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十章 从别人那里夺回损失

第二十章 从别人那里夺回损失

  后来骑兵回报情报的速度加快了。

  骑兵回报:史天泽部距莱州城五十公里,已经与对方探马相遇,消灭对方两名人员,缴获战马一匹,己方无损失。

  当时鲍威队长命令道:“禁止对方探马靠近莱州作战战场!”

  再有一天多吧,史天泽部将要到达预设战场了。

  他们开始有条不紊地准备了……

  当中书丞相史天泽得知自己的探马被阻击了后,他捋着花白的胡子说:“哈哈,就说这些海盗不是乌合之众嘛,这一路上不可能不知道我大军的到来!”

  附马忽刺出说:“他们就在前方,我等加快行程!”

  “不可!行军百里可厥其上将……我等反而要慢行,保持体力,攻城嘛,本就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鞑靼人的作战方式本就不同于北方汉人,他们是要围困之战的,不求速度。

  若是他们乘船跑了……那也是一种“剿灭”形式,民心可安。

  就不信他们还真能把大汗的子民都带走了??

  鲍威队长确实不可能都带走,虽然他们的海上运输能力一天天加强,但是山东半岛的开发也要加强。

  比如采摘棉花和收割小麦,这都是极费人工的事情。

  幸好他们所人都聚集在一起了,抢秋工作还算顺利。

  骑兵回报:史天泽部距莱州城二十公里,他们已经安营结寨!

  鲍威队长在地国上作了一个标记,史天泽这个老家伙,等的让人心焦呢。

  好吧,他们的准备工作更加不急了。

  鸡米是他们当初剿灭土著寨子的一个小俘虏,现在已经逐渐长大,而且学会了大宋话,认识了不少大宋字,当然,没有土著女孩娜娜那么聪明,不过比自己的朋友啃狗好一些。

  啃狗是流求岛东部的一个土著小孩,他的部落当初是主动投靠的……那时,他部落的人发现,要是主动帮助河口筛沙子的话,比他们打猎要收获的多多了!

  一人干活,三个人够吃,三十个人干活,全部落都能吃上饭!

  这个时期的土著,他们的狩猎水平太差,竟然不会设计陷阱……只靠着木标枪或是弓箭,狩猎的效率太差。

  前文说过,他们不会种水稻,只会胡乱种旱稻,还不吃海鱼,只吃河鱼。

  不太会养殖牲畜。

  幸好山区里有的是野生水果……就算这样,他们也经常挨饿,要不然也不会个子矮小而瘦弱。

  筛沙子就可以得到盐、大米和麻布!

  还有一种粗粗的肉!

  他们的族长和长老们想都不想,马上命令部落里的年轻男人和女人去筛沙子!

  那个时候张国安岛主正缺劳力呢,特别是技术含量低一些的劳力,对这样的投靠那是大喜啊……马上接受,而且还让那些长老们去到处招工,招来人还给好处的。

  结果呢,没过几年,一些年纪小的,比如啃狗这样的土著其本都听懂了,也能说一些大宋话,个别的,如娜娜之类的,还能写大宋的字了。

  鸡米和啃狗负责安放x型木栅栏的工作。

  这个工作他们很熟悉了。

  鸡米对啃狗说:“我们的岛主又要我们跟着海船回去了……我们已经不怕冷了呢。”

  啃狗说:“不是坏事的,我听说是让我们去渤泥国招工呢。”

  鸡米说:“那里的人很笨的!”

  啃狗说:“我们可以教会他们……”

  前文说过,渤泥国,是东南亚的一个古代小国,也称“勃泥”或“浡尼”。

  那里正是位于东南亚加里曼丹岛北部地区,其国名的土著语含义为“生活在和平之邦的海上贸易者”。

  它是一个神秘的热带王国,自然风光优美,资源丰富。

  从十世纪起渤泥国与大宋建立友好关系,使节、商人往来不绝。

  王德发和张国安岛主商量过了,他们可以一边招工,一边准备好开发那里的石油。

  在那面的世界里,那里的石油本来就是轻质的,而且还有是自喷型的。

  话说这个时空里,大宋的打井技术说第二,没有敢说是第一的。

  三佛齐国、渤泥国的人种和流求岛上的人种差不多,所以他们去招工或是帮助打石油井都是很方便的。

  王德发还想着把汽油、煤油和柴油搞出来,他的加工水平还不够马上把内燃机加工出来,但是,他可以一点点摸索……要是宋子强在这里就好了,他的加工能力强。

  而且至少可以用它来照明或是工业上用。

  鸡米和啃狗两个人当然还不知道所有原因,他们一边说话一边干活,都在事先练习过很多遍了,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他们一共有一千多名后勤人员,很快就搭好了两趟x型木栅栏,一共有三百米长,已经把两座丘陵之间的道路都挡住了。

  两趟x型木栅栏之间有五米的间距。

  这一天晚上,交战双方都有些兴奋,似乎都睡晚些,他们人人都认为自己赢定了。

  流求卫队变成了主场做战,他们舒舒服服地住在莱州城里,他们认为,对方长途跋涉,辛辛苦苦地跑过来,不死也会脱成皮!

  明天的做战一定会很容易……不过,各级队长都交待过了,要他们互相配合,多抓俘虏。

  大家都明白,流求岛上和这里都缺劳动力呢……要不然他们当兵的人,也不能在农活时也要帮工!

  多抓俘虏,自己少干农活,这是基本的想法了。

  中书丞相史天泽在中军大帐里也有些兴奋,刚才他在中军大营里走了一圈,发现军心可用。

  这是真的,整支由真定路地区征招的五万中军而且还配备上三千骑兵,他们没有一个不认为自己赢定了。

  弄不好还能从海盗那里抢回一些损失,人人都知道那些海盗是真能抢……他们自己的家都因为这场战争损失好多,那凭什么不从别人那里收回一些?!

  关键是丞相大人是一个对手下毫不吝啬的人,他老人家的大方在真定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要不乱杀人就可以了。

  所以,他们的大营中也是充满了喜气,大家都希望能夺回损失……

  中书丞相史天泽对附马忽刺出说:“附马,你对战后的重建如何看待?”

  附马忽刺出想了半天,说:“敬请教诲……”

  “呵呵,老夫倒是有一些心得。

  首先就是要以德治民,其大义治民……”

  两人一直聊到子夜时分,方才分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07.html