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五章 送我玫瑰花吧

第五章 送我玫瑰花吧

  接下来的一周内,两个人互相很频繁地通了电话。

  他们谈了谈文学、影视和饮食……王德发第一次遇到一个知识面还算广博一些的女人,他感觉自己可能爱上了她。

  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好,王德发甚至都想飞去上海看看她,这很容易的,应该见一面了,他这是第一次想主动见一个女人。

  很多美好的开始,也许都是从中年以后开始的。

  他当时没有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他的朋友们,哈哈,到时候给他们一个惊喜也不错。

  可惜的是,张丽从来只用手机和他联系,她的工作也很忙,连视频的时间和设备都没有……一个单身女人,还带着一个孩子在大城市生活,这本来就是不容易的。

  他想告诉她,也许从今以后,可以不用那么辛辛苦苦了,养家的事情,本来就是男人的事情……但是,他又感觉自己太唐突了。

  一切都等着见面再说吧,好消息永远不怕晚到。

  他告诉张丽自己要去上海见见她,她也很高兴,说下周吧,下周她有时间。

  几天后,在他准备订购一张飞机票时,张丽给他打电话了,说她的同事收到了99朵玫瑰……今天是个特殊日子……

  王德发笑着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21……”

  嗯,也许是我爱你的谐音,但是上海话是这个发音嘛?

  王德发突然想到,张丽说自己是上海本地人,但是她的口音怎么会有河南味道?!

  也许祖籍是河南地方的,也不奇怪。

  王德发说:“好说,我也送你玫瑰吧……你把你工作的详细地址发给我……”

  “真的呀!太谢谢了……不过,我问一下我的同事,给她送花的花店电话号码是多少好吗?”

  “好的,给我发短信吧……”

  过了一会儿,他收到了短信……他马上给他上海的一个同学打了电话,让他帮忙查两个电话号。

  那个同学在移动公司上班,举手之劳,就帮助他查了,说这两个号都是新开通的,都是用一个身份证,问他想不想要知道名字。

  王德发深深叹了口气……他说不用了,只是接到了两个陌生电话。

  王德发看着手机沉默了一会儿,拔打了张丽的电话,他说:“小丽啊,我给你一个惊喜,我一个朋友在上海开花店,还是连锁的那一种……不管你在上海哪里,他都能保证两个小时内送到!”

  小丽突然变声了,脱口而出地喊:“你为什么不用我给你的号买!我是不会出去接花的!!”

  “一千朵呢……你高不高兴?”

  “不!”

  “……小丽,我很有钱,如果你是真实的,你会得到比骗我能得更多的,你这才是多低级的水平啊……听你说话的声音,你也不小了,人怎么会活到这份上了?”

  “吹牛逼吧,你!连花儿的钱都不舍得拿,害得老娘费了一个礼拜的时间!”

  小丽说完就关了电话。

  王德发心中有碎了什么的声音,一时间他感觉浑身无力,懒洋洋地躺在床上……过了好久,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自己原来竟然是一个想找爱的中年大叔……哈哈哈!!

  这一切都真他妈太可笑了!!!

  哈哈哈,到了流求岛后,他在对张国安岛主描述自己经历的时候,仍然还是笑个不停。

  他在笑自己……

  张国安岛主扭过头去,站了起来,走到窗户那里……他的别墅同样建在八道河上游,通过窗户,可以看到八道河河水在静静地流淌。

  他看着窗外,没有回头,说:“很多人都不知道为什么活着,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死去,只知道精明地算计,可惜却在算计中失去更多……”

  王德发抹了一下脸,说:“没意思,骗人的和被骗的都没意思……我把钱给了几个确实有需要的亲人和朋友,单身过来了。

  其实我本来就不留恋那面的世界。”

  张国安岛主说:“人生会充满奇迹的,要不然不会如此漫长。”

  王德发说:“不用安慰我,我需要从头再来!”

  好样的,多年的老朋友了,他知道王德发的性格,他一定会走出这个阴影。

  王德发具有坚硬的外壳,内部却柔嫩无比,谁知道能打开他外壳的女人竟然是个骗子!

  所以,在别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对他来说可能是大事了。

  还好,在眼下这个时空,他们有的是时间来医治自己。

  王德发的回归,加快了流求岛的工业进程。

  首先,王德发开动了机床。

  他尝试着用鲸油兑上酒精来充当柴油发动机的能源……结果还可以,只不过隔几天要清除一下积炭。

  同时,他设计了一种非常普通的煤气发生器,直接借用铸铁无缝管道建起了一台煤气烘炉。

  张国安岛主看到这个时,脸有些红,他竟然忘了以煤气为能源温度会更高更干净!

  王德发笑着说:“你除了当老师没有其它的工作经验,要怪也要怪宋子强那个家伙没有在计划里特别标出来,他太想当然以为别人会想到。”

  王德发要用这个煤气烘炉来焊接。

  这个焊接技术是随着金属的应用而出现的,古代的焊接方法主要是铸焊、钎焊和锻焊。

  大陆上在商朝时期制造的铁刃铜钺,就是铁与铜的铸焊件,其表面铜与铁的熔合线蜿蜒曲折,接合良好。

  春秋战国时期曾侯乙墓中的建鼓铜座上有许多盘龙,是分段钎焊连接而成的,而且经分析,所用的与现代软钎料成分相近。

  战国时期制造的刀剑,刀刃为钢,刀背为熟铁,一般是经过加热锻焊而成的。

  现在大宋工匠是将铜和铁一起入炉加热,经锻打制造刀、斧;用黄泥或筛细的陈久壁土撒在接口上,分段煅焊大型船锚。

  这个时空中,叙利亚大马士革地区的工匠也会用锻焊制造兵器。

  但是他们的焊接技术长期停留在铸焊、锻焊和钎焊的水平上,使用的热源都是炉火,温度低、能量不集中,无法用于大截面、长焊缝工件的焊接,只能用以制作装饰品、简单的工具和武器。

  王德发需要煤气烘炉来焊接中低压锅炉的炉体。

  动力设备,他就直接自己开工加工了。

  他聚精会神地加工着,眼睛紧盯着飞旋的加工件,心中的一切杂念都一扫而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