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章 王德发的爱情来了

第四章 王德发的爱情来了

  吴大鹏和万士达和家人在那里留下了,王德发一个人先回到了台北。

  他又专程地去台南那里呆了几天,经常一个人在海滩上走走。

  这个季节是台南地区最好的季节,天气不算热,海风习习。

  王德发在那海滩上似乎看到海面上出现了数艘风帆船,但是定睛一看,那原来是现代轮船。

  他还在曾文溪的溪畔上似乎看到了无数人在远处割着芦苇,但是定睛一看,那是有一些人也在游玩。

  他的耳边又好像听到了有大宋口音的吆喝声……那其实是海风吹过的声音。

  真不知道张国安两口子在那面如何了……他们还至于会建成一座眼下这样有一百多万人口的全岛第四大城吧??

  那海滩上不时有情侣成双成对的经过,真的,也许真要找一个伴侣了,他没来由的感觉到一种孤独感从天而降,这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生命就因为多了一些钱财就与以往不同了吗?

  他给宋子强打了电话,得知他已经回到了家里,于是就回大陆了,直接去他家里找他。

  他们两口子旅游期间,谁也不没有去打扰他们,太难得了,舍得花钱坐飞机旅游了。

  只可惜这次旅游却不开心。

  宋子强和老婆随团旅行的时候,早就知道这个旅游过程中的猫腻了,比如卖高价,以次充好等等。

  这些他们都门清。

  但是在回来的途中,宋子强无意在一家玉器里看见了一个貔貅佩件,顿时有感了,就是喜欢。

  那貔貅标价9000多,他理都不理,也不听售货小姐的各种解释,一口压价,一千块钱我拿走。

  当然以成功了,宋子强最后大气地带走了那个佩件。

  但是老婆在他们回来后无意中发现,这东西在地摊上也就是一百块钱,最多卖到这个价钱。

  完了,宋子强的耳朵灌满了老婆的责骂……还真不是钱的事情,而是一种面子感觉受辱了。

  老婆敢说自己买了二十几年菜没有被骗过一次,但是这一次竟然能让人骗这样惨。

  宋子强也骂了一句,都知道你们骗人了,没有想敢骗这样大的泡沫,一折的一折还挣钱。

  还好不是在旅游期间发现的,回家了,骂骂就骂骂吧。

  但是老婆没完没了了,宋子强大喝一声,说:“住口!老子有钱了,就自由了,任性了,咋的?!”

  他老婆打了个机灵,这才发现了现状,是啊,现在还真是有钱了。

  她自己都有七位数的存款了,是不应该为这样的事情生气。

  但是,性格的惯性使然,她又多说了几句。

  宋子强一怒之下,走了,去后山村搞装修去,反正王德发回来后要住那里的,装修的活儿不好看着,肯定会偷工减料。

  所以,当王德发回到了后山村时,宋子强已经完成了最后的装修。

  后山村里有了真正的别墅,除了没有游泳池,其它的生活设施齐全,属于拎包入住了。

  宋子强领着王德发逛了一圈子后,得意地说:“看看,咱一手现场监管的,全是货真价实!”

  在宋子强来后山村大搞装修的时候,刘村长就探头探脑地跑了过来询问,说好的后山村工艺美术品加工厂呢?

  宋子强当然不能说,我们当时只是要这样一个名头,为以后走私文物做准备。

  宋子强当时摇头说:“现在欧洲在沦陷,懒人吃福利,还被绿化;美国在衰落,政治正确误美国啊;亚非拉都是蛮荒之地,只能做资源产地;阿三愚蠢可笑,******封闭落后已被时代淘汰,不放弃宗教是死路一条;香港、台湾暮气沉沉,只要给丫断电断水就能收复;日本必将沉没,世界上就中华前途一片光明……但是经济开始不景气了,投资方跑了。”

  刘村长当时听完了后狠狠咽了一口唾沫,咱这个后山村和世界都联系到这样紧密了??

  他说:“那我的工资……”

  宋子强大气地说:“现在正在找投资方呢,你的工资照常开!”

  刘村长马上有点不好意思了,说:“我啥也不没干呢……”

  宋子强说:“这厂房维护,我们的房子看管,你这不干了挺多嘛,老刘,你客气啥!“

  宋子强到底还是能像个有钱人的样子了。

  王德发听了他和老婆吵架的原因,哭笑不得,劝什么劝的,直接把他给推回家去了。

  股市上都亏了那么多了,还在乎这点小钱。

  宋子强借势也而开了这个地方,除了能走流量上网和看电视,别的啥也干不了。

  但是这种环境是王德发喜欢的,难得能够让自己的心静下来。

  宋子强临走时却扰乱了他的心。

  这个家伙给自己在世纪佳缘上报了名,建了号,让自己在上面征婚了!

  宋子强还交待说:“我只给你设了收入在一万到两万,这样不高不低容易找到真心妹子。”

  这家伙自己的私生活都不知道过得如何,还管别人的私事呢!

  他不是找不到女人,而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

  何况他的女友还有几个,那个牵手以上啥的,是不愁的。

  问题是不用搞成征婚这样正式吧,他上网了,想把自己删掉。

  但是,他看到有一个上海女人给他留言了。

  留言内容非常坦诚而真挚,还具有一些文采……

  他随手翻看对方随留言而来发来的照片,怦然心动,什么对方三十五岁丧夫,有一个孩子啊,家庭条件一般,只是有一套住房之类的条件都不重要了。

  照片上的女人穿的衣服,是他最喜欢的湖蓝色;淡然而知性的笑,似乎在陈述着她的经历。

  就连她背后的古城墙都带有某种深邃的意味。

  王德发晃了晃头,那人依旧在淡然而知性的笑。

  这个时候,他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号码是上海的……难道会是她吗,不可能这样巧吧?

  结果真是。

  “你好,你是王德发?”

  “嗯,我是。”

  “我是在世纪佳缘给你留言的人,我叫张丽,弓长张,美丽的丽。”

  声线好听,语气大方。

  第一次,这一生的第一次,他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后,心慌了一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