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九章 安静和女子相扑的斗争

第九章 安静和女子相扑的斗争

  还是在几个月前吧,在山东半岛上,鲍威和郭勿语两位队长采用了坚壁清野和诱敌深入的办法来对付中书丞相史天择。

  这是大家一起想出来的办法。

  中书丞相史天择在河北路地区宣传的“海盗威胁论”很快就传到了山东半岛,因为有一些聪明的商人,他们擅于用脚来选择,最重要的是,他们由于做生意的需要,信息掌握的多,

  他们知道占了山东半岛的人是流求人,而且他们做生意非常公平。

  所以,他们以自己最大的能力偷偷的向着山东半岛上的登州跑。

  中书丞相史天择面对紧缺军资的局面,只能无奈地组织了征税队,四处征税。

  他们到农村去,说是“借用”农民的大牲口,征集军粮;他们到城市去,找那些较为像样的人家征收“剿灭海盗税”!

  这不能怪别人,都是海盗惹的事情,中书丞相征税灭海盗也是为了大家好,要不然海盗们来了,你们的日子也完蛋了。

  有人认命了,有人仇恨海盗了,当然也有人跑了。

  那些跑到山东半岛的商人们就把河北路的情况告诉了流求卫队。

  鲍威和郭勿语两位队长召集了自己的朋友们,同往常一样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眼下的局面是,有个老家伙在河北路败坏自己的名声,有可能让平民百姓仇恨我们!

  怎么办?!

  大家没有想到很少发言的穆木小队长却第一个发言了,他说:“快去解救那里的百姓吧,他们不仅要被抢劫,还要受欺骗!

  我老家便是河北路的------”

  梅乐芝小队长看了他一眼,他知道自己的好搭档真是急了。

  他们两个负责的弹药加工工作,现在完全交给了女工们做了。

  张国安岛主非常喜欢大宋的一个特点,女人出外打工和经商是常态,没有后世大明大清对女人的束缚。

  女工们加工弹药绝对合适,因为这是一项小心、细心大于技术和体力的工作。

  所以,当他们两个人手把手教会了十几个女工后,这十几个女工又带着上百个女工熟悉了整个工作流程,由此,弹药的加工工作完成了女工化。

  由于她们的工厂较为偏僻,张国安岛主又安排了女性安保人员,还给她们发放了比较高的工钱,目前看,一切进展顺利。

  大宋的女人不仅可以打驴球表演,还可以从事相扑事业,这样的人叫女飐,表演这个收获还不菲呢。

  眼下就有从大陆来这里表演相扑的女性,安静没有事情时,都抱着儿子去观看。

  不过,当那些女人还想脱去衣服,表演****相扑时,一下子就让安静喝止了!

  女性可以挣钱钞,但是,绝不允许靠着污辱自己身体的方式来挣!

  其实这真是安静误会了,这个时空里,女子****来表演相扑是常态,不是变态,也不存在表演者有什么屈辱感的问题,再说也只不过是像男人那样裸露上半身,下面还是有兜档的,要不然没有办法角力。

  多说一点吧。

  早在北宋时期,女子相扑在当时堪称京城开封的一绝,是最能吸引看客眼球的一项娱乐表演。

  为何?稀罕。

  与说书唱戏不同,相扑是个力气活,极具竞争性,“赛关索”、“嚣三娘”、“黑四姐”……只这些香艳加粗犷的艺名就足以引人好奇,再加上硕大无比的玉体相互角力,而且是赤膊上阵,在那个绝无今日开化的时代,想不叫座都难。

  当时的女子相扑多安排在男子相扑前进行,主办方的目的很明确,打女人牌热场子聚人气。

  还别说,这样的效果就是好,身怀绝技的女飐们擂台上惊艳一立,立马会招揽成群的看客。

  不过你懂的,最吸引人的看点还不是比赛本身,而是选手们劲爆火辣的装束。

  这些大姐个个“轻装”上阵,具体轻装到什么程度?

