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十一章 商人无国界

第十一章 商人无国界

  这个大陆上还有第二批次的回回人,他们都是原住在现今中亚和西亚东部北部的,他们被在鞑靼大军西征时被掳掠和裹胁,后来大多心甘情愿成为鞑靼大军的帮凶来欺压别人,或者跟随着他们到处经商。

  其实还有第三批次,他们原本是北方汉人,为了避免被鞑靼人和回回的欺辱,鞑靼强盗集团规定,回回商人可以交原有商品的四成税务,而汉商要交六成之多!

  当然,也有为了趋炎附势捞些好处的------他们就入了****,从三四等奴隶爬上了二等帮凶的地位。

  现在他们都不淡定了,他们的商品出不去进不来,大头目的税收还照常!

  他们当然要找同样来自于中亚地区的平章阿合马哭诉,再这样收下去,他们只能在街上要饭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平章阿合马还准备加他们的税呢,甚至还打他们家丁的主意。

  这个时空,色目商人,不管是在北方大陆投靠鞑靼人的,还是南方大陆投靠大宋的,他们都养活了一些家丁,当然,大家的数量不等。

  平章阿合马正准备劝大头目忽必烈打那些人的主意,反正都是奴隶兵------他们大多是从各地带来的奴隶,战斗实力不弱的。

  他的屁股是坚决坐在大头目这里,至于那些商人嘛,没有办法,他们必须为这个帝国奉献!

  平章阿合马对他们怒喝道:“你们依靠着大汗发财时怎么不来找我?现在只不过多征了一些税务,你们就开始抱怨?!没有了大汗,你们啥也不是!!”

  色目商人们马上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平章阿合马绝对不再是他们的人了,他是大汗的人------

  事实证明,没有了大汗一样可以活着。

  有实力的色目商人开始跑路了,他们从陆路和水路偷偷往南方跑,海路已经走不了了,那些流求人把整个海路都封死了,听说山东半岛上的登州港口,全都停靠着战船,那里有很多穿着一样衣服的水军。

  但是,色目商人仍然更怕鞑靼人,这是浸到骨子的恐惧。

  在《多桑鞑靼史》中记载在蒙哥大汗即位后,可汗三弟旭烈兀指挥大军再度西征企图征服巴格达的期间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一个鞑靼骑兵冲入一个阿拉伯村落,下令所有男女老幼都站成两排统统用绳子把对方和自己的手捆绑在一起。

  阿拉伯村民们早被蒙古人在家乡一系列暴行吓破了胆,他们一个个噤若寒蝉地屈服于鞑靼人的淫威而照办。

  等到村民们捆绑妥当,这个鞑靼骑兵手起刀落,把村中所有人的脑袋一个个砍了下来。

  其实这些阿拉伯村民们无论是群起反抗还是四散逃亡,都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但鞑靼人的野蛮和凶残形象早已经通过一系列屠城根植于阿拉伯人的脑海当中,使他们连反抗或逃走的勇气都没有了。

  但这只是村民,不是见多识广的商人------色目商们私下里商量要跑了,而且目标非常明确,在泉州有门路的,就去那里,没有门路的,就去流求岛。

  商人的身子无国界,脑子里无主子,他们可以恐惧,但是他们的心里只有利益,他们擅于用脚选择道路。

  很快就有色目商人逃跑了,等到平章阿合马得到消息时,已经跑了一半多-----以前的海贸,大头目忽必烈都交给了色目商人,连市舶司的管理也交给了他们,不能说不重视他们,但是,没有生意了,他们可不会在留下了,还不如去大宋那里呢。

  这不是商人的背叛,这是正常人的正常选择------换成任何有一点实力的人,也不会留在一个无生意可作,还要白白交税,商人是无法被洗脑的。

  真正的商人,一但有风吹草动,会跑的比兔子还快。

  平章阿合马马上命令人去监守和控制,你们都跑了,我们怎么办??

  当然,他是以保护的名义来派兵的------这更加速了逃亡,没有反应过来的大商大户可以被保护,但是小商小户们就不值得了,他们看明白了形势后,也偷偷跑了!

  大宋地方政府经常有招商引资的任务,而且把这个当成升官考评的硬性指标。

  当时称为“招诱安存之”,五个字里,体现三大理念,一者招商,二者安商,三者定商,就是要让其定居。

  外商来,敲锣打鼓欢迎;外商回,物资奖与文明奖欢送。

  大食国有位叫辛押陀啰的商人要回家了,特赐白马一匹、鞍辔一副。

  广州、泉州之蕃坊,政策尤其宽松,基本上搞的是自主经营,自我管理,蕃坊里的领导,又由大宋地方政府选择有威望的外商担任蕃长,还授予相应官衔。

  蕃商来大宋做生意,国人捣乱者也有,大宋政府却********蕃商正常利益。

  有位叫蒲亚里的回回商人,巨额财富在广州被抢,四人遭杀,蒲亚里也受了伤,丢了大银六百锭及金银器物疋帛,被贼数十人持刃上船杀死蕃佣四人,尽数劫夺金银等前去。

  蒲亚里向地方政府告状了,大宋政府从下到上态度明确:“已帖广州火急捕捉外。”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处理一位地方要员再说,马上诏当职巡尉先次特降一官!

  处分谁?地方政府想哄人?不行,还开具职位姓名,申枢密院。

  大宋政府旗帜鲜明,限期一月破案,破不了案,要拿地方政府问责,官帽都要摘掉,这个经济优化环境力度可够大了。

  直到二十天后捕其盗贼,搜回所抢物品,归还了蕃商。

  大宋政府对所有的商人都不轻易剥他身上衣,夺他口中食。

  先前设立街坊,商品归店经营,后来商业实在太繁荣,从业人员太多,近者坊市之名,尽失标榜,说的就是出店经营的人太多。

  地方政府也有点恼火,道路上也太挤了!

  但是,最终街头走鬼由他走,不是动不动就没收其挑担,他们的理念是,糊口之物,尽仰商贩,市民得靠这个养口养命养家养人的。

  大宋政府对商业包括蕃商的主流意见是他发财,我发展。

  以广州城为例。

  虽然那里的地方政府明知蕃商真正的根基其实是在异国,但也明白,若不让其盈利,知将困之,彼则踔海而去,昼夜万里------本来广州城之地非能饶也,若商家一天跑了个精光,广遂将不为州矣。

  与其无事而失广州,孰若捐尺寸之利,为百姓计多也。

  富国先富民,蝇头小利,在政府是尺寸之利,在百姓却是富家之财。

  总之吧,大宋政府还算一个正常的政府,懂一些商业常识,比动不动就会没收的政府好很多了。

  所以,北方大陆来的商人也同样受他们的欢迎,没有人关心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但是,这个时空里还有比大宋更欢迎商人的地方,那就是流求岛。

  商人们多了更多的选择。(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