长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在一开始组织的试探性进攻会马上见成效。

  他们的队伍靠近密州城时,这里的长官挂印而北窜,他的手下人竟然没有跟随他的,反而是“开门揖盗”,因为听说过,他们只杀鞑靼人!

  而且投降的人还有好处,还可以处在原位,他们不立长官,只管治安。

  这样的舆论宣传还真不是他们有意为之,因为他们还没有学会这些,而是民间的传言让他们知道的。

  这样的传言也许更可信。

  到现在鞑靼强盗集团也没有什么后手应对手段,确实让原先跟随他们的人有些心思了,不如投了现在的海盗,就算以后有了万一,也可以算是自己被迫从敌。

  鲍威队长把这种情况汇报给张国安岛主后,张国安岛主恍然想明白了投机二字,这样的人,他们只尊重权力的来源,他们永远不会是死忠,没有必要和他们为敌,只要做大做强自己,他们就是天然的盟友。

  那么正好可以利用他们做一些管理底层业务的事情。

  张国安岛主马上指示鲍威局长,说坚决不收任何税务,这是对新占城的基本要求,但是,利用起那些投降的底层人员,让他们去乡下指导种植,特别是经济作物。

  鲍威队长接到了张国安岛主的命令后,想了半天,终于明白了,这是做给别人看的。(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