  能不遮盖的地方尽可能地省略掉了,反正袒胸露怀是该项活动的一个基本游戏规则。这种十足的“肉搏”表演,如果套用文雅点的话,称其为人体艺术展示似乎未尝不可。

  所以说大宋的市井小民里三层外三层地争看稀罕不足为怪,因为他们原本就见识少,可见多识广的大宋官家也不顾高贵身份来凑热闹,就有些令人费解了。

  不过费解归费解,人家宋仁宗就是不怕被骂成低俗而来开眼界来了。

  嘉佑年间的一个上元日,赵祯偕后妃到宣德门广场与民同乐。

  当时,广场上正进行热闹的百戏表演。

  宋仁宗东瞅瞅西看看都没兴趣,无意中发现了火爆进行中的女子相扑表演,一下来了兴致,很投入很着魔地观看起来。

  估计当时那些女飐们的靓丽风采和精湛技艺打动了仁宗,他当即指示对这些选手赐银绢予以奖励。

  大宋官家的赏赐令选手们感奋不已,表演愈加卖力,精彩场面不时出现。

  巾帼力士们的胴体秀让仁宗皇帝着实受用了一回,但却激怒了一位颇有名望的朝臣,负责为圣上写起居注的史官司马光。

  老先生认为大宋官家此举太不应该,在如此神圣的地方上演这种很“黄”很“暴力”的“****”本已荒唐,大宋官家不仅不取缔,反而在大庭广众下带头观赏,不但自己看,还让后妃一同看,这叫什么事!

  往轻里说叫有伤大雅,往重里说就是带头过上了三俗生活!

  于是愤然递上一道折子,《论上元令妇人相扑状》,对大宋官家的“不检点”提出公开批评,并强烈建议有关部门加强市场环境治理,对此类伤风败俗的演出开展一次集中“扫黄”行动,严令“今後妇人不得于街市以此聚众为戏”。

  尽管司马光的批评建议使宋仁宗心里不爽,但宋仁宗却不好反驳,毕竟纲常伦理做天子的应该率先垂范。

  由于司马光同志政治上道德上全都正确的强力舆论打压,当时在京都风行一时的女子相扑游戏从此大为收敛-----但是从事这个行业收入颇丰,京都不行,咱们上东莞行不?啊,就是这个意思吧。

  在其它一些大城市,他们仍然继续,但是不敢****了,多少给上身加点马赛克吧------当然,如果是私人堂会性质的表演-----大家都明白的。

  老贾同志没少干过这事情,以至到了后世,还有人揪着他的下半身骂个不停。

  所以,安静一开始还是能接受女人相扑的,但是想表演祼戏,安静绝对不会让的,这会让她这个女人感到一种受伤-----

  安静的身份人人尽知,没有敢违抗的!

  但是,相扑表演团也有对策-----我等****不让,那在相扑中撕碎了,可不关我等的事情。

  于是,她们在相扑过程中,频频走光,观看表演的看客叫好声高涨,打赏的钱钞越来越多------安静感觉到不对劲了,她也有办法,她马上给这些女飐们设计了新款式的相扑服,一水儿都是棉麻料子的,你们再撕撕看!

  女人要是和女人较劲起来,很难让人理解的。

  安静说:“告诉你们啊,只要在流求岛上表演,只要是公开场合,女飐都必须穿上这种相扑服!这是对你们的保护,你们懂不懂?!”

  不懂,但是要照做了。

  接着安静提出来要建女子巡警队,大宋的女人也太自由了,要好好管管。

  这个要求张国安岛主当然支持了。

  这个时空,大宋还有女衙役的,比如拦路收税的“拦头”中,就有专门的女拦头来对付女行商。

  所以,建一个女警队,非常容易。

  想成为一个非常挣钱的女飐也不容易,有成功的,就有失败的,那些失败者当然也想有个好工作------所以报名参加的不少。

  张国安岛主同样给她们配上专门设计的警服,警棍和短火铳。

  所以抽调一批女警来保护那些加工弹药的女工也很简单。

  在这种条件下,梅乐芝和穆木两个人才抽出来了,上战场去充当后勤主管。(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