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十八章 马瓦里马和夏尔马

第十八章 马瓦里马和夏尔马

  张德培小队长惊喜地摸着马的脖子,感觉它的脖子强壮而有力。≥≧

  马德用生硬地大宋话说:“张队长……此马是天竺马,听说是马瓦里马,只可惜比安达卢西亚马和夏尔马小了一些……”

  张德培小队长看到那马的头部精致优雅,眼间距比较宽,口鼻中正,嘴巴薄而坚定,那马脸长而平,前额宽阔而光亮。

  它有独特的大眼睛,而且分得很开,放射着智慧的光芒而且显现着沉静的性情。

  张德培小队长高兴地说:“莫管它是什么地方的马,我只关心它的数量,可惜太少……”

  马德说:“我们伟大而仁慈的岛主说,以后还会有的……这是回回商人主动从天竺带回来的,听说得到了巨额的回报!”

  张德培小队长默默地点点头,这又是自家岛主用利益来做事了。

  没有人的付出不得到回报,也没有人的做恶不受到惩罚……

  这个马瓦里马确实是意外之喜,连张国安岛主自己都没有想到。

  马瓦里马是一种优雅的中等高度的强壮的马,关于它的英勇和忠诚的记载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的历史。

  它以拥有健壮的脚蹄善于长途跋涉而著名,它的家乡在一个被称作“马拉尼”的地区,是是属于马瓦里地区中的巴尔默区的一部分。

  马瓦里马英勇善战,它可跟随主人开疆扩土,忠心耿耿,特能吃苦耐劳,仅次与鞑靼马。

  它是阿拉伯马与土库曼马杂交的后代,它能在干旱贫瘠地形里很好生存的马种,而且也是一种耐得起严寒酷暑,可以长途疾驰,有着坚强铁蹄的良驹。

  张国安岛主一见到这种马,高兴地差点拥抱那个主动送来的回回商人!

  这太出乎自己的想象了……真是想要什么,别人竟然能主动送上门来!

  海上运输马的成本可不低……一般的海商可不会费力费事贩运这个,但是也不能完全否定,这不就有人送上门来了嘛!

  但是,当张国安岛主听到了回回商人提出的要求后。他明白了,这个家伙要价不低……他其实完全为了自己的利益才这样做的。

  当然,张国安岛主也不能不认同,想让别人无偿而且主动为流求岛考虑,这个基本不可能。

  那个回回商人提出自己要有优先购买权,不需要排队等待。

  张国安岛主不得不老老实实同意他的要求,这些马瓦里马对自己太有用处了,不光是为了组建骑兵,还有培育和改良新品种马的需要。

  那个回回商人一下子就把自己的硫化染料买光了……而他自己不得不为自己影响了和别人的合同而付出赔偿。

  事实上,流求岛上出产的货物太过高端,比如硫化染料和玻璃之类的,而且低端的产品又出产不足,这都不能完会满足这个时空的商贸要求。

  海商们也在绞尽脑汁来经营对流求岛利益最大的商品……当时香料已经沦为二类货物,并非是流求岛的第一需求,相反流求岛的香料倒是更难求了。

  商人们的眼光是精明的,他们现流求岛需要人力和畜力,尽管他们有那种会冒黑烟或白烟的,有着巨大力量的铁物件,但是,这里的岛主疯狂的购买人和牲畜……而且,他们不顾及人种的低劣或高贵!

  这就好办了,于是就有人贩卖马匹了,还有人贩卖起人来了。

  前者让张国安岛主欢喜,他千万百计给与较高的回报;后者让他无奈了,只有接受,然后告诉那些人,他们以后一定会是自由人。

  王德对这个局面也没有什么办法来解决,他说:“算了,不要在意了,就算是被动的迁徙人口吧。”

  那么关键的问题在哪里?

  只能归咎于他们前的生产力了。

  两人共同认为,只要他们产出更多的商品,那么这种情况就一直会持续下去,这是无解的。

  或者也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到达这里的交通问题解决一下。

  王德说:“大宋的老百姓没有户口,也准许自由迁徙,不如把我们的航线往他们的内6延伸一下,不能光盯着几个沿海城市,搞出一个6海联运来,把内6的人口带出一些来……想一想就让人感叹,上亿人啊。”

  张国安岛主当时明白,他这是又给他自己加工作量了。

  只要工业口上展起来,他的农业口就能跟上,商业展就自然带动起来,来多少人都能安置了,只是社会结构复杂一些,人人就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增加对这个社会的认同感。

  张国安岛主说:“仔,也不要累到自己……这个时空做什么事情都以是年为计算单位的,我们只能达到以月来算,在他们的面前都是恐怖的存在了。”

  这倒是真的,那些海商们常说,出门做一趟生意,没几个月,流求岛就要变一个样子,如果不是看到那些人在干活,还真以为张岛主做了法阵。

  王德回答说:“真的一点也不累,年轻了二十多岁,这身上都是使不完的精力……以前的青年时代,脑子是一盆浆糊,现在嘛,头脑清楚,精力充沛,这才是人生最美好的时代。”

  王德完全投身于工业展,这对流求的其它行业有着强大的推动力。

  这当然也表现在军事上……张国安岛主留下两匹马瓦里马预备培充杂交,其它的马都送到的山东半岛,那里的环境要比流求岛更好。

  王德很容易把新增的马匹配备好骑兵的标配,一并都送去了。

  他们两个都知道山东半岛的作战计划,评估了一下,认为他们能有七成以上的成功可能,民军嘛,身份上看也就相当于大宋的厢兵,只不过似乎更有做战力一些,但是同样,当他们从厢兵中选拔出一些后,再提高了他们的武器装备,特别是他们先前的大胜,给他们提高了很多的自信心,这可不是原先的小规模骚扰战!

  他们两个的判断是准确的。

  整个山东半岛都洋溢着一种大战必胜的信念,连那些暂时迁徙过来的老百姓都认为他们能打赢。

  在马场里,张德培小队长轻快地挎上了马西里马,他马上感觉以前骑的都是应该叫驴了。

  他禁不住赞叹了一句,说:“这真是高头大马也!”

  马德笑了,说:“张队长,英格兰岛上有一种用来拉车的马,能有这样高!”

  他用手在自己的头上比划了一下,张德培吓了一跳:“我的天神……那是大象吧!”

  马德没有骗他,那是夏尔马,肩高两米,体重一吨是常态,但是它是走马,不善于奔跑。

  张德培小队长马上又不在意了,他一提马缰绳,说:“那用怎么样?我家岛主一定会买来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