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八章 卖给大宋瓷器

第八章 卖给大宋瓷器

  流求岛的商贸船队结队出发后,王德发亲自去八道河陶瓷厂看了看,首先就发现他们搅拌瓷土时费的人工是最多的,而且那瓷土质量不高。

  王德发对张国安岛主说:“薄胎瓷咱们制造不出来,骨瓷那玩意儿很简单啊……”

  张国安岛主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光想着和大宋比瓷艺了……忘了可以和他们比瓷器的种类了。”

  王德发是单身,他的业余时间有的是,曾经玩过一阵子瓷器。

  他点点头表示理解,不是玩过瓷器的人一时间不会想那么多。

  他轻松地说:“这一块儿我来处理吧,非要把瓷器卖给大宋不可!”

  王德发非常认同他的朋友极力向大宋出口奢侈品的计划,要让大商大户们高消费,然后向小商小户购买商品,这样做了,虽然不得不让大宋政府剪了羊毛,但是思路是完全正确的。

  挣有钱人的钱钞,买老百姓的东西,这是发展经济的正道。

  在那边的世界里,骨瓷是西方惟一发明的瓷种。

  前文讲过,瓷器在西方具有极高价值,其出口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唐朝。

  其实就是普通瓷器也是值钱的,所以,王征和小二自信可以用碗和盘子换到水牛。

  瓷器的利润让欧洲人眼红啊,大约在十七世纪时,景德镇的薄胎瓷传入了欧洲,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发明,按欧洲的说法则是,“它们竟然比纸还薄,比牛奶还白,比玻璃更透”!

  这种瓷器在欧洲价值连城。一件瓷器甚至可以换回一支军队。

  更为神奇的是,这种瓷器甚至可以做成灯具,却有着比玻璃灯更加奇幻的效果。

  为了得到“比玻璃更透”的效果,大约在1794年,英国发明家威廉华尔森在陶土中加入了动物骨粉。

  骨粉在经过高温后可以获得氧化钙,这是玻璃工艺中已经非常成熟的技法,然后为了获得薄胎瓷温润的奶白色,他又加入了一些矾土。

  氧化钙是玻璃制造中最重要的助熔剂之一,它可以有效地降低二氧化硅的软化温度,更容易形成玻璃类物质。

  二氧化铝则是常用的乳浊剂,它甚至可以让玻璃呈现不太透明的乳白色。

  就这样,他们碰巧发明了一种新瓷种,但是现在这个发明归王德发了。

  王德发知道骨瓷的基本配方,一般是六份骨灰和四分瓷土,但到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五十份骨灰二十五份瓷土和二十五份粘土,直至他穿越前,这一直是欧洲的标准配方。

  骨瓷的骨粉一般用牛、羊、猪骨等以牛骨为佳,这一成分可以增加瓷器的硬度与透光度,且强度高于一般瓷器,所以可以做到比一般瓷器薄。

  骨质含量越大,在制作过程中就越易烧裂,所以成品就越贵。

  骨瓷成品质地轻巧、细密坚硬,是一般瓷器的两倍,不易磨损及破裂,有适度的透光性和保温性、色泽呈天然骨粉独有的自然奶白色,而且还不沾油。

  王德发让去人去景德镇挖来上好的瓷土,又买来矾土……这个时空里大宋主要用它来当中药。

  在此期间,王德发利用锅驼机制造了搅拌机,不久搅拌的效果好,还节省了人工。

  同时,他把那面时空瓷窑中最大最科学的“镇窑”拿了出来。

  这种窑体形似鸡蛋,前高后低,前宽后窄。

  窑顶在窑头处呈弧形,往后逐渐下降;窑底则由窑头往后逐渐向上倾斜;窑尾设烟囱。

  它的结构合理,窑温较高,密封性好,空间也较大,通常一次可烧造10吨左右的瓷器。

  王德发当年玩瓷器的时候,一些乡镇企业都还是这个样子。

  然后开始指导大宋瓷匠制胚。

  从灌浆到模压制胚,然后再到石膏模脱水,人家大宋瓷匠玩的也很熟,用不着他操心。

  关键是骨瓷要烧结两次。

  第一次要高温素烧,第二次要低温上釉烧……由于温控的原因,骨瓷成品率很低,如果完全由大宋工匠来试烧,还不知道要费多少时间。

  王德发直接上马了煤气发生器,利用可控的煤气来烧结它们!

  在整个试烧过过程中,骨瓷容易出现的脏点、开裂、过烧、色脏、生烧、棕眼等常见毛病都一一出现了后,王德发在原料的配制上反复尝试,最终找到了相对不错的配比。

  骨瓷的成功率由最开始的百分之十,很快就升到了百分之五十……其实这对工业化生产来说,是不可能容忍的数字,但是,这是骨瓷啊!

  他们要卖给大宋的土豪们十倍的价钱!

  土豪们一定喜欢这种重量轻,比大宋瓷器坚硬两倍以上的骨瓷。

  果然,他们拿出来骨瓷产品后,所谓的流求瓷器立刻在临安城引起了轰动,有些人甚至认为,这种流求瓷堪比五大官窑了……大商大户们对它的关注,都超过了关注战场上的好消息了!

  王德发和张国安岛主当然不会去关心到底卖了多少钱钞,对他们来说,那真只是数字了。

  这一天晚上,他们两个坐在院子里,享受着初秋的凉爽。

  安静把儿子交给自己的女佣,亲自下厨房给两个男人做下酒菜。

  她的这种行为让大宋厨娘心生不满,前几天还夸人家学会了殷地安菜系,今天就不信任人家了。

  安静好一阵煎炒炝炸之后,弄了八个菜,让两个男人在煤气灯下慢慢喝酒,而自己则带孩子去了。

  安静看到了王德发工作狂的样子,也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这世界上,也只有张国安能够安慰他了。

  男人之间的友谊,女人也许不明白,但是安静看到他们在聊天时露出的那淡然的笑意,却让她明白,他们的友情是牢不可破的。

  其实安静早就知道这一点,聪明的女人从不让自己的男人在爱情和友谊上做出什么选择。

  两个男人在明亮的煤气灯下喝着小酒。

  他们确实是高兴。

  他们的流求卫队在山东半岛诱敌深入,一举击破了五万大军!

  更为关键的是,这一次俘虏的人中大多是民军------(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